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兵:俄国人比较索契与北京奥运开幕式

Leave a comment

那小兵:莫洛夫,您如何评价昨天索契冬奥开幕式中的节目?更进一步讲,您如何解读俄罗斯新的历史观?

莫洛夫:作为一个俄罗斯人,我对这次开幕式感到非常自豪,可以坦言,俄罗斯终于敢于面对自己的历史了。这个开幕式与中国2008年奥运开幕式有很大不同,中国奥运开幕式强调“和”的概念,试图把世界放入“和谐框架”中,其中只有中国古代历史,回避了近代和现代中国历史,而俄国此次开幕式突出了“自强不息”的主题思想,从第一个“彼得大帝西征”情节开始,然后进入亚历山大一世击败拿破仑情节,之后再进入非常表现主义色彩的“红色苏维埃”时代,最后用幽默的喜剧表现手法进入“新俄国时代”,搭配着柴可夫斯基的古典音乐,这充分表现了俄罗斯人的民族文化自信,他们不再纠结于”黑暗沙俄“,也不在忌讳”红色恐怖”,更不在乎“改革动乱”,俄罗斯终于在精神上解脱了沉重的过去。 

那小兵:我注意到此次俄国的历史节目确认了“俄国一千年历史”,这比过去苏联教科书中的表述减少了近五百年,为何俄国历史学有了这种改变? 

莫洛夫:我认为这是俄国价值观改变所引发的改变。与中国用“文字出现”作为历史开端的旧史学标准不一样,俄国与日本和其他西方国家如今都采用了“国家体制”为本国历史开端的做法。比如,日本历史从天皇出现算起大概约2000年,美国历史从美利坚合众国开国算起,如此等等,更注重政治文化与体制的传承关系,尤其是主权传承关系。与中国人崇拜祖先的信仰不同,俄国人信奉东正教,这注定俄罗斯最终要走向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尽管依然受到西方各国的抵制。从这次表演中可以看到,俄罗斯人把“红色恐怖时代”看成了“工业化奴役时代”,这是一种微妙的思想更新,从中与西方工业时代在感情上拉近了。如果说俄国与中国在历史上曾有过某些缘分的话,我认为主要有三次:第一次是蒙古人同时占领了俄罗斯与中国,但俄国通过坚持抵抗保存了城邦自治权,这让俄国沙皇最终反客为主,成为了欧洲蒙古各部的“白可汗”,进而发动了向西向南的领土扩张,而中国在蒙古人殖民统治下人口大减,明朝时领土龟缩到汉朝时代格局;第二次是彼得大帝与康熙时代,这两个豪杰都是喜欢西方科技的人,但彼得大帝是俄罗斯人,他首先做的就是消除俄罗斯人身上蒙古习气和部落文化,对俄国进行了全面“文化基因”改造,让俄罗斯搭建了西方文明的基础,而康熙作为一个鞑靼征服者皇帝,他也对中国进行了文化改造,推行了“留发不留头”的同化政策,同时东征西讨与拉拢回帮与西藏,组成了第一个“中华联邦”,最令中国人扼腕的是彼得大帝和卡捷琳娜迅速占领了整个西伯利亚,让满清这个来自西伯利亚的部落错过了继承蒙古人旧帝国的机会。第三次是后斯大林时代与毛泽东时代的蜜月与冷战,马列主义无神论与中国巫术思想不谋而合,苏联走上可历史岔路,中国再次堕入专制集权深渊,两者同性相斥,中国投向美国出卖了苏联,苏联人对此刻骨铭心。尽管戈巴乔夫与邓小平都是走西化道路的人,但中国始终无法在文化基因上有所突破。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至今停留在“相互利用”关系,但意识形态上隔阂越来越大。俄国最忌讳的美国?但我看俄国心理上最想成为另个“美国”,这就是俄罗斯的底牌。

那小兵:您提到俄国与日本的“文化基因”改造,这对于中国读者几乎是个空白,您如何解释这种情况?

莫洛夫:我认为社会改革最根本的工作是改造文化基因而不是政治制度本身,这点上中国知识分子多抱不同看法。从历史实践中看,俄罗斯彼得大帝搞“西化生活”和日本明治维新搞“脱亚入欧”都为后来的社会与政治改革奠定了最根本的基础,相比之下,中国人受儒教思想影响,抱守残缺,搞“中学为本,西学为用”,人民始终无法形成强大高效的逻辑思维方式,来来去去都陷于意识形态伪命题,这对于这样一个大民族是致命伤害。俄罗斯之所以改革成功了,因为苏联统治下所残留的利益集团被彻底打破,然后在普京领导之下获得重组,全国人民基本上对于“西化道路”达成了共识,心理上的西化远胜于中国人。日本人也同样如此,甚至提出与西洋人结婚改变日本人遗传劣势,可见日本人勇于根本改进自我文化的特性,虽然他们外表上还保留这某些本民族传统。相比之下,中国人的改革总是从外表做起,穿西服,盖大楼,但心灵里面都是儒家那套人生观,思想方式依然是“阴阳转化”那套巫术思维。这种心理特性来自儒家的中庸之道,认为和谐是最高理想境界,人与人之间“和为贵”,个人内心要保持一种“矜而不争”,达到肉体和灵魂的中庸平衡,保持良好自我感觉。俄罗斯东正教强调“自我忏悔”,但每次忏悔的结论都是“我们必须更加强大,我们必须成为真正的西方霸主”,这种“罪感文化”要比中国人那种“悦感文化”更有进取精神多了。就像老朋友安德鲁所言:“女人裹脚,男人留小辫子,这些都是中国人自封的国粹,你敢批评他就和你急,不需要问原因的”,我认为“中国人”这个概念是权力阶层虚构的,让每个中国人都觉得自己是这块牌坊的一部分,生怕失去了自己身上的“中国人”,结果永远无法彻底改变守旧文化基因,这也是中国无论改换任何制度都无法现实真正社会现代化的原因。

那小兵:呵呵,您这是让我难堪啊,我可是当您的挡箭牌呢。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祝愿俄罗斯东奥圆满成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