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敏感的时代需要一点钝化教育

Leave a comment

今天有一个家长朋友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重点大学的学生自杀的就比普通的大学多?而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选择自杀的?这个现象好像确实是存在的。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相对来说也比较敏感脆弱,因此,也就比较容易有受到挫折感吧。而中国目前的职业技术类学校的学生,他们基本上是普通学校里成绩最差的那类学生,他们平时只听到批评与责备的声音,而极少听到表扬的声音,他们长年习惯了被人冷落,被人指责,被人垫在底下。早已经没有那么敏感脆弱。他们常常视挫折为家常便饭。因此,他们遇到类似的人生问题的时候,内心没有那些成绩突出的学生那样纠结。这个判断不仅有心理学的依据,还有我自己个人的人生体验。因为,我小时候就是差生,不仅成绩差,而且不敢与人接触,甚至也不敢坐车。从来不敢独自去商店买东西。大约七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商店替奶奶打酱油,手里拿着两角钱,几乎都捏出了汗水,却始终不敢向售货员开口打酱油的事情。我这个怯弱、内向与羞涩的性格,自然在学校里是不可能会有露脸的机会的。不仅从来没有上舞台的机会,而且在班上被提问的机会也极少。与那些成绩辉煌的同学相比,我几乎就是灰色儿童。然而,我当时内心世界是非常丰富的,我知道自己处于弱势,但是,我对世界的理解却是准确到位的。即使是现在,也没有感觉小时候是多么幼稚。那时理解的世界,仍然在支撑着我现在的生活与工作。

的确,差生也有许多人生的优势,就是表现为遇到困难与严峻的人生挑战的时候,特别有耐性,特别能够抗顶,特别耐磨泡。我小学与初中的时候,耳朵都不知道被多少教师拎过,不知道有过多少次被大众嘲笑过,被当众羞辱过。这些遭遇如果放到那些优秀学生身上,肯定是受不了,或许从高楼上跳下,或者会选择喝药,但是,在我这里,只是又增加了一层对心灵保护的坚韧的外膜。不是这类学生就没有人的自尊,而是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生命感受,有自己独特的处理方式。那时我也渴望被人夸赞,被人接纳,被人赞同,可是我知道,那些都与自己无缘,我还是视被忽视,被冷漠,被压制为常态。
我看爱因斯坦的传记,知道他小时候也常常是这样的。这类学生常常孤独,但是,内心可能强大。俄国思想家别尔嘉耶夫也是这样的人。他小时候甚至连十四行诗都读不完整,而且记忆力超差,计算能力也是接近白痴。但是,他说他有一种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地方就在于只要是他感兴趣的,而且给他自己阅读与探究的书,他就能够读得很好。他在独立自主而没有人干预的情况下,学习的能力很强。他最怕就是别人的干扰。

今天读了台湾著名漫画家朱德庸的自传文章《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文章叙述了他幼儿时候的苦难经历。朱德庸作为漫画家,堪称台湾第一人。然而,谁又知道他幼儿的时候,不,一直到现在都还有后遗症的亚斯伯格症,这是一种“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因为有这个自闭症,而遭受了一般小朋友所不可能会有的冷落、羞辱与痛苦。朱德庸说:“我小时候一直很不快乐,非常非常不快乐。小时候我感觉世界不是我的,但我又跑不掉。不管是我有没有能力跑、懂不懂得跑,我都会卡在里面。”因此,“我对外面的世界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只能回到我的世界。我的世界里,一个是画画,一个是虫子。院子里,所有的虫子我都玩过,那画面我现在都记得,一个小孩子蹲在墙角,一下子跑到这个墙角,一下子跑到那个墙角。只有在虫子面前,我最自在,因为它们对我没有威胁感,也不会不接纳我。我不用在它们面前自卑,我和虫子是平等的。”我读着朱德庸的回忆,仿佛也看到了我小时候的情景。小时候与虫子为伴的时间也不少。但是,我没有朱德庸先生那样严重的自闭症。可是,同样没有的是朱德庸那样的漫画天才。我感觉自己自小就是一个非常容易被人误解的孩子。我小学三年级与同学打篮球,尽管我非常努力奔跑,积极抢球,但是,几乎没有同伴会把篮球传给我,哪怕我就在篮球架下面等着。有一次,我终于靠自己抢到了一个球,我愤怒地把这个球扔给了对方的队员,结果对方队员接我传来的球后,顺利地投进了篮框里,得分了。我们队输了。我们队的队长非常愤怒,一气之下告到班主任体育老师那里。我自然是受了批评,感觉我不能够合作。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不想合作的,而是被冷落得太久了。我自小就是一个不容易获得他人赏识的人,一直到自己读了高中,甚至读了大学,甚至工作了当了中学教师,甚至上了研究生,甚至甚至当了大学教师,以及做了大学教授。我一直是被边缘的,我几乎习惯了那种被人忽视与被人误解的人生。不解释,不抗争,只选择默默承受,但是,内心却变得越来越强大,直到自己直面内心世界,独自面对上帝,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世俗的偏见势力能够击倒自己为止。

