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村:我眼中的李希贵

Leave a comment

【在相识几十年的老友眼里,李希贵是什么“模样”?请听李振村讲述“贵爷”的故事:小卡片,跨界阅读,送书,不给别人添麻烦,校长的位置在哪里,最具特色的教导处,给一年级小朋友送名片,砍掉三分之一,当众洒泪……《中小学管理》刊载并推荐】

跟李希贵校长交往几十年了。在交往过程中,有些当时看来颇为重要的事件,而今早已被时光淘洗殆尽、印象模糊,但是有一些不起眼的细节,却深深刻在了记忆的年轮里,并且随着岁月更替,越来越清晰地从芜杂的生活万象中凸显出来,散发出柔和但持久的光芒,影响着我的思想观念。

适逢《中小学管理》杂志曾国华君诚意约稿,而且执著有加、再三催促,遂择取若干细节记录如下,希望能给更多的教育人以启迪。

小卡片

早年跟希贵校长一起吃饭,时常会看到他的一个“小动作”: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会时不时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小纸片,拿出笔在上面写点什么。

当时我颇感困惑,大家正吃喝闲聊,你“偷偷”地记啥呢!后来,我跟希贵校长的一位好友谈及此事,他哈哈一笑,说:“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大家聊天过程中点滴的思想火花、灵光一闪的小创意或者某个有启发的话题,说过了就说过了,过后大家就都忘记了。但希贵马上记下,晚上回家就整理出来,细细琢磨,就变成了有价值的教育财富。”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他学习的一种方式啊。现在,即便已跻身中国最著名中学校长的行列,希贵校长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口袋里永远装着一张小纸片,哪怕是在和大家闲聊,只要他感到某一点对自己有启发,仍然会立刻掏出纸片,简要记录几笔。

跨界阅读

希贵校长的教育管理艺术得到了同仁们的广泛赞许,《中小学管理》、《人民教育》都为他开辟专栏,每期一篇,介绍他的管理经验。

为什么他能屡出奇招、创意连连?很多校长发出这样的询问。希贵校长说:“对我管理工作影响最大的是企业管理。受市场经济的推动,企业管理远比我们教育管理先进和发达,所以我读得最多的是企业管理类的书,正是这些读物,给了我全新的视角。”

的确,从这种跨界阅读中,希贵校长创造性地借鉴了很多想法和思路。比如:对风靡西方大企业的六西格玛(6sigma)管理法,他不但深入阅读了相关专著,而且抽出时间专门参加了培训,十一学校流程管理和服务质量的改进,很多地方都有六西格玛管理法的影子;再如:他借鉴营销界普遍使用的网格图来排查教育教学的风险;最近,他又开始思考如何把大数据引入学校管理之中……

送书

我手头有十几本企业管理方面的书籍,都是希贵校长送的——这是他的又一个习惯:见了朋友就送书。

假如朋友是一位校长,他送的书十有八九是企业管理方面的书。假如朋友有正读中小学的孩子,他一定会给孩子送上几本书,而且那些书一定是孩子们在那个年龄段应该读的书。

一位出版社的朋友告诉我,出了新书,他最喜欢给希贵送去一些,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卖力的“好书推销员”——只要他认为这本书好,一定会到处送朋友并大力推荐。

但是,有一点特别令人玩味,他很少把自己的书送给朋友,更很少签名送书。在到处都是书的北京市十一学校,几乎见不到他自己的著作。

不给别人添麻烦

多年前,还在山东潍坊市教育局担任局长的李希贵到福建开会,然后从福建到北方某城市参加教育部的一个会议。在上海转机时,他打电话给我,说是有点时间,可以见面聊聊。

我赶到机场接他,只见他一个人拉着行李箱从出站口走来。我有些诧异:“你参加教育部的会议,为什么不带着办公室主任?至少带个助手,帮助打理一下琐碎事务吧?”

