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老师们可以读读的几本书

首先声明不是荐书,读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只是根据一些朋友的建议,从自己的视角介绍几本书而已。

《南京在哪里》(作者吕志青,《收获》2002年第四期),这不是一本书,是一篇中篇小说。华东师范大学《中学语文教学与研究》主编剑男先生同我说,这是所有语文老师应该读一读的一篇小说。好不容易找来翻了一下,这小说写的是临时带课的侯老师在课上给人一种东扯西拉的感觉,但你又不好说全是东扯西拉。照他说法,一[……]阅读全文

凌宗伟:将设计贯穿于课前、课中、课后 ——《变色龙》教学手记

最近一直思考的问题是课改十多年来,为什么总觉得改来改去并没有达到人们的期待。身兼语文教师与学校管理者,在我的观察中发现这些年来我们的教学研究近乎走火入魔,总是想独树一帜,创立门派,急于见效,就是很少愿意在教学设计上动脑筋。

为什么是设计,不是备课,备课跟设计,究竟有什么区别?备课本往往是学校统一印制的,一般来讲,备课本上往往设置了教学目标、重点难点、教学过程、教学小结、课后作业等栏目,备课时[……]阅读全文

凌宗伟:揪住学生的“小问题”不放并非好事

近日,看到某县教体局的一个处分决定:一位老师因学生迟到没有喊“报告”就进了教室,便让他站在教室后面,于是该学生辱骂了老师,双方发生口角,继而引发肢体冲突。该局决定扣发这位教师一年季度奖励性绩效工资,扣发校长一个季度奖励性绩效工资的处罚,并决定让该教师“到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而学生有没有被处理,决定中没有显示。

令人费解的是,“到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这条处罚,是想说明山区学校的老师师德都[……]阅读全文

凌宗伟:还是应该啃一点难啃的书

日本学者外山滋比古在他的《阅读整理学》中是这样看为什么有些人喜欢阅读“读得懂”的文字,而见到读不懂的文字就头大,就逃避这一问题的:“大众传媒如果失去读者就无法立足,只好不断地用平易的写法吸引读者,读者也随心所欲,变得越来越懒惰。”快餐式阅读的弥散,使得许多人只喜欢读“读得懂”的文字,一遇上读不懂的文字便习惯性地放弃,这恐怕就是为什么读了那么多的书,却无长进的缘故。

阅读在某种程度让而言就如吃[……]阅读全文

凌宗伟:21世纪,我们需要培养学生怎样的技能

褚宏启教授在《核心素养的概念与本质》说:“21世纪素养的研究始于美国。2002年美国在联邦教育部的领导下,成立了‘21世纪素养合作组织’,该组织制订了《21世纪素养框架》,2007年该组织发布了《框架》的更新版本。新加坡和日本受美国影响较大,新加坡教育部2010年3月颁布了‘21世纪素养’,日本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于2013年3月发布了题为《培养适应社会变化的素质与能力的教育课程编制的基本原理》报告[……]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育,要培养出过完善生活的人

美国学者阿伦•奥斯恩坦认为:“哲学为教育工作者尤其为课程专家们提供了组织学校课程的框架。它帮助他们回答什么是学校教育的目的,什么学科是有价值的,学生应当如何学习以及应当使用什么样的方法和材料等问题。”(《当代课成问题》P4)一所学校秉持怎样的教育哲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它的决策、选择以及可能的备选。作为具体的教师也是如此。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教师就是学校课程的研究者与实施者,每一位教师的教育哲学一[……]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256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