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教育部门和官员就这样容易骗?

Leave a comment

据报道安徽滁州市教育部门最近出了一件很好玩的事:全市数万名中小学家长收到这样一个共同内容的短信:“本周日(13日)上午8点20分,请家长提醒孩子收看滁州某频道播出的‘学生安全与素质培养’专题教育片,并写好观后感,周一交给班主任。”谁知,其名为“安全教育”,实则为电视购物广告,舆论一片哗然,于是有人说这是典型的“坑爹教育”。

更具讽刺的是,事件发生后,面对广泛的质疑声,当地市、区两级教育部门均表示“对节目内容不知情”。区教育局称收到上级文件要求,自己只是照办而已;市教育局则说“初衷是好的”,只是误以为某电视频道提交来的是“安全教育片”,所以才有了下文。针对此事,安徽省教育厅于16日上午发表声明表态:近日有人冒以当地电视媒体或者其他名义,前往教育行政部门联系组织收看教育专题节目,实为推销学习资料或者其他产品。

如此仓促的公关救火,让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李·罗斯的“归因谬误”理论,即一旦有了成绩,都是自己的;一旦出了问题,都是人家的。在整个事件中,作为受害者的学生和家长,始终没有听到一句关于道歉的话语。对此,我们不禁要问:假设真有骗子,他们的冒充行径为什么能畅通无阻?教育行政部门、学校、电视台的官员们难道愚蠢至此?既然是“有人冒以当地电视媒体或者其他名义”,这“有人”哪里去了?面对这样的“乌龙事件”有关方面、有关人员是不是应当承担什么责任?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教育厅的一纸声明就可以消解的?我们均不得而知!

然而,我们看到的事实却是全市上万家长同一时间、看同一内容的电视片这“有人”的能量一定不小。再说教育局通过政务平台下发一个涉及上万人的活动的通知会那么草率吗,如果真的是“有人”冒充什么,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极其官员为何如此容易受骗?再说那些负责具体落实的各所学校管理者为什么就没有一个说“不”?……这些问题串联起来,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逻辑链,答案亦昭然若揭:这就是“利益”与“作风”。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这看似失误的事故,背后潜藏的是某种累积的必然性。比如说“利益”,电视媒体和教育机构本互不隶属,也鲜有交叉,他们的合作难道是出于对教育事业的“热忱”?教育局称不知道节目内容,根本不足信,假设其与电视节目不存在某种利益关系,怎会下发如此通知?不知内容,又怎敢播出?唯有盘根错节的利益,才能将两者绑在一起,然后各以“教育”之名,攫取实惠。

正因为此,才有了教育部门在事情败露后“义正词严”的“受骗说”。其实,不管是电视节目方,还是教育官员,各自心里的帐都“门儿清”,真正“受骗”的,只有可怜的家长和学生。这与时下部分教育官员与无良教育媒体沆瀣一气,先自己出书,后以“提升教师素质”之名为自己卖书的丑恶行径本质上是同一的。

再说作风。此次事件中,学校委屈地说上面的通知,“我们肯定要贯彻执行”,区教育局的借口这是“上级文件要求”,貌似他们都没有错。言下之意错的是“有人”。这样的推脱其实也不诡吊啊,现如今许多教育行政部门早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学校管理者也早已经习惯奉承上意。“唯上”的官场文化已经成了大潜规则。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推论,滁州的教育圈子一直以来就是如此行事的,只是这一次不小心出了差池——只不过这差池偏偏出在了不成有哪个来为领导背黑锅,要真有的话,说不定将来前途无量呢!作为教育者的良知一旦丢失,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

如此看教育,就十分可怕了,它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本意和轨道,成了别人攀爬名利的工具。孟子说:“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如果上级是下级的“天”,孟子的标准对后者只是小菜一碟;如果学生、家长、民众是“地”,或许大多数人都是要赧颜的。作为教师、校长、下级官员,他们听从上级的号令似乎没有错,但我们却不可忘了万事都得结合实情、因地制宜、诚心诚意地服务于受教育才是事业的基石。

如此的本末倒置,究竟为何?徽滁州市教育部门,以及它的上级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给公众一个真实的交代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