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双娣:在“嬉笑漫谈”中感悟写作真谛

Leave a comment

在“嬉笑漫谈”中感悟写作真谛

——公开课《成长的烦恼》镜头直击

朱双娣

(江苏省镇江市新区教研室,212000

作文教学一直是语文教学的难点,长期困扰着众多师生。在现实中,学生怕写、教师怕教的现象大量存在。在第二届“苏派语文教育论坛”上,著名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凌宗伟开设了一节《成长的烦恼》作文指导公开课,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范例——作为教师,在作文教学中应善于激发学生的思维,打开学生的思路,引领学生恰当地表达想法。凌老师的课就是在潜移默化中润物于无声,在“嬉笑漫谈”中让学生感悟到写作的真谛。

【镜头1】 交流,让课堂变轻松

上课前,凌老师要求学生给自己做姓名席卡,并借此表扬了很多学生席卡做得精致美观;还和已到场的学生聊了聊自己的年龄,让学生猜一猜自己有多大。这些是课前的交流。

课中,交流几乎贯穿了全过程。凌老师引导学生依次交流了“学生在学校能否使用手机”、“前班长为什么被免职”、“学校是否允许学生带篮球进校园”、“中学生能否喜欢异性同学”、“如何解决自己的烦恼”、“如何向父母或老师倾诉烦恼”等问题。整个教学活动在师生双方不经意的交谈、争论、欢笑中层层推进、步步展开。

很多学生为什么怕写作文,主要原因是他们的生活面不宽,人生积淀不多,认知能力不够。这就需要教师帮助学生打开写作思路。其实,写作的外延很广,写作的内容很丰富,只是学生不善于发现、不善于挖掘。

凌老师从让学生做席卡开始,表扬了学生个性化的创意。针对“成长的烦恼”这一作文题,凌老师先谈了自己关于年龄的烦恼,目的就在于激发学生想到自己的烦恼。随着凌老师结合初中生的心理特点提出的“在校园里使用手机的烦恼”、“初中生喜欢异性同学的烦恼”等话题,学生的思路逐渐被打开。有的学生谈到“学校不允许带篮球进校园的烦恼”,有的学生谈到“父母增加课外辅导作业的烦恼” ,有的学生谈到“父母拿自己与别的孩子作比较的烦恼”……有这样多元的思路,自然就不难有缤纷的习作。

巴西教育家保罗·弗莱雷认为:“教育即对话,对话是一种创造活动。”作为培养学生创造能力主渠道之一的语文教学,平等对话的过程对于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能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凌老师充分地借助与学生对话的机会,巧妙地训练、提高了学生的思维品质。比如,在师生探讨“中学生能否带手机进校园”这个问题上,有位学生认为:“可以带。但是在校内不能用,在校外可以用。”在大多数学生都赞成该男生的观点时,另外一位学生则持反对态度,他认为:“本班大部分同学都是住宿生,如果带了手机在校内不能用,就失去了带手机的意义。”接着,又有一位学生认为:“校方不能单方面禁止学生带手机,因视人而定,视情况而定……”学生在争辩过程中,思维能力得到了锻炼,思维品质得到了提升,他们再也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乖乖羊”了。

【镜头2】 交心,让真性情受尊重

课堂上,凌老师尝试着用真心打开学生的心门。他先从自己的年龄说起,然后说到自己的学校是如何开办“体育器材”超市的,最后还告诉大家,他正在为29岁的女儿的婚姻大事而烦恼。到了此刻,学生纷纷打开心扉,将烦恼倾诉了出来:有的学生因为不能经常打球而烦恼;有的学生因为带手机却不能光明正大地使用而尴尬,有的学生因为抄袭作业被发现而自责,有的学生因为喜欢某个女生被老师找去谈话而郁闷……

有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凌老师问前班长:“你有喜欢的女同学吗?”前班长回答:“班上的漂亮女生都有喜欢的人了。” 凌老师追问:“你们班上谁喜欢谁?”学生一致喊出:“小W喜欢……”其中一个男生很激动地站起来说:“小W喜欢女同学的事被班主任发现了,班主任已经找他谈话了。”又一个高高的女生抢着说:“小W被那个女同学拒绝了,而且被拒绝不止一次……”凌老师随即问这个名叫小W的男生:“同学们说的属实吗?”小W闷闷地说:“我拒绝回答。”凌老师很机智地说:“你的拒绝是对的,这是你的隐私,我们应该尊重。”

当凌老师说自己因年龄而烦恼时,作为成年人的笔者能感受到英雄“尚能饭否”的感慨,但是,正处于青春期的学生并不能马上领会一位老教师的心境,虽然如此,凌老师的坦诚也是显而易见的。当他说到自己为女儿而烦恼时,师生之间的共鸣在逐渐递增。凌老师还坦诚地告诉学生,本来带了6本书,准备赠送给学生,因为会议期间遇到了一位很要好的网友,就送出去一本。这样的教师具有何等的真性情!

