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超球:难忘教育的那场悲喜剧

Leave a comment

如今的年轻人哪里知道,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我国教育战线与共和国一道,也同时经历过一场从未有过的悲喜剧!

这场教育的悲喜剧,先是一场万马齐喑、浩劫10年、祸国殃民的大悲剧,后是一场举国欢腾、拨乱反正、利国利民、惠及至今的大喜剧。虽然,此事已过去30多年,可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地令人刻骨铭心,那么地发人深省。

发生这场教育悲喜剧之时,刚好我是其中的受害者、见证者与经历者。这怎么说呢?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我先是在一中读初中,后是回乡务农一年多后被荐回校读高中;再后是七十年代里,自己已在中学当了快10年的教师。对于当时教育悲喜剧发生的前后两种绝然不同的剧情生活,我都有着最直接的经历与感受。如今回忆起来,仍就历历在目,如在眼前,令我实在难以忘怀。

要知道,这场教育悲喜剧中的悲剧,全因当时的“文革”闹剧、悲剧而引起、而泛滥、而成灾难的。还应清楚,教育是“文革”的首灾区、重灾区,而江青反革命集团则是造成教育悲剧的、最直接的推动者与罪魁祸首!

为了让年轻人了解这段教育的悲喜剧,我不妨在这里简要地追述一下。

那是一段让如今的中老年人永远无法忘怀的教育历史__

记得1966年5月,由领导人错误发动,被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的所谓“文化大革命”运动,一进入批“三家村”、“四家店”的闹剧时,教育也便自然而然地开始沦为了“史无前例”的重灾区:学校不仅停课“闹革命”,而且因破“四旧”、立“四新”,而把过来视为宝贵历史遗产的“四书”、“五经”、《红楼梦》等的古代文学,还有如《太阳照在桑乾河上》、《暴风骤雨》等现代优秀小说,统统作为了“封资修”的黑货,或遭到搜查,或被焚毁,或被禁读传阅了。

当时只看见,所有学校都被运动起来了。先是跟着批文艺战线上的“大毒草”、“牛鬼蛇神”,接着就涉及教育战线,层层揭批起教育领域、学校的“黑线人物”、“代理人”来。这一年应于7月份参加高考的66届高中毕业生,也因这“文革”的到来,他们当年的升大学之梦,也就化成了泡影!校园里,大字报铺天盖地,几乎封了校长、一些老师的房门。尤其是一过暑假,就让返校的学生们感到惊愕起来:学校里,竟然出现了数量不等、正在烈日下搞劳动的“黑鬼”!只见他们的脖颈上,挂着写有“黑鬼”两字的牌子;不论男女的头上还被剃了“十字头”!而这些人有的是校长,有的是严抓严管的老师,有的是学校的中坚力量,他们大都是人们敬重的领导和老师。而这其中有多少真正的坏分子呢,运动结束后,却极少听说过!

1966年9月以后,在江青号召“红卫兵要向各地‘走资派’开火”的录音讲话播放后,大学、中学的部分学生,就乘汽车、火车,到处串连着“闹革命”去了。

1967年里,在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掀起上海“一月夺权风暴”后,教育战线更乱了。尤其是在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支持一派、打压一派,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闹剧中,教育战线更是出现了针锋相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斗争的两派。其中的造反派大打出手,不仅批斗校长和老师,而且斗争或殴打不参与“造反”的同学,还抢劫学校图书馆的图书,焚烧学校档案室的学生档案。至于年中,部分造反派冲击军事机关,抢部队的枪,大搞武斗等的活动,更是波及全国、层出不穷。更有甚者,有的学校的造反派,不仅像其他战线的造反派一样,去社会上搞打砸抢杀,甚至把枪口和棍棒,指向了自己朝夕相处的老师、同学。学校这片教书育人的圣洁净土,一时成了造反派“武装割据”的场所,其乌烟瘴气之严重,黑云压城之恐怖,实在让正直善良的师生们战战兢兢、忧心如焚。当时教育战线上安分守己的人们,对此无不忧心忡忡,心想这受害最严重的重灾区,何时才能云开日出呢。

好在1968年下半年后,由于党中央采取了一些应急的超常措施,武斗的混乱社会才开始渐渐趋稳起来。饱受蹂躏的教育领域、学校,由于江青反党集团插手教育、搞乱教育的罪恶行径得以慢慢收敛,加上上级派解放军或工宣队、贫下中农宣传队进驻校园后,学校才得以慢慢安宁下来。当由公安机关将造反派中打砸抢杀严重者专政后,66届、67届和68届这“老三届”的学生才从学校同时毕业出校。

由于“文革”的泛滥,教育悲剧的发生,中学毕业生没有学校可上,人们没有书可读,一代人才从此缺失,造成断层,严重地影响了共和国当时与未来的向前发展!

