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一微信群里看到很多老师在谈,对批判性思维要进行“批判”,何为批判性思维,如何对待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这个舶来品的翻译是否准确,许多人都很纠结。这样的争执与纠结就如教育哲学家内尔·诺丁斯对美国教育的批评一样:“教育系统对言论和批判性思维的压抑很普遍。学校课程受到狭隘地、专门化地限定。”学校教育就这样处于“没有争议性问题”“没有批判性思维”的状态中。琼·温克在《批判教育学》中说:“‘批判’不仅[……]阅读全文

凌宗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手指指错了人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最近出了一本新书《游戏改变教育》,作者是美国《今日美国》资深记者格雷格•托波。译者为北京大学副教授何成老师。何老师在导读中提供了这样一个数字统计,“来自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的报告称:2016年中国数字游戏用户规模达到了5.66亿人;有接近四分之三的玩家在游戏内进行了付费消费,消费1500元及以上者达到付费玩家的26.1%一粗略计算可知,有超过1亿人在游戏中一年的花费超过了1500[……]阅读全文

凌宗伟:“分层走班”的“罪恶”

总体而言,所谓分层走班是以科学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干着反教育的勾当。

具体而言,以学科数分为依据将学生分成A、B、C三层,实际上就是用“科学的”名义将三六九等合法化;表面上看是为短期内全面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是为了学生的“好”,其背后则升学主义之心昭然若揭,对孩子的伤害将是永久的,无法弥补的一一这A、B、C就就如烙脸上一样,更可能烙在他们心上;价值取向有违因材施教原则,也背离差异化教学原则。大家[……]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师为什么要读写

在我看来写作对致力于专业化生长的教师而言,应该是其工作的一部分、一种教育生活常态。教育生活虽说单调,但也不失丰富。问题在自己怎么看。除非某种特定的需要,作为个体的写作,其实是不需要刻意而为的。兴致来了,写下几句,将这貌似单调又丰富的生活记录下来,与同仁分享,或许会对某件事,某个问题有另一种认识,也或许会改变自己以后的某种行为;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当自己回过头来再看某一阶段的文字时,会对自己过往的生活[……]阅读全文

凌宗伟:阅读是教师的本分所在

尽管读书原本是个人的事情,但我们职业特点提醒我们这还应该是教师的本分所在。我常说,校长不读书,何以要求教师读书,教师不读书,又如何要求学生读书?教育者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干的就是引领学生读书的活儿。作为个人的事我觉得读一点经典可以帮助自己逃出洞穴;你觉得这些东西难读,甚至读了还会中毒。就这么回事。读得下去就读一点,读不下去就别读,谁也别强求谁。我还是主张教师能读一点难读的书。因为难读,所以要读。这些年[……]阅读全文

凌宗伟:知识分子应该是个业余者

爱德华·W.萨义德在《知识分子论》中说,在美国“非学院的知识分子”( the nonacademic intellectual)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群怯懦、满口术语的大学教授。

他说,贾克比认为知识分子应该:“不对任何人负责的坚定独立的灵魂。”贾克比认为,“现在类似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沉默寡言、无法了解的课堂内的技术人员。这些人由委员会雇用,急于取悦各式[……]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268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