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家”的言说

1 Comment

 1.有人说,校长是“最容易成为教育家的人”。您对此如何看?相对于教育学者、教研人员以及教师,校长在通往教育家的路途上具备哪些优势?

关于校长最容易成为教育家的人的说法,从表层次上来讲是对的,因为一名校长具体负责一所学校,他思考和指挥着一所学校的发展方向和实际运作。他的整个管理经验积累包括普通教师所不能拥有的教育资源,是促使他思考,改善,实践,乃至于升为理念和思想是沃土。他在这片土地和试验田当中耕耘他的思想,播种他的理念,收获他的果实。这就是他可以成为教育家的优势所在。苏霍姆林斯基、陶行知就是这样的教育家。

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量的校长他不具备作为思想者、研究者、实践者的基本条件。我们现在的校长是没有教育家的潜质,或者有潜质,但在功利的视角下,校长是把自己当官做的,因为校长的价值往往大于所谓教育家的价值,教育家这个称谓在如今的功利社会中是贬值的、廉价的。

如果说校长是最容易成为教育家的人,他的前提应该是什么,前提是校长要有校长潜质。他对教育有认识。有思考,有主张。就是说他首先应该是一个思想者,同时还是一个研究者,更是一个实践者,只有是一个思想者,研究者,实践者合而为一的一个学者型校长才是最容易成为教育家的人。同时,整个社会要更多的赋予教育家生存的气候、存在的价值、膜拜的光环。

所以,我认为,在当今更多的情况下校长是一个官员,说校长最容易成为教育家的的这样的理想,是需要前提的。

当然一般说来一个人“所以能做校长”,多数是因为他在业务上有过人之处,当然,这个过人之处不是绝对的。另一方面,虽然是政府的任命的,他也要有一定的“服众”之处;二是作为校长,他有个优势,因为一所学校就是一个社会,一个以“教育”为主题的小型社会,面对这样的“社会”,校长的视野一定会变得更广,看待问题一定会比其他教师站得高;三是作为校长,是一校之“魂”,只要有心成为“教育家”,他就可以发布自己的施“教”纲领,当然,这一点应该在不越过“政策法规”的底线的前提下。

2.在数十万中小学校长群体中,不乏大校校长、名校校长,但其中能够得到社会认可的“教育家型校长”并不多。撇开校长自身的因素,您认为当前“教育家办学”需要什么样的外部条件?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所谓的大校、名校,其实很多情况是学校和媒体甚至是政府,有的还有企业相互结合通过商业化运作树起来典型。当然,这些大校,这些名校也取得了很多了成就,比如说,短期内使一所学校改变了面貌,赢得了比较好的社会声誉,取得了令人神往的经济效益。但是同志们有没有深思一下,这些所谓的名校在讲他们的办学业绩的时候,他们拿起来炫耀的最多的是什么,或者除了中、考高考成绩,他还能拿出什么?

我们有些名校,它原来的基础怎么样,是不是在他手上改变了面貌?再看看那些知名的民办学校,有多少真正是民办机构自己兴办的?据我所知,那些所谓办得好的民办学校,第一桶金是通过一些途径,跟当地的有关部门甚至于政府达成默契,买的当地的最好的学校,当地所有的优秀教师都由他的学校去挑选,生源也由他先挑。一旦发现这些教师不胜任马上就给调走,也就是说,这些名校占据了当地最好的教育资源,而不是他们有教育家的能耐。

所以呢,对所谓的名校一方面要看表面的东西,另一方面,更要看也要看背后的东西。我有个观点,教育没有神话,即使有神话也应该看神话背后的东西。所以,说我认为校长自身的因素很重要,但是教育的外部环境也很重要。校长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的,除了自身应该是一个思想者、研究者、实践者这样基本的条件还要看有没有适合他耕耘的土壤。最重要的是减少行政干预,就是要干预,也应该是与教育关涉度高的,比如说经费上的支持,对办学思想的支持等。

 3.要成为“教育家型校长”,校长自身的学习和超越必不可少,您认为校长应该从哪几个方面修炼自己?

