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70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8095900
全区中学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邀请了黄玉峰、夏坤两位先生来给大家上课,做讲座。这个培训的主旨是:今天如何教语文,目的是想弄清楚课堂教学究竟应该不应该有固定的统一的模式。很是期待。有人问要不要请某某人来参加,扒皮回了一个字:不!培训项目有培训项目的规矩,作为管理部门自然得按规矩办事。培训的地点就在本区,外地的朋友都主动联系前来旁听了,本地的同仁怎一个请字了得!你请了,说不定人家会想你究竟想干什么,为[……]阅读全文

原来如此168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8095311
听课中,又到“小组讨论”环节。扒皮告诉学生,偶就一傍观者,可不可以告诉我“小组讨论”对你们有什么作用?学生说:基本没用。偶问:怎么说?回:就在闲聊,胡扯。

扒皮于是将这些贴在了扣上,引来不少附和与质疑。但是很少有人考虑,是不是每一堂课都要“小组讨论”,是不是每一堂课“小组讨论”的时间都得规定死了?更没有人去思考扒皮实在怎样的情况下陈述这情形的。

每个人的言说自有他的背景,可我们从不[……]阅读全文

原来如此167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8095148
这个世界比较好玩的是,当你叙述一个事实的时候,不管在场不在场的,都会自觉不自觉的“对号入座”,甚至高举道德与理论的大旗,表达他的见识与主张。但就是不去考虑别人陈述的情况究竟是虚拟的还是实在的。当然,也许别人的陈述是有所选择的,但是谁的陈述与文字没有自己的选择呢?为什么你可以选择,就容不得别人选择呢?

昨晚与张以瑾电话,谈到某几问。我们共同的感觉是,大词总是可以嚇住许多人的,但是大词往往是[……]阅读全文

第 20 页,共 47 页« 最新...10...1819202122...304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