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集中力量办坏事——谈谈中国的教育家

Leave a comment

翻开十一中学的网页,这还是几年前没有更新的网页,里面称学校拥有现有特级教师27人,高级教师145人,博士44人,硕士120人,省级劳模和全国优秀教师13人,全国骨干教师和校培训班成员10人,市级学科带头人和骨干教师16人,区级学科带头人和骨干教师77人。如果不是这次约稿,我还真不知道教师分这么多等级,而教师的最高等级就是特技教师了吧?有资料表明,近几年北京不惜血本从外地引进特级教师,占新任特技教师的50%以上。在北京,外地进京的特技教师就意味着一套160平方的房子、全家的北京户口、孩子的北京名校和高额的工资补贴,更重要的是,从此不用那么辛苦地上课了:大家去数一下,各个区县大比例的特级教师集中在了区教研员岗位上。继大学的长江学者后,特级教师成为基础教育领域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有长江学者,就有院士吧?从2009年起,全国各大媒体不断炒作中国著名教育家:最著名的16个教育家、最著名的10个当代教育家等等,有理由相信,教育家就是教育领域的院士。而每次,李希贵都赫然在列,与他同时在列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全国重点中小学的校长!

曾经作为几个国家标准的起草人的经历告诉我,中国的语境是很害人的,在研究中国问题的时候,我总是不自觉地先将中国争论的问题翻译成英文,然后再理理思路,在输入教育家这三个字的时候,蹦出来的三个英文词汇,然我一下子明白了原委:educationist; educator; educationalist 。educationist 就是中国人常用的教育家的准确翻译,可惜西方人很少用,educationalist 是教育学家,事实上研究教育学理论的人都可以称为educationalist,我也可以这样自称,没有什么;而用得最多的是educator,即教育专家。如果大家有机会去维基百科查世界山著名的教育实践者和理论家,几乎都采用这个词汇educator(教育专家),极少使用educationist(教育家)。美国的杜威、意大利的玛丽亚·蒙台梭利、捷克的扬·阿姆斯·夸美纽斯、德国的赫尔巴特、英国的纽曼,够厉害的吧, 全部采用的是educator(教育专家)。

为什么同样作为学科,科学家、艺术家、社会学家都能随便称家(ist),而教育就不能随便ist呢?那是因为,在我看来科学家、社会学家、艺术家是比较容易想出新点子、做出新实践的,而教育领域,确实很难。我们看李希贵的教育实验,很伟大,但是与《音乐之声》的女主角所采用的教育方法相比又有哪些创新呢?再与2000多年的孔子相比,又有哪些创新呢?中国教育不怎么样,花样却翻新的不得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实际内容。在我看来,教师不需要那么多等级和那么多技巧,更不需要什么特技教师,靠的是两点:一是长期的积累和训练,二是常识和良心。而我们全国各地如火如荼的教研、教育论文,又有什么真正的实质内容呢?如果有,如此60多年的实践,何以让李希贵那三脚猫似的美式课堂冲击得自信心全无呢?事实上,一个学生好不好,一是看学生,二是看教师,人家两个人的事情,和你教育家何关?

然而,正是由于有了教育部这个有形的手,事情变得不再简单。

原本社会认同的教育,自从有了教育部们,经费模式发生巨大变化,变成了教育部门认同。教育部门时间长了必然形成教育官僚,教育官僚管理教育的方式,就必定采用简单的外行管理,外行管理最容易的就是数字化管理,于是高考制度诞生了、教学评估诞生了。再往后,评价教育的指标不再是必要性和效果,而是教育评估和分数,这样的制度设计,最终就会形成教育资源的高度集中,表现形式就是是中国当代的著名教育家集中在高中校长、经费集中在重点示范性学校、状元集中在超级学校、师资集中在首都和省会,最后,就会诞生伟大的教育家和中国式的伟大教育:学生没有创新、教师怨天尤人、局长不可一世,校长功成名就。教育资源最集中的重点高中校长,几乎无一例外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最具备权势的人物,人人都有孩子,在资源越来越稀缺的集中模式下,即使官僚也要自保三分,这才出现非常奇特的中国著名教育家都在精英学校的校长的现象。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在教育界异化成为集中力量办坏事。

农村不再有好的老师,都去了县城;县城不再有好的中学,都集中在了地市;地市不再具备特级教师,都去了省城;省城不再具备人才优势,都到了京都。高度集中的力量,使得原本教育的重心是弱势群体和公益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教育成为了弱势群体不可突破的屏障:边缘地区、少数民族、智障残障、心理问题,以上这些领域本该是中国著名的教育家和世界教育主流教育学家所诞生的领域。

我们的教育家们,集中力量教好学生。

弱弱地问一句,中国好学校所进行的生源竞赛,那些好学生,有几个是特级教师教出来的?又有几个是教育家教出来的?如果我再极端地问一下,一个智力属于前10%的好学生,你们教得了吗?中国的基础教育教师,又有多少可以自豪的声称,自己在高中阶段,是属于这10%中的之一?

中国的教育家们,在集中力量办坏事:加大教育不公、穷人补贴富人、按照臆想的方向毁灭创新、树立社会更加的阶级分化、一再地将人们对于教育美好的印象投入功利化的深渊。

如果不是那样,请弱弱地问一句:中国的教育家们,我在美国的女儿,怎么也与你们的孩子同学、同班?

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教师,我同样是水,与教育家们唯一不同的是,我不假装是纯净水。

请看下集:这些年,我们看厌了得样板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