要想成为一个教育家,首先人品要好。要热爱教育,要把教育当做事业,要把校长作为一个岗位、作为一个专业、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和对待,如果把校长作为谋取自身利益,甚至升官发财的渠道的话,他是不可能成为教育家的。一个除了人品要好以外,还要有文化,有学识,有学养。因为有文化,有学识,有学养的人,才可能有他的办学追求和理念。因此,作为校长,他首要的是要沉下心来读书,埋下头来学习。要明白教育的本真是什么,如果不理解,那么我们办的教育,就会仅仅停留在考试成绩和升学率上。升学率是办学的重要指标,但不是全部,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教会学生考试,更重要的是教会学生学会学习,学会做人,学会生活。所以你要想成为教育家型的校长,你就要有一定的教育理论。第三,你要想成为一个专家型的校长,你就得像陶行知那样,身体力行,用现在的话讲就要时时刻刻生命在场,要时时刻刻跟师生在一起,时时刻刻关注教育,关注学校的每一个细节,我有一个观点,做校长要事事明白,但不是事事都要自己做。校长要成为教育家,要从人品、学养、行为三方面来修炼自己。

 4.很多有志于成为教育家的校长,往往要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比如行政干预、社会事务、交际应酬等等,他们感觉自己身陷其中,难以有精力追求理想。您认为校长如何才能消除理想与现实的冲突?

是的,现在的学校,要面对七姑八婆,各种检查评比,验收指导,督导评估不算,还有许多方方面面的关系要去应对不算外,人事,钞票,甚至生源这些办学的基本权利却几乎没有,这校长难当呀。可是,难当也得当。我的想法是,想自己能想的事,做自己能做的事,并且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当然一些应酬,检查,是不得不应付的,关键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应酬和对付。作为校长,他的主要精力应该在学校而不是在应酬,只有生命在场才有发言权,才会洞察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如果校长将主要精力用来应酬,那他就不是校长,而是老板,或者官员了。那么,他也就不要想成为教育家了。

 5.在教育资源分布存在中西部差距、城乡差距、名校和非名校差距的情况下,对经济欠发达地区和薄弱学校的校长来说,追求“教育家办学”是不是一个过早的话题?他们应该如何理解和追求自身的成长?

教育家办学这是一个很好的追求,它说明,党和国家已经意识到教育和国计民生的关系。教育应该少一些行政干预,多一些学术引导。但是要实现教育家办学,绝对不是靠政府和有关机构搞几个评比,搞几个所谓有计划的培养,就能实现的,教育家也不是评出来的。我们现在要防止的是什么?我们动不动就搞评比,特级教师是评审出来的,现在又有地方搞“人民教育家”的评审,如果教育家可以评审出来的话,那么“教育家办学”,是会很快“实现”的。真正的教育家是以他的教育思想,教育行动,教育研究,教育专著,来影响教育,影响社会,影响未来的,他应该是家长、教师、学生认可的,社会认可的,同行认可的,学界认可的,是要经得起时间和历史考验的,而不是政府或部门或者某个机构认可的。

我的观点,“教育家”不会因经济的问题而不存在。中西部差距、城乡差距不是影响出教育家的因素,关键是“有没有思想”,而不是“有没有钱”;另一方面,所谓大校、名校,不一定会出现教育家,教育家校长的出现,有可能到会是在非名校,甚至是草根学校。

6.前不久,一项研究结果称“省委书记平均需要35年的成长期”。从这个思路来考察“教育家型校长”的成长之路,您认为大约需要多少年?其中可分为哪几个阶段?