但是,作为一个研究教育的学者与大学教师,我有一种特别的感受与愿望,那就是作为教育工作者,千万不要嘲笑与冷落那些看似有问题的孩子,也许他们就是天才。天才就是有重大缺陷的儿童,因为有缺陷,所以他的才能,他的能量才会偏重聚集在一个方面,使得这个方面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优势。天才必定是偏才,必定是怪才,必定不是全面发展的那类人才。而所谓自闭症,也许就是他屏蔽了许多无关的世界的干扰,而独自享受着自己的世界,在这个只有自己能够感受与理解的世界里,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明白。他在这个世界就是自己王国里的国王。

现在的教育评价,一切以学生的分数为标准。其实学生的考试,不要说中国式的应试教育下的考试,即使是英国式的考试,只要是纸上的考试,都是有局限的。

今天读到一篇文章。说英国有一间小学,在给学生发成绩单的时候,信封里的成绩单里还夹着一封发给所有的学生的信。

是这样的写的:

亲爱的XXX同学:

你这次小学毕业考的成绩已经附在这封信里了。对你的成绩我们感到骄傲,我们觉得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但是,你要知道的是,这些考试成绩并不能够反映你是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出这些考试题的叔叔阿姨们并不像你在学校的老师一样了解你们每一个人,更不会像你们爸爸妈妈一样了解你。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当中有些人才小学就已经会说两种语言。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已经熟练演奏音乐,能唱歌,会跳舞。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能给你的小伙伴带来笑声,你是一个值得小伙伴信赖的人。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也许能写诗或者写歌,甚至你球也踢得很好。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在家能把弟弟妹妹照顾得很周到。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去过多少美妙的地方,能说出多少美妙的故事和经历。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是一个善良、有思想、可信赖的人。

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每一天都在让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你的分数只能够告诉大家你的一面,但是它不能代表你的每一面。

所以,分数只是分数,我们可以为自己的分数而自豪,但是请永远记住,人可以有很多种伟大的方式,考试绝对不是唯一的一种。

我想如果我的儿童时代,学校能够有这样的信夹杂在我那从来不理想的成绩里,一定能够写到我的内心的优势与长处。至少,我小时候就是“一个善良、有思想、可信赖的人”。我对这个世界还有自己独特的感受,我的记忆力与计算力都差,但是,我的想像力异常丰富,我能够把自己的想法构想成一幅幅动态的生动画面,我能够想像出自己在别人眼中的真实模样。我从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写日记,一直持续了近二十年,直到来广州当上大学教师才中断记日记的习惯。但是,我当差生的时候,又些文字,除了考试的时候作文有一点点优势外,其实对我的升学并没有什么帮助。有如我今天写的博文,对我的工作业绩与职务晋升也没有什么帮助一样。但是,今天我觉得这个能力对我的工作与产生社会影响力是极有帮助的。我的人生中大部分的乐趣来源于这种写作能力与写作习惯,这些事情,让我总是感觉轻松自如,自信心十足。可当时幼小的心灵里,有谁知道我竟然有如此丰富的内心世界呢?其实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写500字以上的信,错别字与错句还很少,但是,那时候没有能够发现我的这个能力。那时小学语文考试不用写作文,只要你背诵背诵就可以得高分,而这恰恰是我的死穴。

今天我们更要告诉孩子,世界复杂多样,信息时代,更是错综复杂,令人眼花缭乱,倘若你遇到一时一地的不如意,这并不代表你真的就不行,世界的错判的可能性更大。一切尽自己的力量就好了,不要那么在乎名次,更不要强迫自己一定要事事争第一,必要的时候,要学会甘心落后,特别是那本就不是你的长项的时候,更不要强迫自己与他人比较,要学会欣赏那个在某方面远远胜出你的人,这就是心灵钝化的过程。对那些动辄煽情的感恩教育、感动教育,煽出孩子的眼泪,将孩子本来已经脆弱的心理世界,弄过过于敏感,未必就是真正健康的情感教育。学会理性思考与坦然面对复杂的世界才是出路。要知道,这个世界的公平永远是相对的。别人对你的评价与认识,只是你整个人生中的冰山一角,甚至有时连冰山的一角都没有。但是,如果你内心强大,一意孤行,总有一天,你会走出自己漂亮的人生之路。你的内心世界,你独特的人生感受,别人怎么会知道呢?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对外面的世界过于敏感未必是好事,淡定自然的前提必然是对外界的适当钝化。一个人学会了倾听来自自己生命深处的声音的时候,他就成熟了,他就强大了。

2014年10月1日星期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