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们需要怎样的“教育家”型校长

让教育家办学绝对是办学的正道,专业的事就是要让专业的人做。那么什么样的人才称得上“教育家”呢?上海教育出版社1998年8月版《教育大辞典》的定义是:“教育家”是“在教育思想、理论和实践上有创见、有贡献、有影响的杰出人物。”根据这一定义,似乎当下中小学校长中“教育家”并不少见,至少当下校长们谈自己的“教育思想”的还真是不少,君不见动不动就有“某某的教育思想研讨会”,还有“某某的教育思想研究会(所)”[……]阅读全文

凌宗伟:再谈“遇物则诲,相机而教”

二十多年前,有人问我,你的教学主张是什么的时候,我还真没当回事。我有自己的教学主张吗,我需要有自己的教学主张吗,如果需要有,那我的主张是什么,这还真是个问题。既然有人向自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是不是该认真地捋一下呢?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审视自己一路走过来的经历,在回视自己的教学经历的同时,有意识地读了一些教学理论著作,认真研究了身边一些同行对自己的教学实践以及教学言论的批评与建议。终于明白作为教师,无[……]阅读全文

凌宗伟:降低与消除职业倦态,外部保障,内在需要缺一不可

谈及教师的职业倦态,许多人总认为,这是外部压力所致,这样的观点似乎不无道理。客观上讲,现在方方面面对教师的要求越来越高。为了树立教育的正面形象,政府及相关的行政部门,总会时不时地弄出这样那样的要求、检查、评估;另外还有来自社会不同阶层尤其是家长们对教师这样那样的期待,甚至是某种苛刻的指责与批评。这些,或多或少使得本已因工作的复杂性与单调枯燥的重复性而身心俱惫的老师们慢慢的转入心灰意冷的境地。加之职[……]阅读全文

凌宗伟:校长眼界决定学校办学格局

我当校长的时候给老师们的提醒是,一个教师如果只关注自己的学科教学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个学科教师,很难成为一个合格的教育工作者,甚至也难成为一名称职的教师,一个称职的教师是要跳出学科看学科的,这样才有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教育工作者;同样一个合格的校长更是不能只囿于学校看学校、囿于教育看教育的,因为学校是特定社会生态与自然生态下的学校,教育更是特定社会生态下的教育,而且它还是为未来社会服务的教育,是为人的未[……]阅读全文

凌宗伟:“高考新方案”带来的现实问题与挑战

此文已经公开发表于《教育视界》2018年第六期、第十期

内容提要:
2014年上海市、浙江省启动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其他省(区、市)也开始相应推进,计划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但,我总以为这些一轮改革,其实只是在江苏“3+2模式”基础上的修补与完善,或许,这就是江苏为什么没有进入“第一轮”的缘故吧。但如果我们忽视了上海、浙江的先行暴露出来的问题势[……]阅读全文

凌宗伟:刘古平,一个“令人生厌”的老人

刘古平先生自嘲自己属于“三无”人士,无学历,无头衔,无单位。75岁了,阅读的劲头依然不减,对教育的关注更是不减。每每对一些教育观点总会冒出来评说一番,不分对象年龄,貌似万精油,着实令人生厌。这不,前些时候就因为一句“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被人调侃了一下。

我觉得老先生的可爱之处恰恰在此,至少他在评说时会引经据典,避免瞎评,尽管每个人所学有限,至少这么大年纪了,依然尽最大可能在学,比起那些著作等[……]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56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