这个问题比较难说。我的观点是,20来岁的人,可以成为一名好的官员,但要成为一名好的校长,似乎不大可能。作为校长,首先必须是一个优秀的教师,而一个优秀的教师的出现,起码要有二十年的的资历。所以我不主张年纪轻轻就当校长,当校长必须要有一定的年龄的。为什么?年龄、资历和经验往往是成正相关的。一个校长,要做他十几年的副校长,然后做十几年的校长才可能成为专家型的校长。20年的教师和中层岗位的磨练,十年的副校长积累,十年校长经验,才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校长。而这,在现在的人事制度上不可能的,因为,60岁就要退休了,再说,干部队伍建设要年轻化呀,另一方面,这个“211”工程,时间久远,当你成熟了,你的退休年龄也到了。所以,我强调,校长不是官员,是一个职位、一个专业,是应该是有从业资格的。做校长,有做校长是有做校长的专门学问的,不是人人都可以做校长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专家型校长,尤其是教育家型的校长,任职年龄和期限是应该适度放大的。

如果成了“家”却退了“线”,这个“家”还有多大作用呢?最多是写点文章,做些讲座,“思想”的东西还是需要“躬身”其中的。思想是做出来,不是想出来的。当通过做后成家了,却进入“退”字号。这是中国教育的弊端。

 7.有人说,“办好学校”是公事,而“成为教育家”是私事,校长把学校管理好就足够了,想不想成为教育家完全是个人的事情。您如何理解两者的联系?我们呼唤“教育家型校长”的意义何在?

“办好学校”与“成为教育家”是不矛盾,你要想办好学校,你就得有教育家的追求,学校办不好,用什么来证明你是好校长呢?因为你有教育家的追求,你才可在你的办学过程中,才可能用心教育,用心教学,发现问题,才能积累经验,指导工作;反过来你说你是教育家,你的学校办得一般般在当地没有影响,你能说你是一个家吗?校长有教育家的追求,绝对不是一件私人的事情,而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因为你有教育家的情怀,你才可能成为着眼于学生,着眼于社会,着眼于国家与民族的教育工作者,一个眼于学生,着眼于社会,着于国家与民族的教育工作者,才有可能成为教育家。我们往往将一些校长教育家的追求,作为社会不容的、成名成家的思想来鄙视他。成名成家,有什么不好的?想成名成家,至少说明他有理想,有追求,一个没有理想和追求的校长,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校长的,一个没有理想和追求的校长,是不可能将学校办好的。

 8.过去有这样的说法,“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现在提倡“教育家办学”,你觉得这两者是否一致?

 我以为,这两者不完全是一回事。

校长是什么?有关词条是这样解释的:原来是个官名。现在通常指,各级学校的最高管理者,一校之长。负责管理学校的各项事务,对学校的发展有重大责任。可见“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从逻辑的角度看是不对的,校长不是学校的全部,校长只是学校的一份子,或者说是办好学校的重要一份子。然而,要办好一所学校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校长再好,没有合适的土壤,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不可能将一所学校办好的。另外,从词源学上看,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反映的还是官本位的意识,人治的思想。

什么是教育家?温家宝在谈到教育家办学时说,我这里所说的教育家他们可能不是某些专业的专门家,但是他们第一热爱教育,第二懂得教育,第三要站在教育的第一线,不是一时而是终身。可见教育家不仅要有自己的教育理想,教育追求,教育实践,更应该有自己对教育的理解,也就是说,要有他自己的教育思想,教育专著。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学校领导首先是教育思想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领导。”这就是“教育家办学”与“校长办学”的本质区别所在。

尽管两者都承认管理者在学校发展过程中的引领、主导作用。但这作用是不一样的。只不过校长,是要按照上面的意思来办学的,是不可以有自己的思想的。教育家,要用他对教育的理解,他的教育思想来经营学校,而不是根据上面的意思来管理学校的。

最后说一句,我心目中的教育家大多是死了的人,教育家不是靠什么工程培养出来的,更不是选出来的,是要由历史去检验的。我说的这些,也许会挨砖砸,时刻准备着。哈哈!

 



One Response to “关于“教育家”的言说”

  1. 中国通识教育

    目前包括江苏,太多地方校长(包括副校长)就是教育研究或、成果评价或师资评价专家团成员,其局限性明显,唯一优点是显性或隐性的反映行政话语系统与行政领导意图。教授治教沦为戏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