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拿马云励志是不是很“逼格”

Leave a comment

始终认为马云是外星人,来地球是有使命的,这个使命,对其评价是困难的,因为它是极端的,不是巨大建设,就是巨大破坏。

要复制马云长的模样难,复制他的成功就更难。最要命的是,马云不仅是中国内地首富,还成了无出其右的励志大帝,无数中国年轻人这种定位逼格,在纽交所阿里巴巴上市首日股价腾飞时,也顿刻达到沸腾的极点。

困惑在于:马云的财富累积速度,即便极度勤劳加上运气好,也是不可能完成的,而要尝试完成这种不可能,首先必须不择手段;更多年轻人,只是想要马云的“钱结果”,假如失去了“钱结果”,马云之前的经典理念,或许会被世俗讥为笑谈、归之为狂妄。

少数年轻人把马云作为励志榜样,是正常的,多数年轻人把马云作为励志榜样,一定是不正常的。虽然这种励志逼格的很蛋疼,但特定社会环境下,暂时却无法阻止这种臆想。一个社会推不动的时候,往往是起点很低的基础理想都无法实现,却在遥不可及的天上,挂个理想的月亮,并把它唱成月亮代表我的心。

对马云的“钱结果”,我当然也羡慕,但不知为何,一丝一毫嫉妒都没有,更谈不上恨了。我的思绪,仍停留在十年前的马云身上,我坚定的觉得,那时候的马云最灿烂、最真诚。

在当下金钱至上的中国,马云也是一根很大的稻草。马云个人拥有的巨额财富,是费翔的“另一把火”,点燃钞票会烧死很多人,视如此大的金钱如粪土者,中国人里,少之又少。

向往金钱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但为金钱不择手段之潮一旦蔓延,则必成毁灭一个社会的恶瘤,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励志逼格的不切实际和只求目的达到逼格手段,正在戕害着社会主义。

我定期会看“中国好声音”,虽不是狂热即时饥渴型,但也曾跟着飙过泪。从商业操作看,无疑是一档成功节目,它抓住了中国年轻人的心。成功另一特征是,它飙泪剂量特别大,觉得还挺真切。这种真切,在学员和观众身上,感动之外,夹杂着一夜成名的唏嘘。

励志通过唱歌改变命运,因“中国好声音”推波助澜,恐怕中国要增加上千万人。只是音乐力量,是无法呼动如此大一个群体的,关键的是,一夜成名随之而来的巨大名利,让年轻人如醉如狂。阿里巴巴的芝麻开门,则是另一个相似的翻版。

马云身上不可思议的鬼才,以及其商业实践中国特色的拓展,能量实在太惊人,就一个没背景而获成功案例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怎么样褒义都无过,但对其社会效应的盖棺论定,还需要等上几年,或许,怎么样贬义都可能。

如马云只是一个简单的富人,关注马云人格,似乎是多余的,在丛林夺食中国环境下,谁比谁更人格呢?承当励志大帝则是另一个深层的问题,社会异议审视,远远重要于逼格的盲目陶醉。

中国励志亟需出现复合多角色的塑造和土壤培植。“中国好教师、好官员、好医生、好农民”等,不一而足。在以上舞台上,媒体能给予同样关注,观众能给予同样热烈掌声,社会能给予同样人格尊敬,而不是千军万马都去踩踏马云的“钱结果”。

大部分人能以平和心态选择够得着的理想,干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工作,对应有一个平等透明规则主导的公共竞争环境,这才是社会健康轻快、不紊乱的标识。权力和金钱的魅力之所以前所未有的放大,是伴随着励志逼格无限放大应运而生的,欲望起初设定太奢华,不发狠的搞到一个大家伙,是无法满足的。

乔布斯说过:“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追求其它与财富无关的,应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只是儿时一个梦想,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和无趣,变成一个变态怪物——正如我一生的写照”。乔布斯一生追求财富,还没有出卖过灵魂,在他身患不治之症时,痛彻心扉。

就如“中国停一停你的脚步、等一等你的灵魂”的呼唤,中国年轻人励志逼格,也请停一停你的升级,降一降你的欲望,你的幸福,不是逼格在马云身上,社会逼格,也不是一统于“中国好声音”身上!

来源:陈虎独立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