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崔哥:中国春晚—正式输出海外!

Leave a comment

无私的中国人民顾不上自己是否快乐,已经开始向全世界输出快乐了。这快乐的沸点就是春晚。 

据北美崔哥的我调查,美国凡是有华人驻扎的城市,今年平均要上演五场春晚。就说西雅图吧,微软华人春晚,谷歌华人春晚,西北中文学校华人春晚,中文电台春晚,饺子宴春晚,西滨网华人春晚,华大中国学生春晚,还有几个还没起好名字我就先不说了。 

春晚跟春节有关系吗? 

崔哥我早在今年一月九号就在北京录制完“北京环球春晚”了,据说在一月二十六日已经抢先所有春晚向全球播出。影响太大了!播出的时候,我的微信显示驻扎在阿拉伯,南非,海参威和钓鱼岛的华人们都在看呢。 

“环球春晚”的播出极大鼓舞了海内外春晚的抄袭热情。比如,看到“环球春晚”高价聘请了北美崔哥担任主持外加脱口秀,海外二十五个城市包括伦敦,安曼,巴西和日本也纷纷邀请我来主持。我后来含泪选择了好莱坞,休斯敦和温哥华春晚,因为那里土豪比较集中,有不少差一点就被双规的人住在那儿,惊魂未定,更需要我的关怀和娱乐。

再比如,看到“环球春晚”邀请大山来主持,海外N多个春晚立马请了洋鬼子讲中文。长的跟大山比当然差远了,中文讲得也只能算大山孙子辈儿的,连名字都抄大山的,比如叫“大葱”,“大海”,“大傻冒”什么的。

另外,看到“环球春晚”有大山,春妮,李杨薇,许戈平,吴大维和崔哥我六个主持,海外立马效仿,至少是四个主持,连开场白都听着耳熟。 

温哥华一位白人市长告诉我,上个礼拜六他被拉去参加了三场华人春晚,吃大餐,然后上台讲话,和几百名美女合影,第二天都发微信上了,那个兴奋呀,别提了,他准备下个月提出离婚。 

洛杉矶一位美国议员告诉我,现在一听春晚就哆嗦,原因是每次春晚开幕都舞狮子,贵宾席离敲锣的太近,震得牙根儿发麻,睾丸都酥了。 

春晚的兴起,让憋坏了的海外华人终于发现一个舞台,不论原来是学医的还是学物理的,顷刻之间都成了歌唱家,而且一旦手里握了话筒就誓死不会撒手,崔哥我好几次都是从演员手里硬抠出来的,要不然我都没话筒。 

有位牙医歌手跟我说,她是在自己小孩哭的时候唱摇篮曲慢慢练成歌唱家的。但是据她邻居说,每当她一放开歌喉,邻居们就齐声高喊:别唱了,还是让孩子哭吧。 

中国春晚的国际化带动了一大批产业链:送匹萨饼和送咖啡的老外乐了,在舞台上一边搬道具一边看美女的老外美了,鉴于中国人搞活动永远不准时,老外能得到加班费,每个人脸上都绽放出过节的喜悦。中国人太好了!

全世界凡是长草的地方基本都有讲中文的人在那儿活着,凡是有中国人呢就会有好几台春晚,而春晚之所以多如牛毛,是因为海外的华人协会多如牛毛。

在海外,一个协会刚成立,千百个一摸一样的协会站起来。你叫“洛杉矶东北同乡会,” 我就叫“大洛杉矶东北同乡总会”,其他东北人下决心宁当驴头,不当马尾,赶快也成立一个“奶头山东北同乡贸易促进会“,新来的东北移民一看,不能示弱,赶快的,咱成立一个”夹皮沟东北同乡总商会,”我上礼拜听说又注册了一个新的商会,叫“正宗东北同乡会”,言外之意其他协会都是假的。

据崔哥我调查,温哥华五十万华人有十万人都是会长,副会长就更多了,大使馆都不敢请会长吃饭,不是请不起,而是没地方坐,非得到体育馆才装得下。

我联想起来,在美国的菲律宾侨民不下几百万,可是只有一个协会,那就是“菲律宾美国协会”(Filipino American Association).日本人在美国的侨民也不下几百万,协会好像也只有一个,叫“居美日本人协会”(Japa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我2012年在美国驻华大使馆主持年会时,特地问了问美国外交官:在中国的美国人有多少协会。他说在华美籍人士只有一个协会,那就是”美国商会“,总部在北京。

我当时就想,要是美国人也跟咱中国人似的各自为营,就会出现“德克萨斯州在华商会”“微软美国人联谊会”,“凯迪拉特美国人协会”,“阿拉斯加美国人打鱼协会”,“拉斯维加斯美国人脱衣舞协会”, 那就真的乱了套了。

我们中国人是全世界少有的求上进争第一的民族,我们每个人都不惜一切代价地伸出一根小手指当第一,我们天生不肯把小手指收回来,抱在一起合成一个拳头。 

一个抱在一起的拳头是看不出谁是第一的,但是这个拳头要比任何一根手指都有力量。 

得,崔哥我开始沉重了,大过节的,还是高高兴兴看春晚吧。 

操那份心干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