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眼镜的刘三姐:闲谈“赛先生”

Leave a comment

五四先驱们大力提倡“赛先生”(科学,Science),“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费小姐”(自由,freedom),转眼已将近一百年了。令人尴尬的是,至今中国没有好好对待这三位贵客,甚至接受过多年教育的很多国民,对这三贵客的认识,还停留在极其粗浅的阶段。

当年中国的进步人士提倡科学、民主、自由,可不是大众酒足饭饱后追求更高层次的满足,而为了救亡图存,救亡,图存!

那时,中国人应对洋枪洋炮的入侵,什么方法都用了,风水,算命,法术,神功,中医,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但统统不管用,在货真价实的对抗中,小把戏只能自欺欺人,一败涂地。挣扎、奋斗到1930年代,中华民族还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那一段历史,近现代屈辱史,是中华五千年长河中最不该遗忘的历史之一,它不仅对我们现实有着直接影响,还对后人有着十分深刻的启示。

相传,1841年,清朝将领杨芳在广州对抗英军,使用马桶装粪,扎草人,建道场,求鬼神,准备用风水道术,击败“邪教善术”的“蛮夷”,结果还是战败了。不过这个传闻只记载于野史,并不可靠,所谓的“马桶”很可能是部署在河道木排装储燃料的木桶,用于火攻。可以确定的是,在战场上摆出大粪和裸身妓女等“不洁”之物,让对方大炮射偏或炸膛,过去的确有这种做法。这样的“战争偏方”,如同现在“养生偏方”,因为有人用过几次,并且“成功”了,“有效”了,于是就记下当真了。民间以为,英国人的船快炮准,就是依靠这类的“邪术”,英军军中必有作法之“高人”。

鸦片战争的失败,没能惊醒梦中的朝廷,国人尽管不再相信“洋人膝腿僵硬不能弯屈”的说法,但对西方的认知,对科学技术的认知,对国际局势的认知,依旧不及格。不开放心态,不虚心学习,不互通信息,付出的代价,必然是惨痛的。

洋务派积极推动近代化,“师夷长技以制夷”,遇到保守派的激烈抵制。保守派人物认为,西方技术不过是“淫巧奇技”,西洋人是极其野蛮的非人的禽兽,不遵奉三纲的西洋人不久就会毁灭,只要中国人坚持“礼义廉耻”的古训,天下就能归顺中国。若儒家鼓励向西方人学习,必会寡廉鲜耻,数典忘祖。

还有的保守派,干脆断言现代技术没用。如湖南学者王闿运称,西式火炮笨重难移,蒸汽军舰在内河不灵活,对陆战无用。他们认为,科技产品不过是昌明盛世的个别富人的新奇玩物。

保守派说,修铁路破坏中国风水,鸣笛惊扰祖坟,挖矿山放走了山中宝气,伤害了龙脉,中国人将遭受灾难甚至断子绝孙,为此不惜用星象“上天的暗示”来佐证,发生各种旱灾、洪灾、地震,也统统怪罪在火车、采矿业头上(是不是很眼熟?)。就连办电报挖设电线,也说会“地脉既绝,风侵水灌”,为“不顾祖宗丘墓”——办个电报也成了不忠不孝!

大臣“贤达”们尚且如此,民间百姓的传闻就更多了。鲁迅介绍过,他们那儿有的说西洋人挖人心肝,熬油点灯,以发现财宝;有的说西洋人挖人眼睛,挖出的眼睛像小鱼一般,像腌白菜一样腌制起来,用以照相。个个说得信誓旦旦(妥妥的“梦碎美利坚”)。而照相本身是妖术,能摄人魂魄,吸走精神;即便要拍照,也不能拍半身照——像腰斩。

在这样的环境下,旧的专制腐败政权又无改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洋务运动宣告失败,就顺理成章了。今年是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最新的史料披露,中国海军将士,整体上不可谓不英勇,操作不可谓不熟练,但数以千计将士的阵亡捐躯,扭转不了背后差距的悬殊。

到了世纪交替,义和团运动爆发。组织者运用巫术、符咒和仪式,召唤超自然的力量,自称刀枪不入,飞檐走壁,有神兵天将助战,誓用旧式刀矛,消灭洋枪洋炮——如此做法,不仅吸收了大批民众,还得到了某些高层、名流的首肯。大学士徐桐“徐相国”对友人直言:

