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伟:对“没有人拥有真理”一句的说明和理解

Leave a comment

前日,接到朱永通老师的短信,邀请我参加“厦青年教师成长共同体”群组织的“做心灵自由的教师——《不乖教师的正能量》网上读书沙龙暨新年网络团拜活动”。乐意之极。

昨日在网上,我大致说了这样一些话:

很感动有这么多的老师愿意一起研究和进步!向大家致敬!

乖的孩子有糖吃,或许可以把不企图“吃糖”,不把“吃糖”当成目标和目的的教师看成不乖的教师。

谢 云提到刘文胜老师对不乖教师的分类:“从积极心理学来看,‘不乖教师’有两种,一种是身带负能量的‘不乖教师’,另一种是散发正能量的‘不乖教师’。拥有 正能量的‘不乖教师’是个阳光、有个性、有特色、有故事、能超越自己和环境的教师。”这很好。从这种意义上,不能把简单地把当“不乖的教师”作为目标。

我个人认为,需要讨论的是如何在现实的处境中有所坚守,如何发挥出影响教育的正能量。自觉而自为,保持相对的独立精神追求和工作状态。

从这些老师的故事中获得的生活智慧、教育智慧是什么,这更值得关注。

坚守需要实力,独立的教师需要实力,这种实力需要良知、阅读和研究。

有自己的坚守和原则,这极好。但是否要做出和现实的决绝状态,这可以讨论。14日在厦门,和朱永通老师、陈荣艺校长交流,我的体会,圆滑的人生不可取,圆润的人生是一种境界。

圆滑是没有原则,最终也得不到别人的信任,也行不通。

圆润,是坚守原则,但又修炼自己,给别人的感觉舒服、温润。

我说的可能大家未必同意。

我承认,今天中国的教育问题很多,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线老师对教育良知和教育常识的坚守,并在当下的处境中有所创新。

但我不赞成大家不加辨别地选择追求成为“不乖”的老师,一方面不乖本身有两义,我们不能成为故意作对的教师,而且成为不乖的老师未必能享受职业生活的幸福——因为缺乏一个理解和接纳的工作环境,我们未必能发挥对教育的积极影响。

另外,我主张圆润地生活不是放弃原则,而是我自己深信“没有人拥有真理,每一个人都有权被理解”。

我更关注的是在坚守中与环境和谐共进的智慧。我以为成为有坚守的老师需要自己的实践,先把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做上去。

在我贴出“没有人拥有真理,每一个人都有权被理解”后,黄业峰君首先表示不太赞同,茅卫东君说“我 要就陈大伟老师那句‘没有人拥有真理,每一个人都有权被理解’写一篇文章”。别人愿意批评你的意见,这是对意见的尊重,这一点我很理解。但问题是QQ聊 天,我的文字输入较慢,没有把这句话的作者和原话交代清楚。我自己是说不出这样高明的话的,原话不是我说的,我担心卫东君的批评让别人以为陈大伟说别人的 话不说明出处——“学术不端”,而且不介绍相关的文字很可能导致断章取义。所以这里把出处说说,并介绍一下自己的理解。

这一句的原话是:“让我们共同漫游,向那‘产生于上帝笑声回音的,没有人拥有真理而每个人都有权利要求被理解的迷人的想象的王国’前行。”(小威廉姆 E多尔.后现代课程观[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序)后现代主义有解构权威和中心的倾向,多尔的重点有可能在“没有人拥有真理”上。让我沉醉的是“让我们共同漫游”的景象。要“共同漫游”,就需要相互理解和砥砺。要把理解别人当成一个使命,我以为前提是“毋意、毋我、毋固、毋必”,需要有一种“我不拥有真理”的谦恭,所谓“虚室生白”。

退一步讲,即便我们拥有真理,对于教育真理,伟 大的教育实践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有这样的感受:“教育,就其广义的理解来说,这是一个受教育者和教育者都在精神上不断的丰富和更新的多方面的过程。同时, 这个过程的特点是,各种现象具有深刻的个体性:某一条教育真理,在第一种情况下是正确的,在第二种情况下是无用的,而在第三种情况下就是荒谬的了。”(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4452)尊重教育实践的复杂性,我还只能、或者必须说“我不拥有真理”。这样说,我是不排除其他人是“拥有真理”的,对于他人的“真理”,我需要去理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