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破败的不只是乡村教育

Leave a comment

有的人“看见”了乡村教育的破败,有的人“发现”了乡村教育的破败,有的人却“看不见”,或者“视而不见”,又或者“熟视无睹”。

对于破败的乡村教育,我自认为不属于“视而不见者”,也不属于“熟视无睹者”。不过,我却认为自己有“视而不见”和“熟视无睹”的可能。这很危险!

好在,有各种渠道和信息在告诉我:乡村教育在破败!对于乡村教育的破败,我确实“看见”了,不仅是“肉眼”看见了,“心眼”也看见了。

我属于乡村教育破败的“看见者”,而不是“发现者”。“发现”与“看见”的不同在于,“发现”是看见了原来没有看见的东西。“发现”有“看见”的意义,“看见”却没有“发现”的意义。

对于某些人来说,乡村教育的破败一直没有离开他们的视线。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也许是在某个时刻,破败的乡村教育“突然”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前一种情况属于“看见”,后一种情况对于那些人来说,是一种“发现”。一些人自以为“发现”了什么,其实,别人早就“看见”了。

有些人“发现”得早,有些人“发现”得晚。那些“发现”得早的人,相对于那些“发现”得晚的人,是先知先觉者。那些“发现”得晚的人,也许是他自己突然“发现”,也许是受到别人的影响或提示才有了“发现”。

任何“发现”都是有意义的。有些发现让人振奋,有些发现却令人心寒!

今天,我有了一个令我心寒、发抖的发现:破败的不只是乡村教育,整个教育都在破败!更让我心寒、发抖、甚至绝望的是,破败的不(只)是校舍,而是人心、人的精神!

如果说对于破败的乡村教育,我不是“视而不见”的人,那么,对于城市教育和整个教育的破败,曾经,我就是一个“视而不见”的人!

人的羞耻感没了!人不再“认真”了!教师学会了脸皮厚,或者准备向脸皮厚的人学习!教师学会了“忽悠”,或者怪自己缺乏“忽悠”的能力、恨自己“忽悠”水平不高!

逼良为娼。心甘情愿堕落。它不仅是一种个人行为,更是一种社会现象!如果说作为个人行为是可怕的,作为一种蔓延的社会现象,却是令人恐怖、不寒而栗的!

想逃离,却无处可逃。想抗争,却很乏力。想发奋,心却经常是冷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