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作为教师的自我重建

作为教师的自我重建

读《我们能否共同生存:既彼此平等又互有差异》

法国著名社会学家阿兰·图海纳的《我们能否共同生存:既彼此平等又互有差异》是一本颇有影响的社会学著作。作者从当今社会发展的特点出发提出了这样的思考:“在一个不停变化着的、不可控的世界里”,“我们能否共同生存”。

从教育视界来看:“在小学里,师生关系依然是最重要的,学生的定位取决于与老师的关系;在中学里,青年人开[……]阅读全文

凌宗伟:对教师职业的几点认识

今天的教育人普遍存在这样的共性:读书只选择操作性的,听讲座一样只欢迎操作性的。但是,哪些操作性的言论和方法是符合教育常识,尊重教育价值的似乎很少会有人去考虑。作为教育者,我们的操作,或者说技术的出发点,或者说立足点究竟应该在哪里,如果不搞清楚的话,恐怕就只有被忽悠的份儿。

为什么我们耐不下性子来读一点教育理论,尤其是教育哲学,这恐怕与我们的山寨思维有关:见到人家有什么好的东西,拿过来克隆一下[……]阅读全文

凌宗伟:我们教的都不是语文吗?

看到一篇《为什么语文老师教的都不是语文课?》的评论,虽然用了个问号,也许这个问号表示的是一种诘问,但我还是有些纠结。不错,语文教学确确实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也确实有语文教师教的不是语文,但是这个真前提,果真能推出“语文老师教的都不是语文课”这个结论吗?我想稍有点逻辑知识的语文教师都会看到这样的推论是不靠谱的。
  
语文是什么?

即便是这个结论是靠谱的,那么我们恐怕首先还是要搞清楚语文[……]阅读全文

凌宗伟:标准的,未必是可行的

几年前,查有梁先生在《麦肯锡全球报告——学校体系为什么成功了》一文中提出了这样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新课程提出的‘三维目标’是一个专家讲不清楚,学校搞不明白的理论问题”。他指出:“知识与技能”,不是“一维”;“过程与方法”也不是“一维”;“情感态度与价值观” 更不是“一维”。正如“科学与技术”不是“一维”一样,“知识与技能”不是一维。

这么多年,我们这些学校管理者和教师就这样被专家们愚弄了,[……]阅读全文

凌宗伟:“对话式教学”的哲学价值

巴西教育哲学家弗雷勒认为,“对话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世界为中介,旨在命名世界”。关于“命名世界”,借用陈诗哥的话来说就是,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如清晨那样新鲜,喜悦,充满爱。所以,重新命名一切,解释一切,照亮每一个词语,这是诗人的任务。所以弗莱雷说“对话是一种创造行为”。作为教育者,我们都知道教育本就当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这劳动的形式又是以言说为主要方式的,既然如此,对话就当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只有当[……]阅读全文

凌宗伟:是搞教育,还是搞新闻

近日又看到一个名词:“新生命教育”,不知怎么的居然联想到民国时期的“新生活运动”,遗憾的是“新生活运动”开展不久,民国就到了台湾,台湾大地震以后有了“生命教育”,后来“生命教育”进入了大陆,今天出现的“新生命教育”,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生命教育”与台湾大陆正进行的生命教育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追求,还是意味着另立门户,新店开张?这两天翻看威尔伯·施拉姆和威廉·波特的《传播学概论》,联想到有人对某些校长和[……]阅读全文

第 30 页,共 270 页« 最新...1020...2829303132...40506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