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馨:今年过节要送礼

Leave a comment

一个刊物编辑看中我丫头一篇文字,可是早被人家用了,于是答应为他们写一篇。这个命题作文对丫头来说,也纠结得很,她说,要求太详尽了,不好写。呵呵!

又快到那个令人苦恼日子的了,因为又要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老师们准备礼物了。真是纠结,我明明还处在出差的紧张行程中嘛。今年可不可以偷懒不送了呢?

过去总是送的。每年教师节写一封信寄到学校去,是我读大学之后给中小学老师的“固定礼单”。有空就多寄几个老师,没空就只寄给班主任;有话就长点写,没话就短些说。价格嘛,邮票1.2元,信封0.3元,加上信纸和对墨水的损耗,估计总价得有个2元/人吧。

这样想想,我还真是个抠门儿的学生,一张正经贺卡也舍不得买。突然就有点担心起来,现在两块钱连煎饼都买不着了,老师应该不会嫌弃吧?不会被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嘲笑吧?这种临近中秋的日子,和一堆月饼、螃蟹、烟酒茶叶相比,几张破纸似乎太寒酸了。

虽然一直自以为是地觉得,手写的书信一定是最好的礼物,可是我一次也没有问过他们呀。于是果断打个电话,问问小学班主任:“唐老师,你喜欢什么样的教师节礼物呀?”

“嗯?我觉得最好的就是发个短信,不是群发的那种就成,知道有学生还记得我就好了,保存着还可以常常拿出来看”。

哇!太好了!比我想的更节俭!1条短信才1角钱嘛。可是我偏要再接再厉以期讨一点表扬:“写信不喜欢吗?”

“写信当然最好了,没事就可以拿出来看。但太费时,我也不赞成你写,工作这么辛苦,有时间应该多休息……(此处省略一千字)”

看起来这个表扬得来有点勉强,我要阐述一下我臆想中的情景,争取加分,“我还以为写信你一定最喜欢了,还可以给别人看”。太好了,我忍住了“炫耀”这个不怎么褒义的词,虽然我心里想象出来的场景就是:唐老师的学生又给她写信了,唐老师教出来的学生真好啊。

但是现实当然和想象有很大的差距。我们亲爱的唐老师说:“如果不巧被其他老师看到了,我当然也会很自豪地介绍你的情况。不过一般都藏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一方面会羡慕,可是也会感到失落,觉得没有学生记得他们。”

她说,“我很幸运,碰到你们这班学生”。

一直觉得,像唐老师这样的老师,当然会被学生喜欢。我们1998年毕业到现在已经15年了,她依然能说出那些连我都忘了的名字,知道他们的近况,回忆起大家小时候做的那些或可爱或恼人的小事。可是她说“我很幸运”,仅仅因为我们记得她。

隐约也可以在其他老师那里体会到类似的感情。给另一位小学老师花老师写了信之后,马上收到了她洋洋洒洒写了四、五张纸的回信。给大学某个科目的老师寄了明信片,结果他竟然还记得我,甚至找出了我的电话号码,发短信邀请我回学校找他玩。和高中的班主任打电话时,她也会很高兴地提起,“前两天某某某来看我,他说他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也许就像唐老师说的那样,“工作了的学生,几乎没有谁会记得小学老师了”。或者不光小学老师吧,所以我的老师才会觉得“幸运”,甚至有时候他们的反应在我看来有点“受宠若惊”。这真是让人感慨。如果现在出一道题,要求人们列出古今中外尊师重道的名言警句,我猜想写到明天也写不完。但就是很少有人真的按照名言这么干。

肉麻如唐老师,偶尔会和我说“你是我最好的学生”,“你这样惦记老师,我很感动”这样的话。我认真坐在电脑前想了半天,究竟我待她的“好”在哪里?直到工作之前,我甚至连一份小礼物都没有送过她,工作后才开始每年准备一点节礼。但绝对不见面,否则她就要通过各种方法硬给我塞压岁钱,天知道我都已经二十好几岁了呀!

其实有点小后悔,就算读书的时候自己没有钱,为什么就没有亲手做过什么小礼物送给唐老师呢?难道是因为听了“今年过节不收礼”的宣传?明明我那么喜欢她的。现在想要送她一点什么,还要想尽办法才能躲避红包真是麻烦……

倒是在唐老师之前教我的花老师,曾经得到过我送的一张手制贺卡。如果没记错的话,上面应该是我用当时新买的水彩笔画了一只正在吃竹子的熊猫。以我刚念小学二年级时的绘画水平,大约不怎么对得住观众。不过这并不妨碍花老师把贺卡拿给另一位老师看,两个人在教室门口边说边笑看了半天。我坚信这绝不是在嘲笑我的画工。

我唯一一次在教师节送上“贵重礼品”的印象,发生在初中,爹妈让我拿了盒月饼送去班主任家里。然后在中秋当天,班主任叫了我们几个寄宿生一起去她家吃饭。唔,根据人群的组成,我觉得参加的应该都是送了月饼的,大约无意之中,大家又将那些月饼的价值吃了回来。

可惜那唯一一次的贵重礼品,似乎并没能让这个老师对我更好些。她偶尔还是会把我叫到教室门口小小教训一下,叫我“安分点,别惹事”,一如从前。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个调皮鬼,总是有人喜欢有人讨厌。

凭良心说,初中这位班主任是很负责很辛苦的。我们那所寄宿学校,每天5点多就要起床做早操,晚上要自习到10点才回寝,她几乎从早到晚都和我们在一起,甚至熄灯后还要到宿舍检查我们有没有乖乖睡觉。可惜我们那班同学毕业之后,连一次也没有聚过。我这个班长也从没去看望过她,只在刚读大学的时候给她寄过一次明信片,不知道她有没有因此对我们这班学生感到失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