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少华:校长的身后毁誉,教师的精神空间,学校的民主空气

Leave a comment

今晨在微信的朋友圈中看到《写在人大遭遇危机之际——一位校友的陈述》,作者对母校的情感使我很受感动。但我觉得,当此之时,如果仅仅有维护学校声誉的情感反应,也不免简单和隔膜。

作为有尊严的知识分子,我们应当避免别人在位的时候说他的好话,而同样避免在其离任以后说他的坏话。何况我们现在还享受着离任校长在任时建设的大楼呢。

不过,近日看到一些学生和毕业校友的看法,我感到,那位目前至少是受到了下属牵连而毁誉参半的前任校长,他在老师和学生的心目中可能是不一样的。

在学生心中很重要的,可能是校长那张和蔼可亲的笑眯眯的脸,那个学生赠送给校长、校长也乐意接受的亲切外号——纪宝宝。以建设得越来越棒的校园、宿舍和教学楼。这些都还实实在在地放在那里,无法否定。有老师亦言:评价一个大学校长,不拿这些评价拿什么评价呢?

而对于教师来说,如果这位校长在新年报告会上直接对着台下上千人、间接对着全校上万人,说出下面这样一句话来,那么心中自有悄然留下,并难以改变的定评。校长说的那句话就是:“有些老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课上都说了什么!”(我记得,针对的是某位老师对东校门内广场的喷泉在课堂上略有微词。)

我不知道他指的是谁?我也不知道那位老师是否听到了他的声音。但是,在那个由校长独白的会场上,我接受到了一个信息:这就是我所在学校的精神空间和表达限度。(尽管我也不赞成在课堂上议论“校政”,主要是这与教学无关。)

一个教师感受到的精神空间,也许只是精神上的舒服和不舒服的问题——好在一个人的精神空间并不只是由学校决定。但对于一个学校的运作来说,则是民主问题,是学校行政决策、干部任用、教师职称评聘的民主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人大到底怎么样?它们与目前学校“遭遇的危机”到底是什么关系?这都不是那位已经毕业的校友有责任想到的,但它们是当时在任,并且现在还在任的其他校领导们应当反思的。因为,当那位校长在上千人的新年报告会上说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课上都说了什么”的时候,不仅一些教师的精神空间已被限定,而且,包括与校长同坐在主席台上的衮衮诸公们的精神空间也已经被限定了。

所以,我们面对的问题,不是那位毕业校友的情感问题,甚至也不是前任校长的声誉问题,而是在任者的问题:如果仅仅有一些像企业危机公关那样的应激反应,而没有从制度抓起的民主建设,那么,这次危机对于我们就没有什么意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