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基督 专访以色列教育部长皮隆:我们喜欢冲突、讨厌和谐

Leave a comment

记者天下杂志 狄英.周原/以色列报导

皮隆(Shai Piron)是一个不一样的教育部长,律师出身,同时也是犹太教士。他是由新成立的第二大党「未来党」推出担任部长,推动新的教育改革。

他不讳言,犹太人就是一个讨厌和谐的族群。与日本强调礼节、和谐的文化相比,犹太人更喜欢直接衝突。

他们敢于问问题、喜欢对话和争辩。皮隆因此更大胆推动新的制度──让学生高中毕业后,到社区服务一年,同时去壮游、去流浪。

他企盼,以色列的年轻世代,用自己的力量,去寻找自己的灵魂、人生的愿景。以下是访谈内容:

问:在全球化和网路使人人都连结的时代,教育的目的改变了吗?哪些变,哪些不变?

答:在二十一世纪,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教育制度。从知识到提问,从记忆到了解,从教材到对话,从老师到社群。

学校不一样了,学习不一样了,学的东西也不一样了。新学校需要新目标、新愿景,新学生需要不同的梦。所以现在以色列要改变,要有意义的学习。

问:什麽是有意义的学习?

答:分三点。要会思考。当你学历史时,不只要了解,也要有问题。第二,要能感觉到历史,了解它对你的生命,对你来说是什麽?第三,要参与这个运动,要从你的椅子上站起来,用行动改变社会。

另一种意义,是拿过去的历史和现在,来思考未来。当过去和未来坐在一起,那就是有意义的学习。

问:以色列特别注重历史,为什麽历史那麽重要?

答:就像酒一样,愈是陈年,酒愈好。历史也一样。

海中的植物,根都很浅,土地上的树,根都很粗壮。当你的根很深,你就会在这裡,说:「我在这裡,这是我的家。」特别是在中东这样糟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小孩有深厚的根。

问:未来年轻一代,需要什麽能力?

答:会想、会感觉、会有愿景。

问:为什麽愿景重要?

(照片提供/天下杂志)
答:因为愿景是生命的滋味。因为每个人每天都会问:「我为什麽会在这裡?为什麽不在瑞典或法国?」这裡的牛奶和巧克力都不便宜,天气又热。

你会有很多有关认同的问题。我小时候,老师告诉我,在许多国家,如果街上有坏人来打你,打倒在地上,没有人会来帮你。在以色列会有一半的人跑来帮你。

但现在,我不确定是否仍会如此。为什麽?因为是认同的问题,是伦理,也是公平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教育。但这不只是学习的问题。我们需要的是文化、是社区、是氛围、是语言,是为什麽我要帮你?

问:为什麽犹太人有那麽多创业家、那麽多创新?那麽多人得诺贝尔奖?

答:犹太小孩十三岁就要有成年礼,那时会问年轻人,你有什麽问题要问?给我们一个好问题。对你的老师、你的老板,要问问题。

也许别的文化,譬如日本,强调和谐。但犹太人讨厌和谐,他们喜欢衝突,喜欢问问题,喜欢对话和争辩。

你要是去教书,还没讲两句话,七、八岁的小孩先会说:「我有一个问题,对不起,我有一个问题。」这是个麻烦,但这就是我们的祕密,这就是犹太文化。

问:以色列有这麽多新移民,来自不同的国家。教育如何帮助他们形成共同的认同?

答:首先是融合,是包容。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以色列社会一直在不断地讨论。以前是讨论从非洲或亚洲来的人,或是从欧洲、美洲,都不一样。现在是来自俄罗斯或欧洲。

我们是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放在同一个桌子上,一起讨论一起谈。在学校裡,你也会碰到父母来自各地的学生,从俄罗斯、波兰或欧美。大家在一起。然后一起去当兵、结婚。重要的是,大家团结在一起。

别害怕去流浪!

(照片提供/天下杂志)
我们现在推行一个新的制度,高中毕业后,学生先到社区服务一年,为社会做些事,同时去寻找自己的灵魂。这就是有关意义和愿景的教育。当他们一年后去当兵时,他们已成为不同的一个人,不同的一个军人。

以色列年轻人,念完高中时十八岁,然后花一年去寻找自己,想想生命和世界。十九岁时,去当三年兵(女生两年),如果当军官的话,也许要服役四年。以色列六五%的军人服完兵役后,会花一年的时间给自己放空,去壮游、去看世界,去印度、泰国、巴西……。

回来后,才开始想,我到底要学什麽?要当建筑师、工程师、医师?在以色列,年轻人开始进入社会生活,已二十七、八岁,很晚了。

这是我们的文化。过去一个人只能活到六十五、七十、七十五岁,但现在八十、八十五、九十都有。放慢点,为什麽不好好享受人生?去出发踏上旅程。为什麽要一直工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