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如何面对质疑和挑战

2 Comments

我转帖了邱磊老师关于临川二中弑师事件的言论,有人认为这只是一个偶发事件,没有必要过度分析。我的观点是,这样的偶然中一定有必然。这样的事件尽管只是个案,但早已经不是一个个案了,对这样的个案,一方面我们固然是要了解那个孩子的历史表现和身心状态,同时还要了解这个孩子的家庭生活状态尤其是他的家庭教育背景。另一方面我们是不是也要了解和分析这所学校,这位老师在对待我们认为的“不该”的种种行为的时候是怎样看待和处置的,我们处置结果与我们的期待和愿望是不是一致的。手机时代的教育,我们的选择当如何?遗憾的是,我们总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实实在在的教育问题,更没有勇气去反思我们平时的那些教育方式和行为。

上海的倪岚老师说:这里还有一个问题目就是孩子玩手机有上瘾行为和快餐文化的层面。而老师没收则是一个僵化机械的模式。甚至是他们相处的模式。老师从这个模式中得到了什么?长期的短暂的成绩和满足。自身的压抑和麻木使她很难感受他人的感受。而这个模式相当简单有效。对大部分孩子适用。但他没想到这次无效反而害了自身,而孩子的问题相当复杂。做老师的实在不容易也不是太合格。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就是老师有权利没收吗?没收后的东西如何管理?没收后如何善后?

我很赞成倪老师的观点,收与不收,确实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

倪老师认为,老师做事简单粗暴。掐头去尾。他的学生无意识习得和模仿。依然是学校文化。家庭文化和社会文化的悲剧。孩子的世界是日新月异的,老师被太多的模式捆绑了手脚。这对矛盾学校家庭社会意识的多透彻。这样的悲剧就少的多。和大自然脱节的教育和学校家庭教育都是不合格的。孩子的表现,我们没有在现场看不清晰,但不可忽视的是老师的主观、麻木和骄傲麻痹导致了自己的悲剧。

我以为,问题出在我们的教育许多时候只是从“管”字出发的,很少会从立人的角度思考实际的教育问题和教育举措。从“管”字出发的措施就难免简单与粗暴了。这还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总是觉得我们的举措是正确的,是出于对孩子的“好”的。我们教育的许多问题就在这里。

倪老师说,问题出在老师不了解什么是人,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教育。

我则认为,有的不是不懂,是他不让你懂,即便教师懂了,许多情况下也不可能不让老师按着老师的理解去做。

倪老师说,这还是面对权威的主权问题。反过来不让你做不让你懂的根源是什么?他们也有困难。他们也有恐惧。他们无法信任。面对未知的不确定。面对不熟悉不安全的境遇他们也不擅长他们也需要隐藏和掩盖。还有就是个人私欲:个人权威、政绩、个人理想、小团体的狭隘,都是因素。国人的愚民政策。

四川的宗涵老师答话说,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就是老师有权利没收吗?没收后的东西如何管理?没收后如何善后?一部分老师是这样处理的,看见即收,收后学生意识到,胆大的学生就跑到非班主任的老师那儿,认错保证等等行为借以“救赎”他或同学的手机,并恳求不告知班主任。倘若班主任见到直接收,通常这部手机在周末或期末由家长直接领回。 

我问了一句,什么时代了,不许学生用手机?怎么用才是关键。

宗老师则对倪老师的言辞提出疑义,“问题处在老师不了解什么是人,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教育。老师不懂得。”请问前面的群体是否应该加上部分或有的教师,不然个人认为有些用词未免过于犀利。学生在校用手机的确存在问题。 

倪老师倒是谦卑,好的。谢谢!这里我特指被害老师。不过从更完整的层面来看。我是否可以说这个是老师群体的集体阴影。甚至是人类的整体困难?

我于是贴过去一篇旧文《手机时代的学校教育》。

倪老师说,老师如何面对质疑和挑战?如何面对犀利的提问?如何面对教育现场的关键危机和冲突?我们很多所谓的懂得停留在头脑思维层面。然后用自我主观片面局限的认知去看待自身和他人。我们现在的教育培训和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大都困在这里了。因此从头脑层面解放出来真正落实是不容易的。也是需要严谨细致耐心的对待的。

我以为倪老师提出的这个话题是值得我们每一位当老师的认真思考和讨论的。



2 Responses to “教师如何面对质疑和挑战”

  1. 陈秀玉

    听到这个故事,震惊。在质疑教育问题,教师,学生问题前。我首先想到心理健康与沟通两个词。若学生的心理得到及时的疏导,多一些沟通,那气压就不会达到爆炸的程度。

  2. 严中慧

    我很害怕那一种给人下定义的分析,尤其是对孩子。一个学生,如果因为一次打架被定义为暴徒,一次没有很好克制的恋爱被定义为流氓。我真的最不愿意看到这个学生可能无知冲动的杀了老师被定义成一个恶魔,虽然他有罪。同样的,被杀的教师,除了那一个瞬间过分信任自己的教育管理之外,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在学问、教学、师生关系上都没有什么问题的人。
    简而言之:不要把复杂的生命体和生命群体简单化,不要把复杂的社会现象概括出一个结论来。

    在我看来,这里面涉及一个很微小的教育理解的问题:教师对教育理解的自负。
    这个老师比较年轻,很可能以他的眼睛看到其他老师这么做是没有问题的。恰恰这个在别人那里可能不是问题的问题,绝对不能迁移到自己的身上,在这个老师身上,问题就真的成了问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