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勇:何谓“好的教学”

Leave a comment

作者按:对于国外学者写的教育哲学类书籍,充斥着难解的抽象概念、难以逾越的文化鸿沟,晦涩难懂的语言表达以及翻译者的鄙薄浅陋,我们应该抛其形、抓起神,以一种基于哲学意义上重构的方式来达成大众化的“喜闻乐见”,那样就完全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思想拓展的方式。      

何谓“好的教学”?

何谓“好的教学”?诸多教育主管部门、专家以及教师都习惯于把关注的重心放在学科知识、教学艺术以及学生的学等问题[……]阅读全文

杨林:理性之过,自由之罪    

Leave a comment

“理性”和“自由”这两个词,如今是常常耳闻,可谓常识性的言词。即便如此,欲谈及他们不免觉得自己才疏学浅,故学着现代人的习惯百度搜索其概念。叔本华说:使人异于动物的能力,达到概念的能力,便可称为理性;唯理性论把理性看做是知识的源泉,只有理性才是可靠的。在西方哲学史上,“理性”还有各种诠释,《现代汉语词典》也另有一说。自由是一种免于恐惧、免于奴役、免于伤害和满足自身欲望、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舒适和谐的

[……]阅读全文

邱磊:我们怎样思维系列之二——态度的逻辑

Leave a comment

教育中,有很多脍炙人口的口号,比如“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就成了很多管理者的口头禅,甚至被挂在墙上,写在横幅上,以激励斗志,催人警醒。不得不承认,从观感上比较,有时候会做的还确实不如会说的。但从杜威的思维论来看,也许我们对“态度”的思考还不够理性和深刻,以致于那些失偏、浅薄和鄙陋的教育存在折磨着每一个正为之更失偏、更浅薄、更鄙陋而奋斗的自以为是者。泰勒斯说“人啊,认识你自己”,其实这从来都[……]阅读全文

邱磊:笛卡尔的怀疑

Leave a comment

笛卡尔的怀疑

——评《我们怎样思维》之第一章

“我思故我在”,是大家所熟知的笛卡尔的名言,但为什么“我”之“存在”是基于“我”之“思考”呢?也许,细究的人就不很多了。石中英先生在《教育的哲学基础》中提醒:在笛氏看来,除了“我在思考”这一事实外,世界上几乎找不到任何东西是可以百分百确定的。很显然,他是怀疑一切的。

从“怀疑”这个词出发,我们同样可以抵达杜威对教育的思考。在他那著名的[……]阅读全文

严中慧: 我要对这世界温柔一些

Leave a comment

时常在合上书的时候谓叹,那个谓叹很轻也很重。

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很粗糙,戾气很重。亲人向亲人下手,同学向同学下手,陌生人向素不相识的不相干的人下手,被救助者向恩人下手,儿童也向儿童下手。因为排队取钱就用刀捅死人,因为抢着打出租车就能用木棒把人打成植物人。2岁的婴儿被10岁的女孩“坠楼”。

网络的世界还会更粗糙一些,戾气也更重一些。隔着屏幕,似乎更加不需心理防线,也更加不需要顾及形象。吐[……]阅读全文

邱磊:不妨做个“少数派”

Leave a comment

著名科幻作家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有部众人熟知的短篇小说,名叫《少数派报告》,讲的是事实的真相或真理,有时候恰恰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将之迁移到时下的教育中,它依然成立。令人困惑的是,我们似乎也知道“一个声音”不好,于是强调所谓“特色”,弹琴,写字,跳舞……个个都成了百花齐放、千帆争流的代表,但很少有人从学生和教师的实际需要出发,一味的追求“一校一品”,不过是名不副实的噱头。[……]阅读全文

第 5 页,共 9 页« 最新...34567...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