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老师2007:把学生教蠢 – 美国最新一轮的公校教育改革

Leave a comment

美国的公立学校系统喜欢不停地进行教育改革。因此,美国人从来不会说“教育改革取得辉煌成就”或者“教改取得伟大胜利”之类的话。每一个新上任的总统,州长,教育部长或者教育局长都会说:摆着我们面前的任务非常艰巨,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系统已经烂透了,不适应于新世纪新形势了,会被中国人超越了,因此我们必须改革。把孩子送往公立学校的家长们从来也不会提出任何疑问:“我们的教育系统烂透了?我们美国怎么还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难道所有发明创造都是中国人帮我们做的吗?”“我们的教育系统不适应新世纪新形势?为什么我们美国年年都有人拿诺贝尔奖?”“我们会被中国人超越?中国人有几个诺贝尔奖?为什么是中国人排队抢购美国的苹果手机,不是美国人在全世界排队抢购中国的雪梨手机?”

既然美国的教育改革从来就没有成功过,美国的公立学校系统就一直不停地进行改革。最新一轮的改革叫“全国统一课程标准的改革”。

美国的全国统一标准 (Common core standards),起初是由十几个州的州长提出来的。他们认为美国各州都有自己的学科标准,难度跟内容都不同。然而,美国人是一个喜欢迁徙的民族,经常会有人到处搬家。一个学生从加州搬到佛罗里达州,会发现他读的课程,虽然课程名字都一样,可是学的内容跟难度都不一样,很难跟得上。

奥巴马总统是中国教育的崇拜者。他一直觉得中国教育最先进的地方就是有全国统一课程标准,统一教材,统一的高考(其实中国早就没有了)。于是,在他的大力推动下,全美国的统一课程标准就出炉了。

加州是最先采用全国统一标准的州份之一。但是,因为全国统一标准还没有完全完成,某些科目还没有,因此,根据全国标准来编的课本当然也就没出台。

所有人都知道,编课本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尤其是美国的课本,都是由一个团队的专业人士,在本科目的专家领导下,历时多年,才编出一套课本来。但是,某些善于搞大跃进的校区,当然是不会被“编课本”这样的小事难倒的。他们组织了一班老师,便开始了土法炼钢,用课余时间来弄“根据全国统一标准编写的课本”,并且把这些课本推向校区的各级学校,要求老师们按照这些课本教。

数学教师们最先拿到课本。一看,不禁啼笑皆非。首先,编写课本的人还生活在早已经被废弃的“建构哲学”中,把数学系统完全打乱,然后希望学生自己能建立一个完整的系统 (连基础知识都没有的学生,如何建立一个理论系统?)。其次,为了体现“新世纪的先进性”,宣称“乘法表是要打倒的旧教育系统,学生们不需要学习乘法表了,因为有计算器了”。最后,也是最搞笑的,是宣称某些种族的学生一直学不好数学的原因是因为数学太难了,对这些种族的学生不公平,所以,解决的办法就是降低难度,把所有学生当白痴,好学生却不许学更多的东西,以免变成“不公平”。

于是,我们看到,在数学课堂里面,学生们进行着“小组合作”,会做的同学完成所有的任务,不会的同学仍然什么都没学到。老师基本不解释(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自己探究么),学生们基本在玩;老师不许使用“考试”的字眼,“测试”只占学生成绩的百分之十左右,而且,拿五十分就叫及格,拿八十分就属于优秀。学生人人拿好成绩。皆大欢喜。

公立学校这样一玩,相信又会教出一堆越学越蠢的学生出来。不过,幸好美国还有私立学校,还有像我们学校那样的公立学校。让美国还不至于因为政客们的个人私利,乱搞教育,陷害美国的下一代。我们的校长就以我们老师有“学术自由”为由坚决拒绝了这种胡编滥造的“课本”进入我们学校。我们校长说:这样的“课本”是由学术统考成绩极低的学校的老师编出来的,本身就代表了失败的实验结果。我们学校的学术统考成绩一直都比他们学校高,证明我们的那一套行之有效,并没有失败。我们绝不能以“教育改革失败”为由来推翻一个成功的教育实践。我们宁愿不要把学生越教越蠢的“教育改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