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永进:一个人变坏的初始标志

Leave a comment

小时候,生存在一个“爱憎分明”的时代。读小人书的时候,小伙伴们的第一个问题往往就是“好人坏人啊”?后来想,此种毛病的养成还真不能全归功于“革命”。在中国,即使民间戏曲,都是那么脸谱分明。脸谱分明的结果,是让中国人的思考力意志停留在“泛童年“时期,二元对立到大一统而已,无从萌生比较复杂的思维模式。于是,中国民众就显得比较好骗,比较容易上当,四肢不见得发达,头脑倒是简单得可以。

爱读欧美小说,至爱之一,就在于他们看待生活与人性的多元与多维。1980年代有一位名叫刘再复的文学评论家写过一本书,叫做《性格组合论》,说的就是那回事儿。当然,现在看来,也是稀松得可以。中国是有个泛道德的国度,毛泽东曾有过把帝王将相赶下舞台的壮举。到了现在,不同了,张艺谋在《英雄》中公然替皇帝及其屠戮找借口也少人喝倒彩。一些清宫电视剧里,文字狱缔造者个个成了爱民如子的好领导。真是岂有此理!

道德强暴文学的时代过去了,似乎,“伪文学”取消道德的时代已经来临?我想,道德一根筋固然不对,但彻底取消道德的世界未必会好多少。童年时对“好人坏人”概念的关注,未必不存有一定的“终极价值”含义。是的,无论你承认不承认,“好人坏人”还是一个客观存在。文学艺术也在面对这个存在,只是,它们操作得更多的,不是道德谴责,而是其文化学人类学的源头诠解,而已。

随着岁月的流逝,对好人的疑心,对坏人的麻木,无不与日俱增。是否,传说中的沧桑已悄然莅临?电视屏幕上,感动中国谎花盛开,却很少感动得了我。读到6岁孩子居然照料着瘫痪在床的母亲,蹦出我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政府干嘛去了?前几天读叶兆言的《后羿》,痛感,天真者是靠不住的。未经生活严峻考验的人,一旦春风得意,一定马蹄迅疾,践踏花草,蹂躏良心。学了多年数学,高考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只是记住了四个字——等号左边。按照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思路,常常琢磨一个问题:一个人开始变坏的标志究竟是什么?

我觉得,“开始变坏”四个字,或许,可以作为所有教师的职业敏感词之一。我经常说一句话,“二十岁以前没坏人”。当然,这话的潜台词并不一定对应着“XX岁以后没好人”。只是想说,未与社会发生实质性关系的人,他的“坏”,大多没机会成为铁板钉钉的事实。我不很赞成把教师说成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我看来,做一个孩子成长的尽职的“守夜人”,已经很不错了。让孩子们在青春的麦田里拔节成长,颗粒饱满。一旦谁有拔腿奔向悬崖的可能,立马现身,制止那种视堕落伪飞翔的虚妄尝试。上天有好生之德,教育亦然。是这样么?

中国古典文学艺术中,人都是脸谱化的。诸葛亮从一出山开始,就是一个“德艺双馨”的模范。《说岳全传》中的岳飞,从书生到猛将,其中没有任何阅历和心理上的转换。历史上那个真正的岳飞,从行伍到将军,还有过犯罪在押的不光彩记录。其实,可以推想,无论孔明还是岳飞,都必然存在一个漫长的成长过程。从不会治国到会治国,从不会打仗到会打仗,这样才合乎常识,合乎逻辑。西谚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移植过来,也曰:“人不是一天变坏的。”我坚信,“一个人开始变坏的标志”应该可以作为一个严肃而重大的教育学命题。

词典中对“坏”的解释,可以进入现语境的,只有“品质恶劣”四字。一个人,在不和他人发生现实联系之前,是不存在好坏之分的。比如,贾瑞先生一个人在被窝里想念凤姐,想得怎样精彩,都不能说他坏。一旦,他开始不顾对方的感受实施侵犯了――语言的或行为的,那就出现了“品质恶劣”问题。刑法中对“强暴”的量刑不轻,我想,其要义,大约在于,主动方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而无视另一方的感受,而已。如果不存在反抗,强暴行为所造成的“物质破坏力”应该比斗殴还要轻微。而强暴罪的量刑,却远远重于所有的斗殴。这种量刑标准的确立,实质上所确立的,是对人的自由与尊严等精神层面权利的高度重视――甚于物质含义的重视。

侵犯人类自由精神与人格尊严的事件,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这种发生,没有什么固定的仪式。更多的状况是,侵犯者与被侵犯者双双习以为常,麻木至浑然无觉。老舍先生的小说《骆驼祥子》被迫改动,所篡改的,是一个作家一个公民的自由判断自由表达的神圣权利。《霸王别姬》中张国荣所饰演的虞姬,其真身本来是一介男儿。当他被迫说出“我本是女姣娥,又不是男儿郎”的时候,所丧失的,当然不止“性别认同”的权利。日常生活中,对我们的尊严和自由侵害最大最频繁的,在我看来,还是权力,那些个被权力持有者及其背后的体制所全然异化了的权力。

“权力的异化”是一个链条,罪恶的颤动会一直沿袭到权力的末端。最惯常的表现在于,相对的权力持有者可以任意打断相对无权者正感兴趣的话题,一些人时刻储备着辛酸的谄媚随时准备奉献给毫无愧色的接受者。在现实的“物质利益”层面的兑现隆隆启动之前,压迫与被压迫,剥夺与被剥夺,早已粉墨登场。日常生活中的“人权事件”总是此伏彼起,撕心裂肺的哭叫与求救从来不觉于耳。是谁,伸出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第一根手指?我说,只说一句——一个人变坏,从漠视他人的感受开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