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降低与消除职业倦态,外部保障,内在需要缺一不可

谈及教师的职业倦态,许多人总认为,这是外部压力所致,这样的观点似乎不无道理。客观上讲,现在方方面面对教师的要求越来越高。为了树立教育的正面形象,政府及相关的行政部门,总会时不时地弄出这样那样的要求、检查、评估;另外还有来自社会不同阶层尤其是家长们对教师这样那样的期待,甚至是某种苛刻的指责与批评。这些,或多或少使得本已因工作的复杂性与单调枯燥的重复性而身心俱惫的老师们慢慢的转入心灰意冷的境地。加之职[……]阅读全文

凌宗伟:表扬与批评都要慎重

教育要不要表扬与惩戒,历来各说各话。现如今我们这些老师似乎更热衷于从惩戒中找出路,理由就是,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善的教育,于是我们呼吁给教育以惩戒的权利。我们甚至会为某些学校将戒尺引入课堂而欢呼。

学生不好调教,甚至屡教不改,要不要惩戒?或许要。学生因害怕得到惩戒而循规蹈矩,其实与为得到奖赏而好好表现在本质上并无二异。外力终究不是内需,当我们总是将出路聚焦于惩戒的时候,恰恰是暴露了自己的无能[……]阅读全文

凌宗伟:校长眼界决定学校办学格局

我当校长的时候给老师们的提醒是,一个教师如果只关注自己的学科教学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个学科教师,很难成为一个合格的教育工作者,甚至也难成为一名称职的教师,一个称职的教师是要跳出学科看学科的,这样才有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教育工作者;同样一个合格的校长更是不能只囿于学校看学校、囿于教育看教育的,因为学校是特定社会生态与自然生态下的学校,教育更是特定社会生态下的教育,而且它还是为未来社会服务的教育,是为人的未[……]阅读全文

凌宗伟:“高考新方案”带来的现实问题与挑战

此文已经公开发表于《教育视界》2018年第六期、第十期

内容提要:
2014年上海市、浙江省启动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其他省(区、市)也开始相应推进,计划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但,我总以为这些一轮改革,其实只是在江苏“3+2模式”基础上的修补与完善,或许,这就是江苏为什么没有进入“第一轮”的缘故吧。但如果我们忽视了上海、浙江的先行暴露出来的问题势[……]阅读全文

凌宗伟:唯有带着思考的阅读才可能促使教师成为研究者

寻找阅读与教学研究的“姻缘”

最近,有位老师向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何能够看到名师们的课堂教学背后的东西?我的建议是:读书。如教育学、心理学、教学论、教学法等领域的经典著作,哪怕每个方面的就读一两本,或许就有可能解决这个困惑了。

今天,中小学教师普遍的问题是,很少读学术理论方面的东西。究其原因,一是没时间,二是读不懂。但我的观点是,时间是可以调配与争取的,关键还在想不想读。如果想读,[……]阅读全文

凌宗伟:刘古平,一个“令人生厌”的老人

刘古平先生自嘲自己属于“三无”人士,无学历,无头衔,无单位。75岁了,阅读的劲头依然不减,对教育的关注更是不减。每每对一些教育观点总会冒出来评说一番,不分对象年龄,貌似万精油,着实令人生厌。这不,前些时候就因为一句“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被人调侃了一下。

我觉得老先生的可爱之处恰恰在此,至少他在评说时会引经据典,避免瞎评,尽管每个人所学有限,至少这么大年纪了,依然尽最大可能在学,比起那些著作等[……]阅读全文

第 2 页,共 271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