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勇强 孙建荣:台湾高中生命教育类课程师资培育的研究及启示

Leave a comment

[摘要]中小学生命教育在我国大陆刚刚起步,生命教育师资严重不足,生命教育的师资培训工作存在着教育理念落后、课程内容不系统、培训形式单一等问题。借鉴我国台湾地区高中生命教育师资培育的做法与经验,大陆生命教育课程教师培训应更新师资培训理念,注重教师生命素养的培育;挖掘生命教育内涵,构建“三维”培训课程体系;重视培养生命教育教师主动学习、终身学习的意识。

[关键词]台湾;生命教育;生命教育课程;师资培训

[中图分类号] G451.2[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1002-4808(2014)11-0087-04

我国中小学生命教育刚刚起步,生命教育师资严重不足。大陆虽然开展了生命教育师资的相关培训,但是非常缺乏针对生命教育或教师相关知能的实用性与学术性兼具的系统性课程;缺乏分阶段、系统周延的、针对不同生命教育内容所设计的长久规划,同时部分内容与德育方面的培训有重复情形,造成资源浪费。教师是生命教育课程的实施者与教学的引导者,培养合格师资是实施生命教育并取得实效的前提和基础。借鉴我国台湾地区高中生命教育师资培育的做法与经验,或许从中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一、大陆与台湾生命教育师资培训简况

生命教育是学校针对青少年自我伤害、生命意识缺乏、生存能力薄弱等问题,对学生进行生命意义熏陶、生存能力培训和生命价值塑造,使学生认识生命、体悟生命、热爱生命、探索生命的意义、促进师生生命价值实现的教育活动。生命教育课程涵盖内容多元,注重教育过程中学生内心的感悟和经验的体会。目前,生命教育已纳入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共有24个省(市)组织开展了生命教育工作,约有3万多所大、中、小学校进行了生命教育课题的研究与实践。[1]然而,在学校教育中生命教育常被视为德育或心理健康教育的一部分,多数地区关于生命教育的师资培训只针对德育工作者、心理健康教师或班主任,各地区对生命教育的认识不一,开展的生命教育课程凌乱,无系统整合,导致各地区生命教育师资培训出现“各弹各的调”的情况,难以使教师对生命教育有全面的认识,更多的只局限于教学方法的传授,无法真正培训出一批业务精湛、充满爱心和创新能力强的高素质生命教育教师队伍。

我国台湾地区自1997年正式推动生命教育以来,教育部门及社会团体举办了各类教师培训和研习活动。台北市针对不同的学科,开展不同学科的生命教育研习,使各科教师对于各课程中的生命教育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与理解;高雄市在寒假期间开办生命教育教师营。2004年,台湾大学、台湾教育研究院筹备处、辅仁大学、台北师范学院(台北教育大学)、台湾生命教育学会等单位针对2010年实施高中生命教育类选修课程的师资需求,提出了《师资培育专门课程研发实验暨种子学校与种子师资培育计划》(以下简称《培育计划》),设置了一套长达一年半的生命教育师资培训方案。2006年实施以来,已经培训出一批卓越的生命教育师资。因此,通过研究台湾地区高中生命教育类课程师资的培训,分析其培训模式和培训内容,从中吸取有益的经验,对建立大陆生命教育师资培训体系具有诸多的启发意义。

二、台湾高中生命教育类课程师资培育的做法与经验

生命教育类课程是台湾新课程纲要中新增的选修课,以孙效智的“人生三问”为哲学基础,并由此发展出生命教育的三大议题(终极关怀与实践、伦理思考与抉择、人格统整与灵性发展),进而提出生命教育的七大核心内容:哲学与人生、宗教与人生、生死关怀、道德思考与抉择、生命与科技伦理、性爱婚姻伦理、人格统整与灵性发展。[2]这些内容对跨学科的理论进行整合,并期望以适年龄、适性别的方式转化为学生的学习素材,以促进学生对自己、他人、社会和自然的反省,并深化对生命的体验、理解与智慧。

为达到上述教育目标,相关师资培训工程可谓十分巨大,它不但重视相关理论知识的学习、教学设计的培训,更在培训过程中帮助教师重新审视并塑造自己的教育理念、生命态度及人生目的。唯其如此,教师才能真正成为学生的生命导师。台湾师资培训研究团体在《培育计划》的基础上,共规划生命教育师资培训专门课程26学分(见表1),包括介绍生命教育基本理念并强调团体共融与体验活动的工作坊课程(4学分)、系统性专业理论课程(20学分)和加强教师灵性发展的灵性培训课程(2学分)。教师参与全程培训后进行统一考试,考试合格者被授予生命教育教师资格证书。