“轮车、电邮、机械,百出夷人的妖术耳。譬彼治疮,以毒攻毒,疾且瘳矣”;“全民神也,夷人鬼也,以神击鬼,何勿胜之有?”后来他召集翰林们钻研攻破所谓洋人“阴门阵”,欲助义和团一臂之力,但他的家因靠近法国使馆,而被义和团洗劫,他本人被拉去游街,险些丧命……徐桐和与其齐名的同辈,是清廉的,爱国的,最终他们或羞愧自杀,或被八国联军斩杀。他们的书法、文采和对儒家经典的认识,放在今天,远远在那些走穴赚钱的所谓“国学大师”之上。但是,没有科学知识,靠旧经验、旧思想、旧文化,满怀一腔热血,爱国可以变为祸国,结局只能是悲剧。

概括起来,学者蒋廷黻有精辟的评论,他说“失败的根本理由是我们的落伍。我们的军器和军队是中古的军队,我们的政府是中古的政府,我们的人民,连士大夫阶级在内,是中古的人民。我们虽拚命抵抗终归失败,那是自然的,逃不脱的。”

蒋廷黻的史学著作存在不少问题,但不可否认,他有些观点,至今听起来振聋发聩。他在1938年写道:

“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能赶上西洋人吗?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能废除我们家族和家乡观念而组织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吗?能的话,我们民族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能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蒋廷黻之问”,终于由新中国给出了答案。新中国建立起了相对现代的政权体制,实现了工业化,中国人告别了积贫积弱、被动挨打的日子。但是,如果我们的民众是中古的民众,官员是中古的官员,中华民族可以顺利实现预想那样的复兴梦吗?

在我们微信、微博上,谣言的数量和低劣程度,不亚于清末民初文盲百姓们的传言,只不过改头换面,比如,“仙人掌能吸收辐射”,“手机、电吹风电磁辐射致癌”,“转基因食品使人绝育”,“献血有毒害不能参加”,再比如,各类中医养生保健的毫无依据的说法、做法。看来,“赛先生”不是轻易能留住的,并不是人人享受了现代科技,人人就会留意、会尊重和接受现代科技。

不求广大人民具备科学素养,但人民的普遍素质越高,国家竞争力越强,国力越旺;人民的普遍素质越低,每天去禁止手机基站设立,禁止PX环保工程项目,禁止高铁、核电站的合理建设,乞求“全能神”,跪拜“仁波切”,那么,每个人的生活就要徒受影响,国家的追赶发达国家的努力就要大打折扣,甚至付诸东流。

请来“赛先生”,就要树立探索、怀疑、实证、理性的科学精神,要学习真知和创造新知,实事求是,避免犯下近代闭关自守、愚昧迷信、自欺欺人的惨痛教训。与此同时,也要请来“德先生”和“费小姐”。没有民主和自由,只会钳制社会活力,阻碍学术研究发展,“赛先生”留不住。但民主和自由从来不是无条件、无限制的,前提是要尊重专业,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德先生”绝不是随随便便学人家某国选举制度,一人一张选票就全社会万事大吉;“费小姐”也绝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人身攻击、下载黄片、赌博嫖娼就随心所欲。

因此,我们还要接触和了解发达国家,获取先进的方法,真正去借鉴和超越,万万不能如晚清和“文革”那般仅凭想象随便贬低或拔高。如果有人胡说西方、诋毁科学,要允许懂行的人辟谣、介绍实际情况。包庇胡言者,封杀辟谣者,乱控制言论,那样的政府依然是中古的政府;为立场站队,为谣言欢呼,为情绪左右,那样的人民依然是中古的人民。中古的政府,中古的人民,再捡拾曾经现形、日渐没落的古代糟粕来复兴民族,这应该成为我们的中国梦吗?

参考文献:

  [1]《剑桥中国晚清史》(下卷)
  [2]《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茅海建
  [3]《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陈旭麓
  [4]《中国近代史》蒋廷黻
  [5]《论照相之类》鲁迅

来源:搜狐 戴眼镜的刘三姐
http://cshange.blog.sohu.com/306268098.html?qq-pf-to=pcqq.c2c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