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永华:教师应该如水般至善

Leave a comment

人们曾几何时说过,教师要想给孩子一滴水,自己需要一桶水,可随着时代的发展,教师的一桶水已经很难适应学生的发展,孩子需要源源不断的活水,唯有如此,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这就需要广大的教师拥有一条川流不息的大河,才能成为学生敬佩的名师。

教师如果没有学习的劲头,一味地固步自封,满以为只要一桶水,孩子们就可以学出点花样来,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儿。可以说,人生有涯,学则无涯,尤其是老师,更要如此,学到老,才能让学生欢迎,否则,你的课堂往往是啃老本,只觉得学生的知识错杂不堪,自己往往会觉得学生不听话,紧张的师生关系必然让教学效果大打折扣。

教师想要成为川流不息的大河,我觉得应该有水的至善情怀,才能成为知识海洋的导师,成为孩子远航对的指明灯,你的孜孜不倦会成为孩子的榜样,你的呕心沥血会成为孩子快乐成长的助推剂。
水到底有什么样的至善呢,否则人们也不会说什么上善若水,更没有人会让水文化来滋润一个民族不断地发展。水,自古以来就是哲学家、文学家思考的精灵,孔子面对滔滔江水,感觉生命的短暂,陈子昂看到壮阔的大海,想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想起功业未成,只能独怆然而涕下,苏轼面对滚滚东流的长江水,不由想起三国周郎赤壁,自然人生如梦,就算有射天狼之心,也觉得早生华发。曹雪芹用水来形容最美的女儿,这难道是巧合吗?

毛泽东伫立橘子洲头,看到大河上下,激扬文字,世上又有几人能够聆听水的灵动。仁者也罢,智者也罢,他们都在山山水水的游览中修心养性,一时多少豪杰,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一部《水经注》,郦道元在山山水水中流连忘返,难怪徐霞客走进丽江,同样会梦魂牵绕。哲学家在思考天地的构造时,会不约而同把水作为重要元素给以重视,这一点上,东西方空前一致,似乎水的存在谁也不可忽视,无论是四周环海的古希腊,还是泱泱大国中国都对水有特别的感情,否则,许多少数民族也不会把水作为生命的源头,那源远流长的泼水节,人们在快乐之时,自然会想起远古时期,人们为了水付出了多少精力,那些治水者都成了时代铭记的英雄,夏朝的大禹,秦朝的李冰,如今的三峡工程,人们在享受水带来实惠的同时,又怎么能够忘记英雄们的丰功伟绩。

水不会成为永久的驯服者,如果不能顺势而定,带来的灾难往往比猛兽强上百倍。教师应该明白自己的教育事业就是如治水一般,不要做一些违背人发展规律的事儿,否则,就算再怎么堵截,也会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等到天崩地裂,你就算忙得焦头烂额,也无济于事。我们的一些老师为什么工作得特别痛苦,说到底,就是没有认真地了解自己的教育对象,总是抱着抽象的学生作为标准吆来喝去,稍微有点与自己不相吻合,就会大发雷霆,看上去严肃有余,事实上只能让师生之间没有了联系,形同陌路,如果不是师道尊严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会被赶出课堂,亏得如此,如今只能让许多孩子在课堂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看上去在认真听课,心已经不知到哪里去了,这样的课堂也不知道很能延迟多久。

如果师生可以双向选择,不知道学校会变得多么的混乱不堪呢?一些孩子毕业后,提到某个老师,自然会咬牙切齿,就算考取了什么学校,这个老师对于这个孩子而言,无疑是失败的。许多教育悲剧,十之八九都与师生之间不能相互理解造成的。

教师应该有海洋的胸襟,要善于容纳百川,从而成其伟大。大海之所以包揽日月和星辰,不就是愿意包容万千河流,不会拒绝任何溪流之水的到来。我们的老师一年又一年,面对性格不一的学生,不要挑三拣四,要善于找到彼此双方的共同语言,成为连为一体,为生命的勃发而不懈努力。

亲其师,信其道,一个老师要如海洋一样,把个性不一的孩子包容进教育的花园,心连心,劲儿才能往一处使,如此,无论是波浪滚滚,恶浪滔天,还是狂风肆虐,教师都会带领孩子直挂云帆济沧海,除却巫山不是云。老师就是一颗信心明灯,孩子们在无边无际的知识海洋里远行,只会觉得如温馨的港湾,时时满是力量,这是多么快乐的事儿呀!

教师如何让孩子活力四射,在知识的王国里合作、探究,这就需要老师有水的灵动。水不会因为万物的千奇百怪,就放弃滋润万物,它们借助云朵和小溪,不断地给万物以力量,让美丽的大自然更加的丰富多彩。

杜甫在《春夜喜雨》里写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教育工作者也需要明白孩子的一生只有一次最美的青春,我们不能因为得失成败而耽误了孩子的青春着笔,唯有做润万物的好雨,你才会成为孩子心目中最美的红花,让你的教育有更美的溪流,否则,也会有“桃李不行,下自成蹊”的至高境界。

水的灵动会给欣赏者最美的享受,你的一言一行能不能如珠玑落玉盘,行云流水,将决定你的学生对生活是否热爱,对生命是否在意,可以说,一个人一生如果遇到非常好的老师,那是一辈子的幸运,这是完全可以改变命运的,要么怎么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呢?

水的灵动需要活水的浇灌,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知识的学习决定了老师们要不懈的努力,不能够如死水一般,那时候,臭气轰天,酸腐不已,又有哪个双眼发亮的孩子愿意走进听你说道解惑。

水因为爱大山,才会与山紧紧拥抱,才会给大山无限风光,如果没有水的存在,九寨沟肯定
不会神奇,珍珠滩瀑布也不会那么的雄伟壮观。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岳阳楼才会显得荡气回肠,引无数文人骚客观光游览。教育工作者要想让教育的力量永存,就需要主动爱自己的教育,爱每个正在成长中的孩子,试想想,如果没有学生的存在,老师又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可以说,师生如山水一样,唇齿相依,谁也离不开谁。许多老师都有这样的感觉,上班时,成日里被孩子烦透了,等到放假了,校园寂静了,自己又会莫名的孤独,我发现许多老师退休后会很快衰老,不就是因为师生之间断了线,自然也就没有了青春与活力。

实际上,水爱着大山,大山会馈赠繁花绿叶,在阳光的照射下,水清澈如底,一幅完美的水山一色的风景画会盛放在天地间,这是许多游览者最希望看到的。孩子一旦明白了教师的良苦用心,往往会反过来把更美的品行带到这个世界,这常常会让教育者陡然间感动,这样的相互交融,恰恰就是教育能够相长的原因所在。

水无形,但能够适应环境和滋润的对象,教育其实也没有固定的方法,关键是一个教育者能不能用心,唯有用心,你才会赢得孩子的纯洁之心,孩子如一面水做的镜子,你给他什么,他也会给你什么,读一读《爱的教育》,就连夏丏尊都为之动容,教育就是如此,似水那样的平凡,但对于需要教育的人而言,那就是久旱逢甘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恩德。

大清早,走在乡村小路上,与孩子一起走进学校,远处那阳光下的露珠正在闪闪发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