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海波:为什么下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是垃圾?

Leave a comment

德国汉学家顾彬先生发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垃圾论”已有数个春秋,至今还引起反对跟支持双方比较激烈的争论。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是不是垃圾,还应该根据中国最近六十几年文学作品本身的质量来加以客观的审视。然而,针对顾彬先生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垃圾论”,无论是反对方,还是支持方,都有一个共同的论断:中国最近六十几年的文学作品几乎不存在具有世界意义的经典之作,若跟具有相同惨痛历史背景的俄罗斯的文学相比,中国的当代文学也是差得老远的。

导致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属于文字垃圾的深层原因的年限,顾彬先生没有往前推,他只是提到了当下的汉语已被“人民日报体”污染得毫无美感,而没有提及自某伟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布以来,中国官方及民间的语言都已被重度污染的现象。某伟人的《讲话》,其核心是文学创作要遵从政客的政令,也就将中国作家的文学创作限定为“围绕主旋律”的只允许歌功颂德而不允许批评指责的文学样式。毛泽东的《讲话》以强硬的政令形式发布之后,可以说,中国所有的知识分子的精神脊梁骨都被活生生地打断了,至于那些不懂事的敢于质疑政治流氓毛泽东心行的知识分子,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要么被整死了,要么被逼疯了,要么被关进了监狱活受罪。

政治流氓野心家把文学当成必须服务其政治号令的工具,知识分子自然就被异化成了毫无气节、毫无血性、毫无道义担当的“狗奴才”,于是,那些七老八十的学贯中西的大学者、大作家,有的被发配到苦寒的乡村,有的被勒令打扫单位的厕所,有的被长期写历史问题的交代检查,有的被吓得发了疯,有的被逼得跳水、上吊、跳楼“自绝于人民”。

打倒这个,打倒那个,暴力十足的语言满世界飞,奴性十足的某人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山呼海啸般强奸着人民的意志,某伟人这类阴谋家嗜血成性的权力意志,就这样将中国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就敢于直面真理的精神脊梁彻底打断了。

大跃进撒谎造粮食亩产几十万斤的神话,就是《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布的,最高指示也是这份经常强奸人民意志的官方报纸经常刊登在头版最显眼的位置的, 以人民的名义干着危害人民的勾当,在口口声声为人民的口号下行着视人民生命财产为草芥的阶级斗争,古今中外的独夫民贼皆是这副嘴脸。

在大炼钢铁的大跃进饿死数千万底层人民的形势下,还强制着知识分子对某伟人继续歌其功颂其德,即使遍地饥荒致死人命,我们某伟人也还是胖胖的、高大魁梧的、红光满面的、神彩奕奕的、慈祥和蔼的,像郭沫若之类的很有学问的知识分子也不敢直面现实,也只敢高呼某伟人比他爷爷还要亲。

以整人害人的政治运动巩固自己权位的某伟人,自然是看不惯谁对他说东道西的,即使曾经非常有血性气节的梁漱溟也被打断了精神脊梁骨,一向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意志”作为人生信条的陈寅恪最后也被浩浩荡荡人流的打倒声批斗声折磨死,过去的儒学大家冯友兰们则一改往日的论调,也写起了批臭孔夫子的文章, 在非正义的恶势力面前,谁也不敢吱声,怎么可能有属于人的文学作品出现呢?

在政治流氓某伟人强大权势的威压下,中国的知识分子不但被打断了精神脊梁,属于雄性的都被阉割成了太监,整个中国也只有名叫张志新、林昭的两位弱女子用生命诠释了知识分子的良知与气节是怎样的,整个中国的男性知识分子加起来,恐怕也不如张志新、林昭这两位弱女子的精神脊梁坚韧!

某伟人的《讲话》是打断中国知识分子精神脊梁的始作俑者,只准服务于政客而不允许抒发自我性灵,是毫无商量余地的政令,当然,某伟人除外,他老人家可以大读像《金瓶梅》之类的封资修的东西,文革及文革的前前后后,整个民间只要一见到发黄的书籍,都必须付之一炬,而某伟人却可以睡在早已发黄的古旧的书籍堆中。

文革被全盘否定之后,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伤痕文学,写出有影响力作品的作家即使在当时是因为玩弄女性的流氓罪被判劳教,他们也要在作品中将自己打扮成清清白白无辜者,即使他们在反右、文革中也有靠告密整治别人以保护自己的恶行,也决不会在作品中有所表现的。伤痕文学也罢,寻根文学也罢,这些堆积如山的文学作品,其中几乎见不到写作者发自灵魂深处的忏悔。巴金老算是比较真诚的,但他的《随想录》也无深刻的自我反思,至少不敢对制造民族灾难的首犯有所深刻的批判,不能跟俄罗斯赫尔岑的《随想录》相提并论。

同样面对国家民族惨痛的历史事实,俄罗斯作家有《日瓦戈医生》、《古拉格群岛》这样的世界经典,而人口远远超过俄罗斯民族的中华民族,却没有哪怕是稍稍接近其水平的文学作品出现。

文革之后三十几年,让人记得住的可以流传得下去的作品只有三部:《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和《丰乳肥臀》。但从对历史的纵深度的挖掘以及批判现实及反思历史这两个方面,如跟同一时期的俄罗斯作家索尔任尼琴们相比,也是差得相当远的,至于那些靠写下半身出彩的作家作品,自然是等而下之的了。

只有修复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脊梁骨,中国的文学才有可能回归到“属于人的文学”正常状态,中国人的精神风貌也才有可能像个真正的人的风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