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润草儒:是谁让当今的老师无法温柔?

1 Comment

又一学期结束了。一天晚上朋友聚会。一大帮子人都是教师。有刚刚走上讲台的,有年长的已将退休的。大家都很疲惫憔悴,叫着嚷着举杯祝福又挺过了一学期。酒中聊天,个个口吐真言。谈及教师秘笈,大都脱不了两个:厉害!做教师必须厉害,必须相当的厉害!

这厉害,有两层意思:

一是专业必须厉害。现在的学生和家长口味都高,高到挑剔。专业平庸的教师,上课质量平庸的教师是很难得到认可的。

二是“为人”必须厉害。首先得让学生怕你,畏惧你,否则,根本无法控制课堂。大家的感受惊人的一致:现在的孩子,特别是高中的孩子,绝不会因为喜欢你就尊重你的课堂,绝不会因为喜欢你的课就认真做你的作业,绝不会因为你尊重他他就尊重你!教育的难度远远超过教学的难度,维持正常的秩序,几乎是对每一个教师的挑战。

我细细观察朋友们,确实都多少有点儿“脸露凶相”。特别是几个教龄还短的年轻教师,为师不过几载,似乎个个都已经历了沧海桑田,观念大异,性情大变,当说起和学生“交手”的故事,惊心动魄甚至骇人听闻。在他们的脸上,先前的温柔恬静几乎无存。

作为一名教龄已有二十多的教师,我实在太理解这种变化的无奈。

学生之越来越难教,有时候真的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

近几年,我发脾气的频率明显提高了。我无可奈何地发现,我好像倒退了,重新回到了初为人师的日子:天天为了课堂纪律和作业完成和学生斗争。收起笑容,拿出大棒,严阵以待,风声鹤唳。当然,战局和年轻时候相比不太一样,多了些幽默和文化的因素,多了些文学味儿。往往是教训了学生也娱乐了他们。孩子们也并没有因为我的严厉而跟我对抗,他们依旧很爱我。但我自己的内心却多了苍凉。因为我知道:一手拿着大棒,一手拿着糖果绝不是教育的最好的模样。我曾经拥有过最好的教育,我知道什么是师生之间让人迷醉的心心相应。我不太乐观。纵观现在的社会发展趋势和学校发展趋势,我很惶恐:是不是教师必将面临失乐园的悲哀。

有一些关于教育的美好描述,如坐春风春风化雨等等,还有孔子的那令几千年后的后人们艳羡不已的描绘“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样的和谐美好的教育场景,是不是已经成为绝唱了?

为什么学生越来越难教?为什么师生关系越来越紧张?为什么教师只有靠威严甚至语言暴力才能控制课堂?这些问题,常常压得我艰于呼吸视听。细细分析起来,答案并不难找。

首先,学生厌学是根本原因。

学生为什么厌学?如果排除掉家庭教育和社会影响的因素(其实是根本排除不了的。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一般都有一个问题家长),做做简单分析:因为这样的学习他们不感兴趣,因为这样的培养目标对他们没有吸引力。中国中学教育的出口几乎是相同的。对学生的培养模式和培养目标也大致相同。但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学生素质生而不同,智力倾向也大相径庭。学生应当有追求优秀的权力,也应当有不追求优秀的权力。社会应该有健全的支持系统成全所有生命的成长。但是,没有。孩子们被圈养在几乎完全相同的校园里,用栽种大棚植物的方式强行灌溉——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师资、物力、财力决定了只能这样。如此培养目标和培养路径会很快让相当部分学生失去尊严失去快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产生厌学的学生和厌教的老师。

一旦“厌学”了,孩子们必然捣乱。但又能怎样呢?教育是慢的艺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道理谁都懂,可是一碰到现实的墙壁上谁都不敢等。学生要升学,家长要排名,社会要质量?只有三年的时间啊,哪怕进口是废铜烂铁,你也得出真金白银。否则,你,还有你的领导,你的学校就会死得难看。于是乎,老师们只有板起脸来,死马当成活马医。 其结果就是和学生斗智斗勇,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人家不想学你非要他学,人家根本就无意于仕途经济你非要强迫,最后当然是两败俱疲或者两败俱伤。但老师们又能如何呢?除了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外,还有更好的出路吗?

