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请善待李希贵——我对魏忠先生质疑的质疑

Leave a comment

按:又是一种声音

李希贵老师在十一中所进行的一系列教育教学改革受到持续关注并不偶然,因为自新课改实施十几年来尽管在全国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它作为一种新生现象,由于理念定位的混乱,人们在课改中既出现了方向上的迷失、也出现了方法上的错位。在这种情况下,教育界一直在翘首盼望能有一个样板作为前行参照。李希贵生逢其时,他在十一中的成功举措,不但在教育界引起了轰动效应,同样也吸引了教育圈外人士的眼球,魏忠先生对李希贵的质疑,便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出炉了。

魏先生对李希贵的质疑洋洋洒洒上万言,他在强力印证这样的结论:李希贵的教育教学改革是独有的;是在占有强大资源优势下取得成功的;李希贵应该背负掠夺教育资源方面的道德责任。总之,李希贵的教育教学改革既不可学也不可仿,他在十一中所做的一切误导了教育,教育者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李希贵的教育改革是否可行?我也有自己的是非判断,我认为自己很有必要站出来对魏先生的质疑提出再质疑。在我看来,他的质疑角度基本没有触摸到教育的本质,理由有三。

质疑一:教育资源是否决定教育的一切。教育资源是教育能够得以正常展开的前提,这个道理不会有人否定。问题在于,魏先生认为李希贵在十一中所作的一切,基本归因于是在占有绝对资源优势的情况下取得的。读过李希贵文章的人都知道:李希贵教育追求的核心在于培养儿童的人格品质,他在十一中所进行的整套改革都是围绕着这个核心展开的。他的改革可以说填补了当前基础教育的真空。如果说李希贵成功了,只能说明他有效利用了这些得天独厚的资源。地球人都知道,我国有钱的学校并不鲜见,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很多学校是挣钱越来越多,离儿童却越来越远,而李希贵没有让钱蒙住他的思想,面对这样一名教育者,魏先生实在没有理由对他进行鞭挞。在魏先生他的字里行间,一直透漏着这样的信息,没有资源优势,李希贵什么也不是。我所质疑的是,在他上万言的质疑中,只字没有质疑李希贵怀揣的教育理念有什么不妥,他在践行教育理念中缺少了哪些努力。这就让人纳闷了,教育除了拼资源之外,难道就没有其它追求了吗?如果有,为什么魏先生只字不提?当然,魏先生不会别有用心的,但他选择这个角度质疑李希贵,就很容易让人联想他的质疑动机。

质疑二:李希贵的教育教学改革是否具有普及推广价值。如果我们单从学校的占地面积、基础设施及师资力量这个层面,十一中不但现在,即使是将来也是我国教育界的世外桃源。而教育之所以为教育,我们只能从如何培养人、培养什么人这个标准去衡量。魏先生自己也承认,北京十一中所进行的“翻转课堂”“小班化教育”“走班制”“取消班主任”成功了。这个成功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李希贵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就拿小班制来说吧,稍在教育界呆过的人都知道,不要说在北京这样人口密集的地方,就是在普通县城学校实行小班化也是一个顽疾。顽疾的根源在哪里?据我了解,是由于财政缺少扩充编制的投入造成的。李希贵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当然是因为他有充足的钱,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个顽疾的存在而把气撒在李希贵身上。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国家在政策出台方面如何借鉴推广十一中经验,最大限度地调动民间资本舍得为教育投入。如果是这样,我相信十一中模式会指日可待。

质疑之三:李希贵是否应该背负掠夺教育资源的道德责任。十一中拥有中国最豪华的师资力量。魏先生对此极为反感。是的,从目前我国基础教育的现状看,能够像李希贵这样大手笔地引进高学历的人才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基础教育阶段教师的学历高端化是教育发展的一个大趋势。我百度了一下,在美国中小学教师中的硕士超过了百分之四十,博士超过了百分之五;在芬兰,只有硕士以上学位的人才具备有中小学教师资格。李希贵的教育实践启示我们,这是教育发展的一个方向,我们虽然现在无法做到,但不这样做一定是对儿童的不负责任。李希贵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教育者,其最大价值在于让我们看到了良好教育的金光大道。至于李希贵老师是否应该为此背负道德责任,这是一个很经不起考证的话题。我只强调一点,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合理的往往是现实的。至于为什么,看一看我国众多优秀教师当前的境遇就会完全明白。

最后,我很想说明,作为农村小学的一名普通草根,我所在的学校与十一中的条件相比不知要差多少个档次,我之所以要质疑魏先生,呼吁善待李希贵,源于我从李希贵的教育实践中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教育,我看到了良好教育的方向、方法所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