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让孩子远离权力的操控

Leave a comment

近日有报道称,市民王先生的小孩就读的某小学以“奖励学生干部”为由,在期末请全校“大队委”等学生干部郊游,一起吃饭、唱卡拉OK。学校老师表示,这些学生干部起了带头作用,帮了老师的忙,所以特意请孩子们吃个饭,这是一份特别的“奖励”。

学生帮忙,老师请客,乍一看似乎合情合理,实际上问题多多。首先,最直接的效果是,王先生的孩子“很不开心”,因为“感到自己作为普通学生不受学校重视,由此产生挫败感”。

对于此事,某中学的李老师认为,“学校做法不妥,不能让一些功利的、世俗的奖励方法侵扰了孩子对世界的认知。”她建议,对班干部应更多从“精神与情感”层面进行奖励,应注意不要厚此薄彼。还有人提出,“可以考虑奖励一定的德育分,适当照顾三好学生、优秀干部、入团入党等方面的推荐人选”。

然而,关键的问题不在于“奖什么”和“奖给谁”,而在于“怎样正确合理地使用教育权力”。要让权力的运用促进学生健全发展,而不是把学生变成方便教师使用的工具,让学生成为权力操控的对象。

照理说,A帮了B的忙,B对A应该表示“感谢”。然而,学校这么做,并不是表示“感谢”。

“感谢”和“奖励”有着微妙的区别!“感谢”意味着教师作为受惠者对作为施惠者的学生干部表达谢意。而“奖励”是教师作为评价主体对学生干部的肯定、奖赏和鼓励。该不该奖?该奖励谁?标准和决定权掌握在教师手里。教师的行为客观上反映的是教师与学生干部之间主动与被动、决定与被决定、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实际上是一种权力关系。

教师把学生当工具使用的现象并不少见。据报道,南方某市一所学校在每班特设两个“小小心理情报员”,让他们做“潜伏”,注意观察同学情绪和心理变化,并定期向老师汇报。还有某市教育局要求学校各班主任在班上发展2至3名“治安小信息员”,收集校园暴力等侵财犯罪、手机网络淫秽传播、校园周边交通秩序、学校周边不良青少年活动情况等,学校要将班主任收集的信息上报教育部门。

这些现象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关注和反思。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先生曾发微博称,朋友的女儿自上小学以来,同学们费尽心思争做班干部,为此家长贿赂老师、老师挑动学生互打小报告和拉选票!对此,王旭明呼吁,取消小学评优选干中的成人化之举,给孩子一个平等、自由、公正的环境和良好成长氛围。

《没有指责和羞辱的教育》一书的作者徐莉老师说:“我看到了成年人施与处于权力关系较弱一方的孩子的特殊待遇。”她发现,每天清晨孩子们围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里购买红领巾,因为学校规定,学生上学时必须佩戴红领巾,忘记或丢失就要受到严厉处罚。但仅靠处罚并不管用,很多孩子仍会忘记,家里的红领巾因此攒了一大堆。对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徐莉称之为“权力的滥用”。

菲利普·W. 杰克森说:“教育从根本上说是一项道德事业,其目标是对人类产生有益的变化,不仅仅是在人们知道的和可以做的事情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会完善人们未来的性格和个性。另外,这一过程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受教育的个人,而且还有整个社会。最终,整个世界都能从这项事业中受益。”

然而,当孩子们处于权力操控之下时,学校和教师的所作所为没有资格称作“教育”,它对孩子有害无益,社会也不可能从中获益。
本文已经发表在《人民教育》2014年第20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