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强:教育为何加速溃败

Leave a comment

近年来,教育领域里的“新闻”层出不穷。仅以今年为例,大规模暴露出来的小学性侵案让人们对小学阶段尤其是乡村小学阶段教育的信心跌到谷底;中学阶段安徽毛坦厂“超级高考工厂”,衡水中学的集中营式教学,使应试教育的残酷性更具象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而以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处蔡某为代表的高校贪腐案,在大学已经破灭的象牙塔形象上又涂上了“浓墨重彩”,使其更加荒诞可憎。

这一切加起来表明一个现象和趋势:教育正在加速溃败。这一溃败的后果在社会层面的暴露,或许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春江水暖鸭先知”,富人和穷人都在用脚投票,有钱人的孩子早早出国留学,贫寒子弟干脆辍学打工。在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在城市沦为“蚁族”,而农民工工资快速上升,一个月3000块很难招到人的今天,新“读书无用论”正在快速扩散。

为什么在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多年之后,会出现这种教育的加速溃败呢?

 

究其根本,有两个方面的原因至为重要:

第一,教育受制于意识形态的控制,严重偏离教育本质,甚至违背常识层面的学习规律,使得教育缺乏生命力,缺乏回应社会需求的能力,也缺乏对青少年成长之当下问题的回应能力,缺乏对青少年的吸引力。这是教育溃败最重要最深层的原因。有论者说,今日之中国教育,已经是反教育,教育该做的没有做,教育不该做的做了很多。这并非激愤之语,我所认识的一位教育杂志的主编,他说大部分的课堂都是“负数课堂”,不要说及格,连零分都达不到。

第二,教育受制于官方垄断,缺乏市场竞争。体制内的教育产品提供者在缺乏竞争的情况下没有改进的动力,而体制外的社会力量无法提供独立的教育产品来回应社会需求。虽然市场上已经有一些私立的中小学和民营的大学,但是这些学校并不能实现真正的独立办学,和公立学校使用的是同样的教材,参加同样的考试,上的课程也大同小异。外国人在中国办的一些教育内容不受控制的“国际学校”,一般不准招收中国学生。目前稍有松动的是在大学层面,开始有一些国外大学在中国办分校,我接触过一些这些学校的学生,感觉气象与官办大学、民营大学还真是有些不同。教育管理当局如果真心想把教育办好,其实并不需要做什么更多的事情,只需要将教育市场开放即可。

 

除了上述两个原因之外,我们还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做一点分析:

决策者缺乏教育痛感。教育问题曾经“平等地”折磨了所有的中国父母,但现在权贵们已经可以很方便地逃离中国本土的教育市场,为自己的孩子选择域外的教育产品(薄瓜瓜是个典型案例,元老院尚且如此,部司局科靡不如是,大商巨贾纷纷效尤),使得“肉食者”对教育问题更加缺乏痛感,对普通公民在教育问题上的普遍问题缺乏同情与了解。这可能是教育问题的解决在政策层面难有作为的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原因。

学历通货膨胀和大学教育贬值。经过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相当的多元化,市场化已经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形态。但教育依然是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教育依然与社会生活严重脱节。在1999年高校扩招之前,教育主要是作为选拔“人才”的工具,对阶层流动还起到重要的作用,贫寒子弟靠读书出人头地,这是从隋唐开科举以来,“考试”在中国一直扮演的重要作用。而1999年高校大扩招之后,大学成了经济创收的工具,随着学历通货膨胀的逐年加重,大学教育迅速贬值,这也是教育溃败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高等教育在上游,上游污浊下游遭殃,大学溃败之后,从大学毕业的青年又不断进入中小学,整个教育的发展进入一种恶性循环,一代不如一代,一蟹不如一蟹。

教育溃败最深重的灾难发生在家庭层面。几十年来的集权统治,使得无数家庭自动放弃在教育上的主权,把教育视为理所当然的政府公共事务,把教育与学校划等号,以送孩子上学为完成教育义务。城市家庭或许还略有一些家庭教育,也主要是送孩子上各种补习班、“兴趣班”(往往跟孩子的兴趣无关,跟父母的面子、欲望、成功学大大相关),最多加一点有心无力的道德教育(父母们都生活得身心俱疲,人格分裂,拿什么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呢)。在乡村,大部分父母干脆就长期缺位,有些孩子甚至连续多年见不到自己的父母,更谈不上有什么家庭教育可言。在任何一种社会灾难面前,家庭都是一个人最后的庇护所,每一个家庭都是最小的政府、最小的学校、最小的教会,人们在这里得到最基本的统治与自我统治,教育与自我教育,当家庭仅仅沦为一种经济合作组织,当家庭与信仰、教育、政治都割断联系,最可怕的灾难就会一再发生,不只是在教育层面,在文化、道德层面,无不如是。

学校日益脱离社会,成为一个孤岛。在日益多元化、复杂化的社会面前,一元化管理的学校无力应对任何冲击,只能关起门来,自成一统。无论城乡,对于学校而言,头等大事都是安全问题。学校的孤岛化,实际上使得教育越发的孱弱。我以前认识一位管德育的中学副校长,他说,我们的德育工作基本上都是无用功,即使你做的再好,在学校的五天也抵不过在家里的两天。相对于电视、网络这些“社会教育”的管道而言,学校教育真的是相当无力。然而,学校毕竟占据了孩子们大部分的时间,学校所提供的教育毕竟还在影响孩子们的身心成长,这种与社会的割裂,使得一种精神分裂、人格分裂的隐患深植在教育过程之中。

教育的溃败不仅在发生,而且在以加速度的方式愈演愈烈。与这溃败同时在发生的是,社会力量在教育领域的自发成长,父母们在行动,企业在行动,NGO也在行动,就好像人们在大地震之后看到的社会自发救援一样,在教育的灾难面前,人们也在纷纷开始“教育自救”。和地震不同的是,教育的大溃败,大灾难,并非一次集中爆发,也并非肉体可以直接感知(受教育者可以感知,但他们没有话语权,也没有行动能力),所以,参与教育自救的人目前还很少。从下一篇文章开始,我会陆续介绍一些教育自救的案例,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父母看到“教育的真相”而开始力所能及的行动,也希望帮助更多有志青年从中看到教育市场中的巨大机会,从而积极准备,未来可以投身到教育市场中来,为教育转型贡献自己的力量。

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长 李英强

20131226日于成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