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督导的重新界定与责任担当

教育督导是一个技术活。为什么说是技术活,因为它是需要专业的理论和技能来支撑。督学不单单是身份,在我的认知当中,它其实是对我们的一种挑战。为什么这么讲?如何做教育督导,其实对我们这些兼职督学,甚至专职督学,都是有挑战的,为什么?我觉得无论是理论还、技能还是经验,除了那些干了多年这个行当的,是不具备的,至少是有欠缺的。正因为欠缺,才需要学。首先要学的是《教育督导条例》。我们这个生态下的督导,就是在这一[……]阅读全文

凌宗伟: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有消息说,成都将探索让高中生“在科学家身边成长”计划,该计划旨在“建立‘在科学家身边成长’机制和形成‘三位一体’的创新人才基础培养链。”“让喜欢科学的青少年,能接受科研人员的定期辅导和启发,也能成为未来的科学家。”我以为,此计划,不仅回应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创新教育教学方法,探索多种培养方式,形成各类人才辈出、[……]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师发展中心建设:问题及应对

根据江苏省《省教育厅关于建设县级教师发展中心的意见》(苏教师[2012]20号)提出的“整合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室、教科所(室)、电教馆的职能和资源,建设四位一体的县级教师发展中心”的要求,近年来各地纷纷按要求在相关职能的基础上组建教师发展中心,不少地方已经顺利通过了省有关部门的评估验收,没有接受评估验收的也都在积极准备接受评估验收。如何有效地避免表面上的整合实际上的各自为政,更好地发挥整合后的教师[……]阅读全文

凌宗伟:如果尊师重教真的成为一种风尚

又是一个教师节了,但总感觉这个节已经越来于近乎鸡肋了。这些年每当教师节来临,我们这些教师总是很纠结,甚至很愤愤,因为不知道从第几次教师节开始,一些部门总是会提醒教师们遵章守纪,拒绝收受礼物,最近就更有意思了,不少言论则在大谈“师腐”问题了,这节过得不是闹心吗?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哪个行业,都有一些人不那么尽如人意,但如果将个别教师的个别问题上升到教师群体的“师腐”时,恐怕已经不是对教师的不尊重的问题[……]阅读全文

凌宗伟:不妨从“第3选择”开始

我曾在一微信群里看到很多老师在谈,对批判性思维要进行“批判”,何为批判性思维,如何对待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这个舶来品的翻译是否准确,许多人都很纠结。这样的争执与纠结就如教育哲学家内尔·诺丁斯对美国教育的批评一样:“教育系统对言论和批判性思维的压抑很普遍。学校课程受到狭隘地、专门化地限定。”学校教育就这样处于“没有争议性问题”“没有批判性思维”的状态中。琼·温克在《批判教育学》中说:“‘批判’不仅[……]阅读全文

凌宗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手指指错了人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最近出了一本新书《游戏改变教育》,作者是美国《今日美国》资深记者格雷格•托波。译者为北京大学副教授何成老师。何老师在导读中提供了这样一个数字统计,“来自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的报告称:2016年中国数字游戏用户规模达到了5.66亿人;有接近四分之三的玩家在游戏内进行了付费消费,消费1500元及以上者达到付费玩家的26.1%一粗略计算可知,有超过1亿人在游戏中一年的花费超过了1500[……]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268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