他笑着说:“有那个必要吗?我完全能自理,为什么还要一个人跟着呢?没必要给别人添麻烦,也没必要浪费人力。”

当时我很感慨。我见过有的县级教育局长甚至校长出差,都要前呼后拥,跟着几个人提供服务,但没见过一个副厅级官员(他当时还兼着潍坊学院党委书记)轻车简从到如此程度。

不给任何人添麻烦是希贵为人处世的一个准则。比如:无论开会还是日常生活,他从来不要身边的人为他提包或者拿水杯——这个中国官场中被大家习以为常的景象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有一次,在广东深圳福田区开会,我与他站在会场门口等待开门。这时,当地教育局长赶过来和他握手,潍坊的一位校长连忙接过希贵手中的水杯。等握手寒暄完毕,希贵转身就去要自己的杯子。那位校长坚持要替他拿着,希贵则是满脸严肃,连说“不可不可”,一把将杯子“夺”了过来。

校长的位置在哪里

十一学校校园里到处都是海报,时常会看到老师的巨幅照片贴在学校最显眼的地方。十一学校校史馆里,也挂满了历任校长、名师的图片,但你找不到一张希贵校长的照片。

在十一学校,除非特别需要,只要是和老师、学生一起合影,希贵校长一定是站在边上,而且是坚决站在最不起眼的位置。他说:“当校长站在集体合影边上的时候,整个合影现场的所有位置就都是最重要的位置了。”

2011年3月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委员会要到十一学校调研,希贵校长约我为此写一个专题片的脚本。写之前,他严肃地跟我说:“在这个专题片里,我的镜头一个都不要。专题片要用孩子的口来说话,用教师的口来说话。要让他们看孩子的生活,看教师的创造,校长的工作成绩应该全部体现在学生和老师身上。”

专题片由央视“面对面”栏目的欧阳询编辑负责拍摄和制作,欧阳编辑说:“李校长不能一个镜头也没有啊!我们做别的专题片好像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专题片结束的时候让李校长说一段话,讲讲十一学校教育改革的意义,这总可以吧?”希贵校长依然一口回绝。

希贵校长有一本畅销书《学生第一》,打开扉页,满满一页纸上是全校所有教师的名字。说起这本书,十一学校团委书记刘艳萍说:“书里用了300多张图片,但李校长要求把他的镜头尽量‘咔嚓’掉,费了我好大的工夫。”

在校园里,希贵校长把自己的位置努力放低放低再放低,而他对老师的尊重和呵护怎么形容都不过分。他的办公室面积很小,一桌一椅一排书橱而已。但是,他一直跟我讲,要尽最大可能给老师们创造良好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有一次,我跟他说起我们新招聘的硕士毕业生四人住在一间宿舍里,他发火了:“不管多困难,也要让每位青年老师有一间单独的宿舍!大男大女的,谈恋爱、约会朋友总要有个地方吧!”

有一次,我向他请教到底怎样才能带好队伍,他诚恳地说:“带队伍没什么神秘和复杂的,最要紧的就是真心实意地为老师的成长提供服务。你时时琢磨着帮他们成长,谁还会不努力工作?另外,一定要营造一种协商文化——遇事先跟老师商议。商议一次不行,就商议两次;两次不行,就商议三次;三次还不行,那你就要退回去反思:是不是这个决策有问题。一所学校什么时候山呼万岁、一呼百应,听不到不同意见了,那这所学校离垮台也就不远了。”

最具特色的教导处

有一次,希贵校长到上海出差,我和爱人到机场去接他。上车后,我爱人驾车,当时她对上海的高架路还不甚熟悉,我就“左转”、“右转”不停地指挥。希贵校长大概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说:“谁掌握方向盘谁决策,你不要瞎指挥,让人家自己来决定怎么走!”

