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古平:一个非教育者对教育著作的观点

Leave a comment

前几天晒书单,一大溜民国书目,有老师看到了,惊呼:都是教材教法!

现在的老师著书写教材教法的极少极少,写教材是有的,不过都属于教辅教材,这是应试教育的利剑。教法,课程论方面的专著就很少,几乎就没有读到过。

所以我和一些朋友有一个共同认识,不建议老师们,校长们著书。于是就有回应了,说我父亲不就是写书出了名的?纵观他的书,早期都是教材教法,后来从事国民教育写过的《国民教育》,也是师范教材,再往后就有一些专著了,这些专著写出来并非一日之功。他坚持写日记,每天一个想法,日积月累,学术上自然就会有大量积累,写专著也就顺其自然。

从这个视角看,无论老师和校长,不要随便动笔写专著,自我感觉良好,让别人看了贻笑大方也在情理之中。

眼下中国教育专著遍地开花,用杜威的一句话最能说明问题:“决定哪一件事是属于功利的,哪一件事是不受约束而有创造性价值的,不是所做的事,而是做事时的主管愿望的特性。”因此专著遍地开花的背后隐藏的功利得失,这玩意有点像鸦片,味道好极了,可是害人哪!

这些教育专著中有两种是最厉害不过的:

一种是:《高效课堂22条》、《我给传统课堂打0分》、《高效课堂九大教学范式》、《高效课堂的理论与实践——我们的教育学》等等。这是出于一位记者笔下,这些书不是教育出版社出版,而是文艺出版社出版,市场化了,能赚钱,文艺出版社也造就教育专著的编辑慧眼。

另一种就是李希贵的书,譬如《学生第一》,我是经孙明霞老师推荐,我专门买了两本。李希贵是做教育的,在教师、校长、局长的三种角色变换中,有许多观点确实值得肯定。但我看了他的《学生第一》就有点想吐,有人说我肠胃不好,我觉得还是价值取向不同所致。这种书里插图照片比文字多,就好像是宣传品。

别的就不说了,有一篇:《校长有约,共进午餐》,主题是说校长和学生的有益交流,如果这种交流是在学生餐厅,我打100分,可这是豪华餐厅,就另当别论了。后来不是有学校校长学着做,在豪华餐厅宴请学生作为嘉奖——又引发网络一片争议。

“少年科学院”吸引眼球啊!眼球有点震颤。科学院是个什么东东?科学院是国家最高的学术机构,科学院院士是终身的一种荣誉称号,最近科学院院士条例做了较大调整,就是许多院士逐名逐利,祸害科学,祸害学术发展。

小小少年能不能有科学研究与发明?我觉得应该有啊!,但绝不能有发明创造就冠以什么名堂,防止这些孩子从小就学会逐名逐利。

李希贵应该能写出一些像样的书,今年他有一本新书:《面向个体的教育》,这个题目就是眼下教育亟需解决的问题,这也是教育的根本问题。十一学校采取的是分层教学,这个群里就讨论过。五个层次,学生自己如何确定自己在哪一个层面?这个问题即便十一学校能解决得很好,并不等于所有的学校都能做到。

我一直有这种主张:“希望教师们能针对参差不齐的学生,个性差异的学生,既达到课程标准的最低要求,又能让自己的学生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有更好的发展。而不再用一个简单的成绩去评价学生的优异,倡导无优异差别的课程意识。”

于是,《面向个体的教育》我决定不买了,因为分层教学并不值得研究。

我也看过一些老师写的书稿,譬如最近看了哈尔滨严中慧的书稿:《“差生集中营”班主任手记》这是一个物理老师写的书,文字如果做些修改可以说是一本非常有价值的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