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思故我在”还是“我思,所以我是”?——读《谈谈方法》

Leave a comment

从来没有读过笛卡尔,但笛卡尔那句“我思故我在”的名言倒是常常听人转述,见人引用。人们对这句的理解几乎总是这样的:我思考,所以我存在。这两天读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笛卡尔的《谈谈方法》,才明白我们的理解是不准确的,当然,这不准确不在读者,也不在引用者,而在翻译者。商务印书馆的这本是王太庆先生翻译的,他对这句的翻译是“我思,所以我是”(P27),而不是习惯中那个“我思故我在”。为了帮助读者理解这个命题,译[……]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育之恶——读《乌合之众》(九)

Leave a comment

u=375222087,2839497383&fm=21&gp=0

勒庞在谈及“群体意见和信念中的间接因素”中的教育因素时,说有这样一个主张被不断地重复,最终成了人们最为牢固的民主信念,这就是“教育能够使人大大改变,它会万无一失地改造他们,甚至能把他们变成平等的人”。而且,你想击败这样的观念,“就像击败教会一样的困难”。但实际的情况又是怎样呢?实际的情况恰如勒庞所说的那样,“教育既不会使人变得更道德,也不会使他更幸福;它既不能改变他的本能,也不会改变他天生[……]阅读全文

凌宗伟:模式崇拜的背后——读《乌合之众》(八)

Leave a comment

u=2749988658,3902931530&fm=21&gp=0

最近一个群里一位老先生老是与人“争执”“模式”的问题,作为“旁观者”偶尔也会凑一下热闹。模式崇拜怨不了身处某个群体的个体,身处某个群体的个体其实早已经失去了作为个体应有的观念、推理与想象力了。即便他的身体彼时并不在那个群体中,但他的观念、推理和想象依然是属于群体的。因为“这些观念在群体心中是根深蒂固”的,一旦动摇了这些观念岂不天下大乱?反过来说,当群体模式崇拜的观念一旦动摇,也许变革也就随[……]阅读全文

凌宗伟:“群体的感情和道德”下的英雄——读《乌合之众》(七)

Leave a comment

群体是需要英雄的,英雄总是充满神话色彩的。但是勒庞有这样一个判断:“神话虽然被清楚地记录在书中,它们却无稳定性可言”,“英雄的神话因为群体的想象力而改变,使英雄离我们而去,也无需百年时间”,“我们在自己这个时代便看到,历史上最了不起的伟人之一(注:作者指的是拿破仑)的神话,在不到50年间便改变了数次”。想想看,类似拿破仑的神话的改变,在我们身边不一样如此吗?单是教育领域的英雄神话就足以证明了勒庞的[……]阅读全文

凌宗伟:在异见面前更需要宽容与中庸——读《乌合之众》(六)

Leave a comment

勒庞在论述“群体的情感与道德”的时候这样说,“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领袖人物之所以位领袖人物,就在于他们看到群体无意识的特点了,或者说是个体在群体中会丧失主宰自己的能力的人性弱点,因为身处群体中的个体,一般情况下是随大流的,人们往往会因为大流的裹挟,变得冲动、急躁,这样的境况下必然导致判断力、批判性的丧失,于是会在领袖的鼓动变得情绪激动,表达夸张。而领袖们要[……]阅读全文

凌宗伟:懦夫是怎样变成豪杰的——读《乌合之众》(五)

Leave a comment

u=2884935898,57097368&fm=90&gp=0

群体为什么无意识,用勒庞的话说,是因为“聚集成群的人,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全都转到同一个方向,他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了一种集体心理”。这让我们对理解所谓群众运动为什么会“失控”也许会有一些帮助,领袖人物正是利用了群众自觉个性的消失,将他们的情绪引导到领袖希望的那个方向上了。

这样的情绪特征往往导致了民族主义情绪的不断高涨:“在某种狂暴的感情——譬如因为国家大事——的影响下,成千上万孤[……]阅读全文

第 10 页,共 29 页« 最新...89101112...2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