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我国高考改革反复折腾的历史教训

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下文简称《实施意见》)后,新高考改革方案,引起社会热议。对于《实施意见》提到的扩大高考公平的举措,舆论一致赞成,而对于此轮改革,将考试招生改革的重点集中在考试改革,而较少涉及考试、招生相对分离的改革,舆论的争议却很大。在有专家对此轮改革“只走了半步”,没有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感到遗憾时,也有人认为高考改革要适合我国国情,目前进行录取制度改革,时机并不成[……]阅读全文

程鹤麟:教育只是教人计算,与塑造灵魂无关

德国教育家雅斯贝尔斯说:“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性知识的堆积。”

程老汉的看法跟他相反:教育就是传授理性知识,跟锻造灵魂没啥关系。

美国科学家沃尔夫勒姆认为,宇宙的本质就是计算,他说:“我们的世界就是计算,就是一套简单的规则生成的复杂现象。”

程老汉给他点个赞。

人类的本质是哺乳类动物。

上帝让哺乳类动物通过两性的交合(收到警告,不许写“X交”)来繁衍后代。为[……]阅读全文

郑也夫:大学扩招,大错特错

1月19日下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与搜狐教育联合举办了首次“教育跨界尖峰对话”,对话的主题是“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的两个拐点”。对话嘉宾、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郑也夫认为,大学扩招是不符合人性的,大错特错。为了解决扩招留下的后遗症,他建议建立枣核型社会,对教育进行分类,正在兴起的慕课和正在复活的学徒制有可能合力打破年级制

大学扩招不符合人性、是个阴谋

陈勤(主持人):您是怎么看待扩招的[……]阅读全文

黄永玉:我出娘胎那一刻起就是个异类

亲爱的朋友、女士、先生们!晚上好!
我直到今天这个时候,还不明白主人让我到这儿来讲些什么?各位都知道,我只是个学问容量不太大的土罐罐,而且我这个活到八十多岁的不正经的老头,很不善于在大庭广众下说话。听众一上了三四十我首先就会心跳,就会语无伦次,不知所云。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我教了几十年美术课,讲起话来有条有理;又比如说,几个老朋友到舍下小坐,一连四五个钟头我可以侃个没完。但到大会上,我就会发傻,戏[……]阅读全文

龙应台: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素养

我今天想讲的是年轻人要有什么样的人文素养。我来的原因很明白,今天你们大概20岁,你们将来很可能影响社会。25年之后,当你们之中的诸君变成社会的领导人进,我已72岁,我还要被你们领导,受你们影响。所以“先下手为强”,今天先来影响你们。

人文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暂时接受一个非常粗略的分法,就是“文”、“史”、“哲”,三个大方向。先谈谈文学。我说的文学,指的是最广义的文学,包括文学、艺术、美学、广[……]阅读全文

《水浒传》该不该进语文课堂?两位上海语文特级教师打笔仗!

《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是青少年必读书单中的推荐书,一些篇目还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但另一方面,《水浒传》因为本身充斥暴力情节,也一直被语文教育研究者排斥。去年11月,《语文学习》杂志联合上海师大附中等单位共同举办了“经典作品的思辨性阅读”教学研讨会。研讨会前,上海师大学附中特级语文教师余党绪上了一堂《水浒传》思辨阅读课,却在课后引起复旦附中特级教师黄玉峰的质疑。研讨会后,沪上两位语文特级[……]阅读全文

第 4 页,共 48 页« 最新...23456...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