其次,礼崩乐坏儿童顽劣已经成为了社会健康发展之大患。

学生越来越难教,我过去还以为只有中国是如此,查阅了一些国外的资料后才发现,其实这已经是一个国际范围内的问题。教育的明显滞后已经开始反作用力于社会发展了。学校在社会这个大团队中已经是弱势,教师,更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但让人失望甚至愤怒的是,在中国,社会对学校和对教师的保护和支持反而陷落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点。我们的社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教育的管理,已经主动进行了自我放逐。

其表现之一是社会舆论一边倒,禁止惩罚学生,甚至连批评学生也要教育部赋权。表现之二是无限放大“爱心教育”和“尊重教育”的可能性。盲目地要求中国教师用西方的“民主教育”和“宽松教育”来拯救中国教育(殊不知西方自己也正面临尴尬啊)。一些专家和领导远离一线,根本不了解一线的惨状,不食人间烟火一般鼓吹爱的教育和宽松教育。殊不知,理论再灿烂也只能飘扬在空中,教育跟生活一样,说到底还是柴米油盐。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教室卫生、课堂纪律、作业收交都无法保证的教育根本就是空中楼阁。靓丽光鲜的宏大的教育梦想无法进入基层教育的毛细血管,杀牛刀固然有力但是进不了治疗普通顽劣学生的手术室,大卡车轰隆隆气势磅礡但是进不了学生为了躲避学习和老师玩捉迷藏游戏的小胡同?一个班级,如果有十来个学生不思进取胆大妄为,足可以让老师们精疲力竭身心憔悴。

但老师们又能如何呢?连批评学生都如履薄冰担心被指责为对学生进行了精神伤害啊!在顽劣的学生面前,可以说教师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收起笑容,严阵以待,不过是教师们四面楚歌之后最无力的反抗方式罢了。

谁都懂教育不是对抗的道理,谁都愿意永远满面春风慈言善语。但是,教育,谈何容易?老师们谁愿意左手大棒,右手糖果,可是,谁能够给教师们一件只用来保护自己的软猬甲?而如果自诩教育理念先进的领导和家长不仅没有同情心,甚至还在一边推推波助助澜批判阻挠老师们的严格管理,那一线教师基本上就算是走投无路了。当我看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学校最后寄希望于组织学生诵读《弟子规》来进行道德教化时,心中真
教育本应该是最美丽烂漫的事业,到底是什么,让教育者不仅不敢温柔,而且伤痕累累?

呜呼!痛甚至哉,无以言表。提出以下建议:

一、老师朋友们务必首先锻炼好身体。中小学教育已经沦落为了首先是体力劳动的脑力劳动。身体不好根本

二、千万不要听专家们的花言巧语:爱是教育的重要元素,但绝不是唯一的元素。在教育发展的现阶段,严格要求比尊重理解还要重要。爱和严格任何时候都要并行不悖。只有爱,你必被欺负得体无完肤。

三、要刻苦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各种智慧。有专家讽刺基层老师居然总结出了《班主任兵法》之类的东西,认为这是对教育的亵渎。让这些专家们见鬼去吧!一本兵法哪里够,我们必须继续总结出《班主任三十六计》等理论才可能保护我们自己的安全。

四、老师们要团结起来,要向政府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教师节已经沦为了其他行业鄙视我们的笑话。现在的状况是:如果没有《教师权益保障法》,我们甚至连人生安全都无法保障。教师的义务已经完全超越了教师的能力范围,我们应该申请社会为这个行业减负。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同时做不了圣人、教官和警察,外加所有学生的父母。

读后感触颇多!身为教师深感有许多话要讲,但又不知如何说起,只好不讲也罢!可我觉得这真地道出了如今学校教育的无奈!更是一线教师心底的呐喊!何时能改变现状?!



One Response to “苏润草儒:是谁让当今的老师无法温柔?”

  1. Hawk

    may I suggest a topic? The increasing opnplnaeification of creative departments. Every (no exceptions) creative I know where this monstrous practice has been instituted absolutely hates it and many go to work in local coffee shops. Why is this being done to us? Is it part of the general resentment of creativity which has crept through the industry in the last 10 years? forgive me if this has already been discussed elsewhe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