(一)注重团体共融与跨宗教体验的工作坊课程

生命教育的教师必须是热情的、真诚的、有理想的、为了理想奋斗不懈的。工作坊课程通过团体共融与跨宗教灵修体验,让教师逐渐浸润、内化、深化不同的生命课题与反省体验。

1.启航工作坊

该工作坊简介生命教育基本理念与各项重要议题,帮助教师认识师资培育计划之精神与架构,于工作坊四天三夜的生活中,通过各种团体共融活动、跨宗教灵修体验、小组分享讨论来帮助参与者对生命教育获得一种深切的理解与体会,进而提升个人对于生命的热情、正向观点与自我察觉、反思的习惯。

2.课纲工作坊

该工作坊的重点在于高中生命教育课程纲要介绍和对生命教育教学理论、校园管理经营、服务领导与伦理行政等治校理念的探索,使教师学习落实生命教育的宏观与微观素养,并进行生命教育议题论文与教案设计规划的分组与作业。
通过各类合作活动、体验活动、灵修活动教师能够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交流,形成生命对话的氛围。同时针对生命教育的核心议题,工作坊邀请专家学者开展专题讨论,呈现多元文化、多元价值观点。

(二)系统性的专业理论课程

专业理论课的学习内容庞杂,涵盖了人生哲学、生死学、宗教学、性爱与婚姻伦理、生命伦理、科技伦理、人格统整理论、灵修学等跨学科理论,同时还包含了这些跨学科理论如何能以适龄性的方式转化为高中生的学习素材,以激励其反思并深化其体验的生命教育教学与教法理论。教师需要经过长期的耕耘,才能迈向成熟,有所收获。因此,专业理论课程规定了三个学期与两个暑假培训(学期间每次授课为周六或周日全天,暑假期间为每周工作日两天),来帮助进修教师逐步累积学识,提升能力。

开设理论课程的教授的遴选非常重要,每个科目均设有一名负责召集的教授。召集教授的职责包含拟定该课程各单元的内容,自己全程担任各单元讲师或邀请担任的教授任个别讲题的讲师,管控各单元的课业要求并对培训教师进行学习评价。

(三)灵性培育课程

人类生命不仅是单纯的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也应该包含深刻的精神生命,精神生命的提升不是经由内化的知识、正确意义的裁定、标准的成就等所决定的,而是经由内在倾听所发掘的。灵性培育课程则是邀请东西方宗教与灵性修养领域具有深厚基础的导师来陪伴、指导学员进行灵性修行,以观照内心来不断反省自身,以慈悲心、感恩心来同理他人,并以信心、欢喜心在人生的艰难与黑暗中向上提升。

灵性培育课程以小组聚会方式进行,教师依据个人信仰、兴趣选择组别,每一灵修小组由灵性生活导师每月固定带领进行小组聚会,作深度的交流,促使教师进行灵性反省与觉察,以获得全人成长与灵性发展。

综上所述,台湾生命教育师资培育课程不但要求教师重视相关理论的学习,更在培育过程中帮助教师重新审视并提升自己的人生观、伦理态度、人格统整度及灵性层次,让教师个人有可能开阔其生命境界,引导学生在接触生命教育的同时也感受到生命力量与自我价值。此外,对生命教育师资培育课程的教授人员选择不以某一学校或某一生命教育理念为局限,而从课程的实际需要出发,邀请台湾有名望的专家学者和宗教人士建立教授团队,以达到课程开设的目的。

三、对我国大陆生命教育师资培训的启示

(一)更新师资培训理念,注重教师生命素养的培育目前我国大陆的生命教育师资培训还属于职业培训,大多围绕教学需求设置培训内容,以提升教师教学能力为目标,功利性地把职业适应能力作为教师职场追求。然而,从台湾生命教育师资培育中可以看到,首先应把教师当成一个生命体,而非注释规定内容的工具。教师职业除了具有教书育人的社会价值,还应该具有内在的生命价值,需注重教师精神生命的培训。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说:“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性知识的堆积。”[3]教育是以生命影响生命,以灵魂唤醒灵魂,没有生命素养和人文关怀的教师,是没有灵魂的教师,即使有高超的教学技能,也不配成为学生的生命导师。