正因为如此,在短短的一堂课上,学生积极发言,争着说话,在一来一去的师生对话交流中,有善意的调侃,有无奈的自嘲,也有睿智的交锋,课堂上处处可见学生敞开的心扉。比如,当凌老师问前班长:“为什么提前被罢免了班长职务?”这位学生略带腼腆地说:“因为做了一件坏事!”凌老师进一步追问是什么坏事时,他不好意思地说:“让同学们说吧。”一位女生抢着说:“他英语课上做物理作业,被老师发现了。”有一位男生说:“他中午的时候临摹别人的作业,被班主任发现了。”在凌老师的引导下,学生的单纯与真挚表现得淋漓尽致。因为真实,所以感人。听课的教师都被他们感染了。课上到这里,就越发有趣、生动。

凌老师在这节课上,很好地就地取材,选择学生身边的事例开展课堂教学活动。比如,一位“昨天还是班长、今天就被卸任”的男生在这节课上倍受凌老师的关注,这是一个很微小、很精当的切入口,凌老师的把握十分妥帖、精当——用前班长的卸任引出其他的烦恼,从而打开了学生的写作思路。

凌老师还抓住初中生的生理、心理特点,引导学生谈论敏感话题。这样的问题非常具有挑战性,一般来说,很多教师会避而远之,但是,凌老师公开问、大胆谈,这样就更激发了学生最敏感的神经,学生的谈兴越来越浓,课堂气氛也越发活跃,他们轻松地说笑着,好像这不是一堂千人聚会的示范课,而是几个知心朋友之间的交心会。其实,这样的敏感话题,即使教师不拿到课堂上来讨论,学生也经常在私底下说得热火朝天——与其遮遮掩掩地说,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谈。当凌老师问小W:“这堂课你被同学们议论了,是不是你的烦恼?” 小W连连点头,并肯定地说:“是!”

凌老师的烦恼、前班长的烦恼、小W的烦恼……可以帮助每一位学生想到自己成长历程中的那些烦恼。凌老师进一步提醒学生:如何写出烦恼?如何解决烦恼?如此,将学生的思维引向了另一个高度与深度。

【镜头3】 点拨,让写作更简单

课堂上,凌老师给学生10分钟的时间进行独立写作,并与个别学生私下交流。临近下课时,凌老师展示了两位学生的课堂习作——男生小C采用了书信体的方式,女生小Z则写成了总分总结构的记叙文。凌老师从写作方法、写作内容两个方面,对这两篇习作进行了适当的分析与点拨。

现在的初中生为什么怕写作文?除了前文分析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知道写什么和如何写。其实,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作文的内容和写作的方法也可以五彩缤纷。

凌老师并没有说这样的题目我们应该写什么,只是说:想什么就写什么,说什么就写什么。写出“最想说的”,这恰恰是凌老师的高明之处,因为每一个学生的成长历程是不同的,他所经历的烦恼也是不一样的。在课堂上,学生从“老师的年龄”谈到“手机”、“篮球”、“喜欢异性”等话题,写作的内容已被唤醒,写作的思路已被打开,此时再进行写作,就会发现作文其实并不难。

对于初中生来说,怎样用恰当的方式表情达意是很重要的。凌老师在这节课上向学生推荐的书信体,的确适合《成长的烦恼》一类作文。因为所谓“烦恼”,一般是比较个人的甚至是私密的话题,觉得无法排解、无人倾诉,常常是闷在心里得不到疏通与解决。

用书信的形式写烦恼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梳理烦乱的心绪,从而便于清楚地表达;二是避免与造成烦恼的对方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或进一步的误会;三是表达对对方的尊重;四是表示自己对所写事情的慎重态度。用书信体写烦恼,因写信对象的不同,所用的语气也应有所不同,对父母、对班主任、对校长……都应该考虑用恰当的语气来表达自己的诚意与尊敬,说清烦恼,渴望了解,寻求帮助。

写作是心灵的歌唱,教学是行走的风景。凌老师的这节作文指导课,既充满了教师的诙谐幽默,也洋溢着学生的机敏睿智;既体现了教师的坦诚率直,也流淌着学生的纯真无邪。整节课在“嬉笑漫谈”中不知不觉地结束,又在“欢声笑语”中开启了学生的写作之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