这个细节反映了希贵校长一个重要的管理思想,把决策权交给最熟悉情况的人。十一学校的教导处可能是当下中国学校中管事最多的教导处,如学生公寓的管理、图书馆的管理,乃至教师办公室、学科教室等的设施配备的管理,这些本应由行政后勤管理的事务全部归教导处管。为什么?道理很简单,教导处距离师生最近,最了解师生的真正需求。

给一年级小朋友送名片

在很多人眼里,希贵校长很严肃、很理性。其实,当面对孩子的时候,他的可爱立马就像花儿遇到春天一样灿烂绽放。

十一学校北京亦庄实验小学的首届开学典礼和面具节同时举行,孩子们玩得很亢奋,现场有些乱。我问希贵校长:“要不要整整纪律?”他说:“整什么纪律!孩子们玩得多开心啊!”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把身边一个装气球的袋子套在了一位一年级小朋友的头上。这还得了,小家伙立刻奋起“还击”,马上往他头上套袋子,另有一伙小朋友也搞不清楚他是谁,涌上来就给他带面具。整个活动,他就一直乐呵呵地带着面具看演出。

典礼结束,大家散场,那个被他套了袋子的小朋友还亲热地拉着他问东问西。他蹲下来,居然认真地拿出自己的名片,问这个小朋友的名字——他要签上这位小朋友的名字,把名片送给他。现场人声嘈杂,小朋友说了几遍,他都没有听清,他就认真地一遍遍问,直到搞清,然后,认真地将小朋友的名字写到名片上,再将名片双手递给孩子。后来一位家长告诉我:“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这么喜欢孩子的校长,怎么会办不好学校!”

在十一学校,希贵校长有个外号,叫“贵爷”。学生们对他的崇拜和爱戴超乎寻常。2012年,十一学校相关部门曾经做过一个综合调查,其中有一项是让学生填写“你最崇拜的人”,结果4000多学生参与调查,第一就是“李希贵”,第二是“周恩来”。

为什么他在孩子心中拥有这么高的地位?原因无他,唯全心全意爱孩子而已!

有一年,他接到教育部邀请,参加一个盛大演出,这么好的机会,他没带夫人,没带干部,而是带了一个拉小提琴的学生,因为那场演出里有一位著名的小提琴家。演出结束,希贵校长赶紧带着学生冲到后台,追上那个马上要离开的首席小提琴家,让学生和他交流了一番。

2012年,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访问十一学校,除了骆家辉进校门时说了一句“欢迎”、骆家辉离开时说了声“再见”,整个过程,希贵校长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全部是学生接待,学生陪同,学生主持,学生讲解。

临别,骆家辉拍着希贵校长的肩膀,感动地说:“你是一位好校长!”

砍掉三分之一

大概是1998年,其时希贵任高密一中校长,我约他到青岛参加一个会议。会议间隙,我去宾馆房间看他,他拿出自己第一本专著的初稿,诚恳地让我提意见。好为人师的我大致翻了翻,就直截了当地说:“这本书太碎,都是些教育小故事,缺少完整的体系。你最好弄一个框架和体系,如此才能完整地体现你的教育追求和教育实践。”希贵校长面带微笑听着,并未表态。

不多久,书出来了,名字叫《教育艺术随想录》,我发现,他并没有采纳我的意见,还是保持了原来的风格。我这才静下心来,细细阅读。全书读罢,不由得拍案叫绝——在一个个短小的故事里,我看到了闪闪发光的教育大世界,遍地开满了灵感和创意的鲜花。

这本小册子,我读了无数遍。直到2012年,我受希贵校长委托去给十一学校创办亦庄分校,又把这本已经泛黄的书找出来重读一遍,算是我当校长的启蒙读物。虽然后来希贵校长的书越出越多,内容也越来越精彩,但我始终固执地认为,《教育艺术随想录》是他最好的著作之一,因为那里面更多地体现了他的教育天赋——读了那本书你就会慨叹,他真的天生就是做教育的人。今天他的很多不断赢来喝彩的改革,其实在那本书里都已初露端倪。

同时,在这本处女作里,希贵校长现在被同仁们广泛认可的教育表达风格——讲故事——已经有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直到今天,他的一本本专著和在各种场合下的讲座发言,都少有枯燥的理论阐述,基本上都是以娓娓道来的故事,传递他的教育思考。只可惜我当时目光短浅,居然把这当做一个缺点给他提出来,幸亏他定力强大,没有理睬。

