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林萧:“坑爹教育”需要怎样的“正面回应”

Leave a comment

“***的家长:本周日(13日)上午8点20分,请家长提醒孩子收看滁州某频道播出的‘学生安全与素质培养’专题教育片,并写好观后感,周一交给班主任。”近日,滁州市各个学校的几万名中小学生家长,不约而同收到这样一条通知,谁知让家长们大跌眼镜的是,名为“安全教育”,实则为电视购物广告。(10月15日《市场星报》)

在各地校园安全事故频发的当下,教育部门组织学校开展安全教育,本来好的举措,而安徽滁州市的安全教育却变成了电视购物,不仅让全市各个中小学学生都上交“观后感”当作业,还要填写统一的回执单,让众多学生家长傻了眼,这样的安全教育称作“坑爹教育”也不为过。

数万名学生家长收到通知,陪学生观看某电视频道的安全教育节目,无论如何不算一件小事,但看着看着,公益的“安全教育”就开始推销所谓的学习软件和光盘。到底是怎样的软件和光盘,报道中虽没有详细提及,但从“原价399元,优惠价300元,仅优惠一天”的广告语中不难想象,所谓的安全教育是假,推销学习资料才是真正目的。只不过,用发通知的方式要求学生观看,遭到家长质疑后,当地市、区两级教育部门却称对节目内容不知情,琅琊区教育局称通过教育系统内部的政务平台,收到了市教育局的文件通知于是下发,滁州市教育局则称他们的初衷是好的,以为某电视频道提交来的是“安全教育片”,这才组织全市学生家长观看,并表示正对此事正进行调查,“将作出正面回应。”

不管当地教育部门如何狡辩,公众想弄清楚的是,电视频道和教育局究竟是啥关系,电视台显然管不了教育局,教育局通过政务平台下发通知,完全是教育局的行为,即便电视节目全是广告,需要承担责任的也是教育局,岂能以不知道节目内容为由推卸责任?事实上,教育局称不知道节目内容根本无法让人相信,如果与电视节目不存在某种利益关系,又怎会下发通知?打个简单的比方,倘若电视节目播放的是成人性生活,教育局是否也会组织学生观看?滁州市教育局自己发的通知,自己称不知情,再自己调查自己,这样的调查早已失去了公信力,所谓的“正面回应”还有何意义?

正如一些网友所言,以“安全教育”之名组织全市的中小学生观看电视购物,性质十分恶劣,公众需要的不是什么“正面回应”,而是当地教育局官员的“下课”。整个事件中,通知由谁下发,经过哪些领导的同意和批准,背后是否有利益链条,追查起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滁州方面有必要成立第三方调查组,由上级部门、纪委以及学生家长组成,并邀请媒体全程监督,这样的调查结果也许才能让公众信服,严厉追责才是最好的“正面回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