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魁:好玩是对一个人的最高赞誉

Leave a comment

去了一趟上海。除了公务,还有一个私心,就是看一直想看而没看的艺术展。

策展人是韩国人,展览地在中国的国际性大都市,艺术家是日本老奶奶草间弥生。这样的组合也许有点意思,历史、仇恨、爱、和解、艺术、国界什么的,但没必要过度阐释。

“我的一个梦”,这是草间弥生的首次亚洲巡展,已经临近结束,还是需要排长队买票入场。黄牛们一直在队伍之外徘徊,兜售价格翻倍的直接入场券。

而进入上海当代艺术馆之后,放眼过去全是人头。为了看一些草间弥生的作品,继续排队是免不了的。于是呆在展馆的时间超乎想象的长,从上午10:30到下午13:30,差点连午饭都赶不上。

挤在人群中,听到一些男孩女孩准备再去赶莫奈专题特展,不由得对他们的精神表示叹服。在这之前,我们曾经路过莫奈专题特展所在地,被展馆外数百人的超长队列直接吓退。

因为过于孤陋寡闻,所以对于挤在人堆里争分夺秒地看展,倒是有些体会。人群本身就透露出不少信息。

坐在轮椅上的看展人,组队看展的小学生,嘻嘻哈哈的大学生,对小学生讲解草间弥生作品中的生殖器象征而脸红的年轻老师,还有抱着婴孩的妈妈。

如果一座城市看起来很美,一定是因为这里的人对于美有着格外的追求。这种追求,并不是说看展就要一本正经,非得能对草间弥生这样的艺术家说出个所以然来。

大多数人其实就是来玩的,或者是来看一些好玩的东西。有的人已经在展馆里了,还在问同行者草间弥生是谁。

展厅里巨大的波点球成了最受欢迎的合影对象,当然还有草间弥生的大南瓜。人们在自己身上贴上草间弥生的波点,去拥抱内心里的那个已经处处受制的小孩。

让人们闯进自己的梦里并觉得快乐,应该是草间弥生想要的事吧,“被需要是我活着的理由”,她说。

她一辈子都在玩艺术,绘画、拼贴、表演、雕塑、电影、装置、小说、诗歌、音乐,都是她的艺术实践。对于波点的执着,就像永远也不会完结的孩童嬉戏。

我觉得好玩是对一个人的最高赞誉,这意味着他是一个有点不一样的人。

这种不一样不是刻意特立独行,而是顺应内心,无惧世人议论,也不随波逐流去追求某种公认的标准。虽然草间弥生的创作被贴上了女权主义、原生艺术、超现实主义等等的标签,但她自认只是一个“精神病艺术家”而已。我觉得这就是好玩。

最近造访长沙的《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知名吃货陈晓卿面对烟火里的长沙米粉,开心地喊出来,“在这碗粉面前,舌尖上的中国算个屁!”也是一种好玩。

如果从各种琐事中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看长沙,你会发现这座城市和城里的人正在变得好玩起来。只是,好玩的人和事永远也不会嫌多。

最后,就用草间弥生老奶奶的一句诗作为对这座城市的期许吧:宇宙万物,再等等我哟。

来源:非常教师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