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冈: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地基

Leave a comment

昨天的社会新闻里,最让我心碎的一条,是关于一个14岁学生和他母亲的自杀。
“8月30日,江西14岁邓伟强因自家拿不出2000元借读费无法就学,于是他喊了一句“我恨你们,恨所有人!”后,跳水身亡,邓母也绝望自杀。”

我看完这条消息后,全身发麻,心都碎了,久久缓不过神来。
孩子和他母亲多么渴望能靠“知识改变命运”,他们甚至押宝上自己的生命。
心痛如刀绞,如此信仰“知识”的孩子,竟然最后会绝望如斯,作为构成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的十三亿分之一,我们是多么罪孽深重啊!

有人在我转发微博底下评论:这关学校什么事?学生那么多,个个都想挤好学校,好学校怎么接收过来?自己想不开,能怪学校吗?有本事你给国家出个妙计解决这个问题。
这是屁话,但这堆屁话是长在纵容现实罪恶的普遍心理上,我们不得不面对。
没错,每个地方都有好学校、中等学校和差学校,但这些是谁?靠什么区分建立的等级?
记得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的头十几年,教育制度也有优劣考核和区分,但相对比现在要来得公平。
那时候学校还没有现在一半多,当然读书的人也没有现在一半多,那时候好学校比现在更少,我生长的福建惠安县是个贫困县,全县十多所中学只有两三所好的初高中,要上好学校就全县统一中考,不分地区、门第或者出身,统一按分数划定排序,然后最好的惠安一中按照一年招300名限额,把有填志愿成绩排前300位的考生先录取,然后再给教学质量第二的乌山中学,再轮到教学质量第三的惠安三中,依次顺序录取。有的学生根据自己各种情况考量,甚至成绩达到惠安一中,他们也未必选择到一中就读。为什么?他们有自信有胆识在自家附近的中学读书,一样能考出好的成绩考上大学。
表面看来,也有等级划分,但这个等级划分都是按学生的成绩差异为标准的,没有掺杂户籍、门第、背景等各种其他外界因素,仅仅单凭学生各自的用心和努力,就可以选择和改变自己各自的状况,至少大家还觉得有相对的公平,也都愿意遵守和维护这一规则。

现在,教育和学校普及了,几乎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机会了,应该是公平了吧?然而现实却不是如此,争夺优秀教育资源的择校风潮却变成一种社会病席卷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这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根本的原因就是教育普及带来的机会均等表象,同时也加剧了同等教育学历下的竞争更加剧烈,所以要想争夺更优机会,就必须在同等学历下争取更优教育水准,所以好学校更成了稀缺资源。
国家为了解决这一越来越尖锐的矛盾,才会不断出台政策,限制学生留空,限制跨区择校入学,甚至限制重点中学设置初中部等等,目的就是要努力推动教育资源的公平。
然而,越努力,越出现反效果,反而不安和焦虑的心情更普遍地在学生和家长心中蔓延开来。我认识的很多朋友,孩子在幼儿园中班就开始研究未来让他们上什么小学,小学5年级就开始磨刀霍霍要争取进入什么初中,而初中一年级开始就给孩子灌输要努力考上什么高中的思想……
追本溯源,国家在努力想解决教育资源不均的局面、消除教育不公的过程中,只针对末节,却忽略了根本,治标不治本,结果效果适得其反。

假如国家真的要消除教育等级差异、解决教育不平等的现状,只需要做两件事:1、取消好学校和差学校投入比例的悬殊差异,任何学校的软硬件投入、师资力量都按照学生比例等比投入,甚至目前被划定的坏学校在5到10年内可以获得比好学校更多出20%的投入;2、全国高考统一出题统一考试,并且全国录取线统一划定,没有城市、地区差异,完全按照分数择优录取。
如果做到这两点,你告诉我还会有多少家长和孩子要吃力不讨好挤破头去挑学校?甚至拿命去拼?

很多人把教育壁垒和不公归结到户籍制,这是表象,如果这个国家的教育机会人人均等,没有城乡差异、没有省份差异、没有城市差异、没有学区和学校等级差异,试问那个家长会闲得蛋疼不把八成精力放在教育自己孩子而是一心扑在为孩子选择好学校这一旷日持久劳民伤财的运动中?这样人人都随意而安地让孩子就近读书,大家都不用费心费力争抢,还会出现没有户口就无法就近读书的现象吗?说到底还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和教育不公导致好学校被围抢,这样资源肯定稀缺,好学校自然就无力再额外承担非本区户口的学生,只好一刀切狠心拒绝。
如果说学校在邓伟强这孩子之死有责任,那它的责任也是末节,毕竟它的确是按照现行的规定执行,它在坚守并遵从自己的职责和制度,若它开闸放水,又会导致什么样的连锁后果,谁也无法预计。
真正最大的责任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长期积累的教育不公体制是罪魁祸首,而长期以来默认、纵容、顺从甚至怂恿这种教育不公体制的十三亿臣民也起到直接的帮凶作用。
若说逼死孩子的责任,与作为导火索的学校,主凶和帮凶的责任比起来,反而小巫见大巫。

教育公平,是一个国家和社会整体公平机制最基础的地基,若没有教育公平,其他公平更是妄想。
几千年历史长河里,即便是帝王家天下的封建社会,都必须有相对公平的科举制度,全国统一一轮一轮地考试。寒门之子可以通过苦读书、通过努力考科举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同时也改变社会和历史。
即便今日无数人鄙视的昏庸晚晴,在即将偃旗息鼓之际,还坚持在民间选取举荐人才,不分门第不论出身唯才华论,选出来送出国去留洋学习先进科技,若没有这个制度,哪里来近现代一大批伟大的科学家、文学家、思想家、艺术家、音乐家……哪里还有中国近现代文化和科学的鲜活力量?(这些我无需一一列举了吧?)

国家一方面提倡重视教育,努力推动普及全民基础教育,目的就是提高这个国家民族的文化基础,通过教育制度培养更多优秀人才,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做贡献。
但与此同时,无形的教育壁垒,又依靠户籍制度和地区差异化,潜移默化地渗透到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让优秀的教育资源越来越集中,优劣差异落差越来越加剧,然后造成各种人为的资源吸取和权力操控,让老百姓要嘛趋之若鹜地追逐趋附,要嘛心灰意冷地绝望放弃。这是多么分裂的两种现实意向啊!

最近听得最多的畅想就是健全制度、深化改革,若真有决心,就先从消除教育壁垒、建立教育公平开始吧!
只有教育公平,才有可能从7岁开始,用12年的时间给未来的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心灵深处打下坚实的“公平”地基,才有可能靠全民推动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各个阶段的公平机制,才可能真正实现国家和社会的公平制度。

来源:阿冈 鱼儿的天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