一言以蔽之,缺乏生命素养的教师,也不可能培养出有生命素养的学生。因此,增强教师生命素养,提升教师生命质量,是教师生命发展的需要,也是学生生命教育的需求。生命教育师资培训应从关注教师教学能力、师德素养转向关注生命素质和人文情怀,突出教师内在生命的培养。

(二)挖掘生命教育内涵,构建“三维”培训课程体系台湾高中生命教育师资培训内容是依据生命教育类选修课程的需求确立的,该课程体系的出台建立在对生命教育内涵清晰统一的认知基础上,融合了对生命教育的多元观点及相关理论。大陆目前开展的生命教育师资培训内容则相对简单且存在一定的差异性,究其根本是对生命教育本质认识的不足。郑晓江教授指出,大陆最为突出的问题包括两个:一是把生命教育视为服务社会管理和教育管理的一种手段,而非从个体生命成长的需要来看待生命教育、推动生命教育;二是把生命教育视为服务学校教育管理的一种手段,把生命教育等同于安全教育和德育、心理健康教育等。[4]冯建军教授认为:生命教育不应该只作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工具,而应该指向人的整体发展,成为全人教育。[5]生命教育作为一种全人教育,不仅包括对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的关注,还需包括对生存能力的培训和生命价值的引导。这也就要求教师对生死、心理、健康、道德有深刻的理解,同时掌握自我保护、应对灾难的基本技能,熟悉相关法律知识。

因此,大陆可以基于全人教育理念,挖掘生命教育内涵,统整学校生命教育课程体系,构建起师资的“理论培训”“教学技能培训”和“人格培训”三维培训课程体系。理论培训可融入与自然生命、社会生命、精神生命相关的学科知识,通过网络平台提供学习资源,建立教师自学评价体系;教学技能培训除了现有的讲座教学外,可增加教师实践教学环节,将教师的教学设计和教学效果纳入师资培训考核内容;人格培训是针对师资的内在生命的培训,相比于台湾地区借助寺庙、宗教的灵性教育,大陆可采用参与式、体验式的研修方法,通过各类案例阐明事理,由教师与他人一起学习,在理解和解决问题的合作中建构对生命内在的理解。

(三)重视培养生命教育教师主动学习、终身学习的意识台湾地区的高中生命教育师资培育机制是整合多所大学力量,以学分制的方式进行理论的探讨,通过一年半的持续学习,获得对生命教育深入的认知。这种长期的培训方式并不适合大陆现状,生命教育在大陆学校体系中仍属于边缘性学科,没有形成完整的学科体系,却涵盖丰富多元的内容。因此,在现有的培训架构下,教师的主动学习尤为重要,需要他们依据特定的情境,内在建构生命教育的知识体系。

从理想的培训目标来看,教师的生命发展应通过对自己的教学方法、教育理念的不断反思和改进,从生命发展的角度去批判自己的教育教学观念,使自己的专业发展目标更具有人文关怀。对教师个人而言,它需要教师主动地学习、反思与探讨,需要教师坚持不懈于整个职业生涯,并使之逐渐成熟。

[本文系福建省社会科学规划课题“闽台教师教育一体化发展研究”(项目编号:2013B089)研究成果]

[参 考 文 献]

[1]郑晓江.生命困顿与生命教育[J].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2(2):48-54.
[2]何福田.生命教育[M].台北:心理出版社, 2008:221-235.

[3]雅斯贝尔斯卡尔.什么是教育[M].邹进,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91:3.

[4]郑晓江.“立德树人”与生命教育[J].思想理论教育, 2012(24):4-8.

[5]冯建军.生命教育实践的困境与选择[J].中国教育学刊, 2010(1):35-38.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TQyMjcxMQ==&mid=202229487&idx=1&sn=6c6d26f20630b73b5eab251bd2fbca09&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key=7c6f9eba607ea3e813c7ded8889c61fb55bd4d746dbaf7f0af3152cda2176eabfb862e7bd1e228ac51bacd72308a604e&ascene=1&uin=NjIzMDY5NjAw&devicetype=webwx&version=70000001&pass_ticket=fia4QQQUneKDB5R7mV9qQo1MESCZ42jV1zqhtx1YTwgUTDzNtvyEoC%2BonfuDiWJV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