凌宗伟:《如何就“事”说“理”》课堂实录

《如何就“事”说“理”》课堂实录

时间:2016.08.07

地点: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学术报告厅

班级:高一志愿者临时组合班级

执教:凌宗伟

整理:季 勇

审核:凌宗伟

凌宗伟:感谢你们今天配合我来表演,公开课就是表演的。我们相互认识一下,知道我是谁吗?凌宗伟。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做这个东西吗(指学生桌上的席卡)?不知道?这是我向台湾的一[……]阅读全文

凌宗伟:养成教育重在训练

教育,没有灵丹妙药,跟其他行业相比,它的最大的差异是面对活生生的人,班级管理片面的强调纪律,片面强调统一要求,强调军事化的管理,强调服从是有违儿童立场的。儿童立场是什么,儿童首是个人,他是有感情的动物,还是群居的动物、有思想的动物。既然是群居的就有可能要打打闹闹,既然是有思想的,就有可能对学校的举措,对班主任的这样那样的要求有不同的看法,就可能不认同,甚至于明里暗里的跟你对着干。因为是人,他今天的[……]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育名人更当慎言慎行

最近一个阶段一些教育名人批评莫言关于缩短学制的建言是“无知无畏敢说,不懂教育”遭到不少人的质疑与调侃。莫言建议缩短学制的理由是“为了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的三次考试,要提前一个月,甚至一学期进行强化培训,累计起来十二年当中,最少有一年半的时间复习应考,而长期的复习和模拟考试,学生的厌学情绪加重”。莫言的不懂教育恐怕在他将“累计起来十二年当中,最少有一年半的时间复习应考”的事实与学制扯在一起了,却不[……]阅读全文

凌宗伟:课程改革需要激情,更需要理智

最近我对“悲情局长”在全县强行推行“三疑三探”教学模式写了一篇《教育行政管理需有明确的边界意识》的文字。不断有人问我,教育局难道不能领导全县的课堂教学改革吗?这让我想起我一个朋友给我讲的一个故事:

有一回,她孩子的老师催促孩子们赶紧进教室,孩子很不高兴地问老师,还没到上课时间,为什么进教室?老师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孩子也毫不礼貌地回了一句,不听你的,也不听我的,听铃声的。[……]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育行政管理需有明确的边界意识

近日,有关“悲情局长”的讨论吸睛效应十足,其不惜以不合作的辞职态度,来对抗体制对其强推教学模式的否定,并以一席慷慨激昂的演讲赢得了舆论的普遍关注和声援。

可以说,一名局长为了推动教改,特别是在其认定的方向上,抛弃个人名利,以辞职的方式反讽教育,以情绪化的呐喊诘问教育,多多少少包含了些唐吉哥德式的悲剧色彩,并极容易感染情绪,形成大众与媒体对教育制度和行政方面的反噬。这种“受害人心理”在传播学上[……]阅读全文

凌宗伟:老师们可以读读的几本书

首先声明不是荐书,读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只是根据一些朋友的建议,从自己的视角介绍几本书而已。

《南京在哪里》(作者吕志青,《收获》2002年第四期),这不是一本书,是一篇中篇小说。华东师范大学《中学语文教学与研究》主编剑男先生同我说,这是所有语文老师应该读一读的一篇小说。好不容易找来翻了一下,这小说写的是临时带课的侯老师在课上给人一种东扯西拉的感觉,但你又不好说全是东扯西拉。照他说法,一[……]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257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