从1968年10月起,这以后一年的时间里,由于教育战线搞“斗批改”、老师下放劳动、有的校园被强占或卖掉,全国从中学到大学,几乎全部处于停办状态。

1969年3月后,随着中苏“珍宝岛事件”的发生、苏联百万大军的压境,党中央、毛主席采取应急措施,加上各级党组织的由下向上的逐级恢复,从1969年下半年开始,几年来教育的大悲剧也随着社会大局的稳定而得以慢慢趋缓,全国中学才逐渐恢复招生与办学。

1970年后,随着农民子女普遍要上学读书的紧迫现实,全国各地农村开始了群众集体办学的热潮,公社(乡)、生产大队(村)分别办起了中学、小学,被审查或被关押的老师才被陆续“解放”出来,重新回到昔日的教育教学岗位。

1971年以后,全国各级各类各单位党组织普遍得到恢复、重建后,毛主席关于“省、地、县委第一书记应亲自抓教育”的指示得以重提,由此,党和政府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与管理,学校开始出现了“招得进,留得住,学得好”的喜人局面。

1972年、1973年,大中专学校开始以推荐加考试改革招生制度,又随着湘剧《园丁之歌》等的影响,教育一时惊现了喜人的短暂局面。

可是,这却触怒了江青反革命集团。他们在1973年里,先是宣布《园丁之歌》为“封资修”反攻倒算唱赞歌的“大毒草”,并对此展开大批判。接着把张铁生冠以“交白卷英雄”推出,向教育界、知识界发起了猖狂反扑。这时候,“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为“臭老九”的论调甚嚣尘上,吓人的大帽子又满天飞起来,压得教师欲罢不能、欲弃不忍。

更有甚者,由江青出面,多次插手教育,弄得教师灰溜溜的。如1974年春,她无限放大河南省南阳地区马振抚中学张姓学生的自杀事件;1975年前后,她组织“梁效”(清华、北大两校大批判组笔名)等的在报上、在社会上,掀起的所谓反击教育战线的“右倾翻案风”,总是动辙对教育、对教师大施淫威。还用《决裂》“马尾巴的功能”来讽刺诋毁老师,以影射攻击邓小平的电影《春苗》来讽喻教育秩序的恢复,等等。这一系列诬蔑攻击行径,搅得整个教育和校园,到处周天寒彻。

好在天不藏奸,恶有恶报。1976年10月,党中央终于将害人精、江青反党集团逮捕,并绳之以法了!这大得人心之举,着实令全国人民,尤其是教育的人们拍手称快!

江青一伙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之后.便是教育大悲剧结束之时!当邓小平复出后,教育的大悲剧便彻底结束,大喜剧也就随即徐徐拉开了大幕!

记得1977年8月,当传达贯彻邓小平在科学、教育界座谈会上的讲话后,教育的人们群情振奋,热烈欢呼获得了精神上的彻底解放!当时,邓小平代表党中央,推翻了江青“四人帮”他们对教育、对知识分子的两个“基本估计”(即“文革”前“过去的十七年,教育基本上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把持着,知识分子的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摘除了扣在知识分子头上的“臭老九”的帽子。继而高考制度得以恢复,社会重视知识、尊重人才开始蔚然成风,人们重视读书、校园书声琅琅的风气随即遍现。教育的天地里,春暖花开,繁花似锦。科教兴国,振兴中华,成为了全党、全国人民的共识,更成为了获得新生的教师们一致自觉拼搏奉献的行动!

回首30多年前的那场教育的悲喜剧,不仅让人铭心刻骨、永生难忘,而且着实发人深省,教益多多。哲人道,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因为,若不牢记这段教育的悲剧,小心往后的历史会出现“惊人的相似”。还有,历史是面镜子,既能照见过去,也能昭示未来。我们,尤其是我们的后人,只有通过珍惜过去的历史,特别是珍视以往悲剧的历史,才能为今后提供有益的借鉴与鉴戒作用的。

但愿教育的悲剧永远不会重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