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之丰:中美教育大比拼

在美国社会、政界、教育界持续了三十多年甚至六十多年的有关教育改革的激烈讨论中,四川普通农民家庭的俄勒冈大学赵勇教授出版的有关美中教育对比的新书《谁害怕大坏龙:为什么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优秀(以及最恶劣)的教育体制》,犹如扔出的一颗炸弹。纽约大学教授拉维奇在《纽约书评》杂志发表书评,评论写道: 奥巴马总统、教育部长邓肯、国会议员和各州州长都应当读一读赵勇的这本书。

美中教育的本质差异

问[……]阅读全文

杨林柯:在批判与反思中觉醒

教育现今已成为一个公共话题,说起教育,不管是学校、社会还是家庭都怨声载道,但都无可奈何,最后不得不选择妥协与顺从。
在吐槽大军中,有一支精锐部队,那就是教师,因为教师是局中人,在左冲右突中难以找到出口,他们既要让学生满意,又要让领导满意,还要不被家长投诉,回头一想:自己做了些什么呢?又怕自己的良心不安,既要面对一仆二主的外在尴尬,又要面对良心审判的内在羞愧。教师在各种力量的推搡中经常不知往哪里[……]阅读全文

林达:两位先生的民国上学记

本文选自《随笔》2014年第6期,原题《读王鼎钧随感(之五)》。作者林达是美籍华人作家,著有“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作品、《西班牙旅行笔记》、《像自由一样美丽》等。

读《昨天的云》,常常会很感慨,就是许多历史细节,假如我们的长辈不记下来,我们就永远不会知道了。而且,记录者真的还需要有王鼎钧这样洞穿历史迷雾的智慧之光。

这让我想起很久前看过的何兆武口述的《上学记》,我喜欢那本书也喜欢葛兆光在[……]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报:“布鞋院士”走了,我们该缅怀什么?

中科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小文逝世后,这位曾在演讲时以“没穿袜子的脚上蹬着一双布鞋”的学者,引发了人们的诸多思考和缅怀。

请对“国魂”多一分关注

■国平

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词叫作“国士”,用来形容以天下为己任,为国家民众所尊敬的人。把“国士”用在“赤脚院士”李小文的身上并不为过:凌乱的头发、赤着脚穿着布鞋,甚至还曾因酷似搞推销的农民被保安拦下。然而,“扫地僧”的外表之下,却[……]阅读全文

刘芹:深度思考比勤奋工作更重要

孤独,是每一个创业者与生俱来的。

做公司早期创始人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你面对员工的时候,很难向他去解释,公司可能只有三个月发工资的钱,甚至三个月之后发工资的钱从哪里来,我都不知道。你无法和他们去分享这个事实。你同时还得和他们讲,你在干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而事实上,你连明天干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你也无法和你的投资人去分享这件事。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投资人,都有勇气去听到真实的现状。你也无法站[……]阅读全文

白龙:读书人为什么不读书了

Leave a comment

刚刚过去的一年,你读过什么好书?这或许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因为被问的人可能一年到头也没读几本像样的书。也正因此,每到岁尾年初,一些媒体或出版机构评选的“年度好书”才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即使没读过,好歹也知道个书名吧。晒在朋友圈里,至少证明自己还在关注文化。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众对传统阅读的冷落固然让人觉得遗憾。但是,如果连作为“职业读书人”的专家学者也答不好开头的问题,就当令人警醒了。这并非向[……]阅读全文

第 2 页,共 53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