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教育体制走出怪圈

Leave a comment

——教育体制走出怪圈的可能性很小,原因在于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中形成的利益集团会成为任何真正的革新体制的反对者,这包括学校管理群体、现有教师、家长与高分低能的“好学生群体”。因此,希望得到教育变革的群体只能走边缘化的体制外路线进行操作,这是可悲的,但是唯一可行的。

——我们的教育远远偏离了就业能力的路线,但是却以各类时髦的职业名字去命名专业,明明做不了适应社会需要的事情,但又极力以社会需要之名去圈占资源,最后的结果一是骗生源,二是骗社会。今天的大学生就业困境,与其说是社会消化能力问题,不如说是现有教育战略的破产问题。

——如果你要搞就业服务,那么就请多去进行职业理念与技能的教育,可是你又说大学不负责职业技能的教育,那么你何必去盗用职业名字去美化一个离社会需要千里以外的专业。我们的真实困境是,专业根本就不是真实的职业,但是我们却冒用职业的名字,因此而导致就业错位;而在就业都适应不了的情况下倡导创业,其实根本就是完全倒错了。我们的教育是反职业与反创业的,而我们最后又是倡导就业与创业的,真正的南辕北辙。

——请让我们用真实的方式说话,无论是你做领导还是一个职员。得到大会堂里的掌声与得到北大学生的掌声是两种不同的原理,也许在中国的社会你需要同时具备得到两种掌声的能力;语言是有生命力的,当你尝试用真实的声音与论据去说话的时候,你慢慢找到了说人话的魅力奥妙,相反当你学会说官话的时候你在语言中死去,你讨厌人家的死话,而你却依然会染上说死话的习惯。

——今天大家到公共管理学院来学习新的公共管理技巧,你当然说这与现实的社会有距离,但我告诉大家,你现在代表的是5%,但是是面向未来的,后来你会成为10%,20%,你不需要学得那么官僚与毫无生气,也许你现在是适应了他们,但那是代表没落与过往的。

——行政化的本质就是官本位与自说自话,可以短时间搞定一切,但是最后自己搞不定自己。行政化中真正的能人很快就能反思出其弊端,而在其中掌握了权力的庸人就希望以权力的威势去遮蔽自己的问题与局促,因此行政化越强大导致平庸的可能性越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