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徐铎厚 王丽花:学校文化的“形”与“实”

Leave a comment

学校文化,既有形而上的意蕴,又有形而下的要求。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实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创造……但是,如何理解,如何把握,如何践行,才能最大程度地弥合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之间的张力,依然困扰着“身在此山中”的学校管理者。

《教师月刊·学校文化读本》(2013年07、08合刊,以下简称“本书”)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

“学校能否百花齐放、生机勃勃地发展,本质上要看学校文化到底提供了什么样的思想支撑和环境助力。”主编林茶居先生在“卷首”开宗明义。“我觉得,今天的学校文化,尤其需要彰显这样一些因子:善,安静,职业本分,儿童立场……”见多了玄之又玄的文化策划推介后再思考这些文字,心灵的撞击更加激烈。

“人性从古到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变化的是我们的生活,……教育要培养一个什么样的人,更重要的还是要回到‘人之常情’、‘人之常性’来思考。”生命化教育的倡导者、实践者张文质先生为做好学校文化这一鸿篇巨著提供了细微的管道。

“文化在本质上是一种价值观,学校文化的核心精神体现在学校的教育哲学里。学校文化虽然可以通过学校的建筑与仪式、环境与布局表现出来,但真正催人奋进、真实感人的文化力量,还是要通过日常教育教学,通过大家鲜明的个性与为人来‘呈示’。”有着小学、初中、高中任教经历,又有在大学教育系求学过程的研究者杨四耕先生,通过思考现实、梳理理论,为“为了人、依靠人、发展人”的学校文化建设指明了方向。

当然,“本书”所涵盖的内容远不止这些。精妙的文字,精彩的图片,精心的编排,不断引领读者透过对学校文化的价值探索、核心释义、理想追求、历史轨迹、现实做法的思索,悟得建筑于个体经验之上的学校文化之道、学校文化之理、学校文化之法。

学校文化建设,贵在遵道。这里的“道”,就是那些能催人健康发展的亘古不变的教育规律。面对大千世界的纷繁,学校文化建设需要有对教育规律的坚守。教育对象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他们先天禀赋各异,后天环境不同,充满着各自的新奇、向往、憧憬……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学生。学生的发展有其固有的规律,教育是有共性存在的。学校文化建设也必须遵循这些规律:秉持儿童立场,坚守职业本分,远离喧嚣浮躁,恒怀善悯之心。唯有如此,才能通过学校文化的浸润,把个性迥异的学生培养成特色鲜明的人才,达成“出窑千彩”的盛景。

学校文化建设,贵在循理。学校文化,博大精深,学校管理,千丝万缕。如何在繁杂的事务中渗透文化的味道,走出一条独具特色的优质之路?众多学校管理者苦苦求索,而“本书”给予坚定地回答:“学校文化建设不能背离‘人之常情’”。摒弃“口号”,让“符合人性的,更有助孩子生命自然地、愉快地、生动地发展”的文化表述亲吻学生;抛弃“虚幻”,让学校文化建设扎根于学生实际、教师实际,契合学校发展定位,引领学校发展;放弃“功利”,让学校文化建设基于学校,为了学校,在学校中。尽一切努力,使学校文化建设的起点、方向、路径、愿景都始终围绕着学生展开。

学校文化建设,贵在得法。“文化需要漫长的积累,需要缓慢的沉淀,更需要时间的发酵,就像一坛好酒,总离不开岁月的见证和参与。同时,学校文化既需要动态的平衡,也需要相对的安静……”基于此念,“本书”从历史与现实的熔炼与析离中,为学校文化建设提供了众多而优质的“他山之石”:建设“健康第一”的课程文化,建设合作型教师文化,建设民主、尊重、平等、合作的课堂文化,重视学生社团作用……更为可贵的是“本书”对学校文化建设细节的关注。教室如何布置,班会如何开好,课桌椅如何管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但都能透射出文化的光芒。

可见,只要坚持“用纯净的心做教育,用真诚的心对学生”,就不仅能建设好独具特色的学校文化,也能发展好个性鲜明的学生。当然,这需要学校管理者、教师坚守底线,着眼长远,追求真理,崇尚智慧,培育爱心,引领学生焕发生命活力,促使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