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每一朵花自有每一朵花开放的时日

王思涵同学的经历,让我首先想到茱蒂•哈里斯的《基因或教养》中的一段文字:“把一个天生有音乐细胞的孩子放到一个音乐环境中,你可能培养出一个莫扎特;但是把一个没有音乐感的孩子放在音乐环境中,他长大后还是一个音痴。把一个先天有忧郁倾向的孩子放到一个紧张、充满压力的环境中,他会变成一个沮丧、罹患忧郁症的大人,把一个没有忧郁倾向的孩子放到同样的环境中,他不会高兴,但不会沮丧。你的结果会不同,因为种瓜得瓜,种[……]阅读全文

凌宗伟/剑男:教育价值、教育伦理与教育实践

按:此文刊发于《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版)》 今年第6期
剑男:

尊敬的宗伟先生,很高兴您能接受这个访谈。最近有位初二女生的一篇《愿你》走红网络,但各有各的评价。您作为资深语文老师和学校管理者如何看这篇文字,以及各方的评价?

凌宗伟:
谢谢剑男主编!关于这篇文字,我觉得至少应该从三个方面来看。一是当下作文教学应该如何改善的问题;二是如何应对网络学习与影响的问题,三是教育(教学)评价的[……]阅读全文

凌宗伟:努力的过程是最幸福的

亚里士多德致力于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该怎样生活?”他的答案是:“寻求幸福”。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不是短暂的、片刻的,也不是一个人的,就如一只飞燕无法证明夏天来了一样。正真的夏天“必须有不止一只燕子飞来,必须不止一个热天,才能表明夏天已至;同理,少数几个快乐的瞬间加在一起,也不能构成真正的幸福”。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幸福并不仅仅是你感觉怎么样。幸福的人总是能决定自己做什么事、做什么样的人,[……]阅读全文

凌宗伟:在行走中生长

类似这样的谈自己如何一路走过来的文字,已经写过不少了,承蒙《教师报》厚爱,还是要写一下。


由石南小学到石南初中

我工作的第一站是一所乡中心小学的初中班——石南小学的初中班。这是当年全南通县(今天的南通市通州区)考小中专最多的一所学校,录取率,几乎占了全县的半壁江山。附近乡镇和县城的孩子大都会想办法来这所学校读初中。后来剥离出来建立了石南初中,只是因为集中办学,这所初中前几年已经被[……]阅读全文

凌宗伟/程志:改变的勇气从哪里而来?

评论:个体观念对公众对话的冒险

Q:评论本身其实是具有限制性的,或者说是某时某地某人的私域观念出发,如何保障这种观念的“普适性”?另外,您在序言当中提到“一篇好的教育评论,其实需要作者力戒的是抛弃自己已有的观点,请问如何理解?

L:序言中谈的批判性思维,首先是对自己固有认知的审视,过去的认知未必靠谱,即便是现在所言,也未必靠谱。要针对具体事件评论,也要从个别事件 出发考察对类似[……]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中国好老师的采访

1、能否给我们讲述下您的求学经历以及从事教育前前后后的故事?现在还有那些难忘的人和事?

我出生在一个江海平原的一个小镇上,范围不大,倒也是千年古镇,书法、京剧、武术、盆景上千年来滋养着这方水土。应为种种原因,我们三兄弟的学历都不高,两位老兄均是小学学历,我也就实实在在上了十个月的中师,认认真真实习了十个月,然后就在一所颇有名气的乡中心小学石南小学的初中班开始了教师生涯。恢复高考那年,我还是插[……]阅读全文

第 4 页,共 56 页« 最新...23456...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