不过,这样的情节在我和他的交往中其实并不典型,更多的是相反的例子。

《36天,我的美国教育之旅》初稿出来后,我读了一遍,给他建议:“里面大量介绍美国中小学教育教学制度的‘附录’,比较枯燥,与全书讲故事的格调不相吻合,最好删除。”他欣然认可,说:“那就劳烦你帮我把你认为枯燥的部分全部删除吧。”我说:“这样要删掉三分之一啊,七八万字,这可都是你的心血!”他说:“书是给人读的。是不是心血不重要,读者的感受最重要。就按你的感觉删。”

等书出版以后,我打开一看,凡是被我圈出来的,他全部拿掉了。感动之余,也深为他的气度和胸襟所折服。

《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是教育部策划的“当代教育家书系”中的一本。“当代教育家书系”收录的都是国内正活跃着的教育大家,每本书都有几十万字,厚厚的一大本,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十分厚重。《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初稿写出后,他照例发给几个朋友提意见,我照例是直言不讳:“一定不要弄得太厚,现在大家都很忙,除了专门做研究的,很少有人能耐心读完这么厚的书。我建议在能够说清楚、不影响故事完整性的前提下,尽可能减少字数,甚至越少越好!”他欣然接受了我的意见,并让我把感觉啰嗦的地方统统拿掉。后来,这本书成了整个书系中最薄的一本——薄到书系的编委们都抗议了。但是,这本书后来成了书系中最畅销的书之一,被很多地方当做校长的励志读物。

从山东高密四中校长到潍坊市教育局局长,再到教育部基础教育监测中心副主任(负责筹建、主持工作),最后到北京市十一学校校长,希贵一直担当决策者的角色,所以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是非常坚持,甚至很固执,他认准的事很难改变。从我跟他交往的经历来看,原则问题他的确很坚持,但是,只要你的意见正确,他接纳的尺度之大超乎想象。

当众洒泪

2012年3月,“全美最佳教师”、美国总统艺术奖章获得者、《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作者雷夫·艾思奎斯到上海演讲,我特邀希贵校长作为嘉宾与雷夫对话。

作为主持人,我现场提了这样一个问题:“雷夫,现在全世界都在流传着你的被誉为奇迹的教育故事,希贵校长成功的教育案例在中国也被广泛传播。在你们的教育经历中难道就没有失败的例子?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你们失败的教训?”

希贵校长首先作答:“失败的例子太多了。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个事情。那是上世纪80年代,我校一个学生的外公从台湾回来,送给她一块手表。她每天戴着这块漂亮的手表上学,同学们都十分羡慕。可是,有一天,她的手表忽然不翼而飞!这还了得,要知道,手表在上世纪80年代是十分贵重的财物。学校让我负责查处此事,我立刻展开了调查工作。最后,大家把目标锁定在丢表学生的一个舍友身上。可是,这位舍友却死活不承认。我就和其他老师一起,趁学生上课时进入宿舍检查。我们把耳朵贴到这位同学的箱子上,听到里面有手表滴答滴答的响声。于是,我们把这个女同学喊来,要求她当众打开箱子。果然,手表就在里面。当时,我们几个老师都感到大为畅快,觉得事情处理得十分成功。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孩第二天就辍学了……手表是找到了,但一个孩子的命运也……以后很久没有她的消息,后来听说,她在一个集市上摆小摊谋生……”

讲到这里,希贵校长忽然哽咽了,他热泪盈眶,一时间几乎不能自持。一千多人的会场一片安静。一忽儿,掌声骤起。

“对不起”,希贵校长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现在几乎不能想这件事情,每次想起心里都十分难过。教育就是这样,对我而言,这可能不过是一个失败的教育案例,然而对那个女孩来说,她的一生都会因此留下阴影……”

雷夫发言,神情凝重,他说:“我从教30年,还没有遇到过一位校长会为自己几十年前所犯的错误而伤心流泪。我为你们有这样的好校长而羡慕不已。我遇到过很多校长,他们从来不会流泪,尤其不会为了孩子流泪……我会因为有这样的好校长而格外想念你们……”

说到这里,雷夫忽然停住了。他那蓝色的双眸里,泪光闪闪。会场上再次掌声雷动。

 来源:中小学管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