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曹文:英语的改革 不能只变成数字游戏

Leave a comment

这两天在南京开中小学英语网络教学的研讨会,和当地知名的师范大学外语系的专家们以及一些中小学英语学校的老师们交流, 面对坐了满满一会场的近400名来自甘肃、山西、新疆、重庆等地区的中小学英语骨干教师,三个小时的讲座我用了50分钟讲了英语面临的危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明原因。

我们看到的是课内英语教学的古板、一成不变和用力过度与孩子们通过课外和家庭学习取得的不可思议的英语成就之间的巨大反差,如果我们的教学改革还是在做数字游戏,提升不了语文,也改变不了英语。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们的体系、课程、老师和学生为英语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这是质疑要不要学英语已经要不要在中小学就学英语的原因之一。

我一直有一个论调,那就是让英语老师改变他们的课堂教学很难,因为教学计划、课时、教材、教法、考试他们都说了不算,怎么改?只有从教自己孩子开始改,又有动力,又有主动权,更有示范性。所以,与其培训老师如何教好其他孩子,不如先培训他们教好自己的孩子。这也是我总在国培项目上做“走题”的讲座的原因。

然而这边研讨会还没有结束,就看到了北京进行中高考改革的信息,英语“终于”被开刀了。英语为什么如此让人不待见,一方面是因为其他科目不好动,还有一方面是因为英语教学太不成功,让人觉得费了这么多劲,花了这么多时间,还没有学好,太不值得。对此,我们做英语老师的应该检讨。我相信有北京做示范,这股风会刮遍全国。我们的老师直给我发短信,曹老师,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说,这意味着我们教英语的会更火了!道理是:要是以后不是人人都多多少少真真假假会那么一点英语,会英语的人岂不是更升值了?

南京的媒体采访时也问了这个问题,我说,这只是数字游戏,能够改变什么呢?能够提升语文教学的品质吗?能够改变英语教学的应试吗?只不过数字让人看的更清楚,觉得你有所作为了,而对课程设计、教学和师资的全面提升却可能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事情,外人一下子也看不出来,谁没事干这苦差事呢?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并不需要培养一个能够考上国际一流大学的孩子,只要孩子们的课内英语测验、考试、中考、高考等考试能够考好,碰到出个国什么的英语能够听得懂,说上几句就成了。达到这一要求完全可以扔掉现在所有的英语课本,就做好一件事:家庭阅读(大阅读的概念,包括大量听–跟读朗读和默读–拼读拼写–读–写)。做好这一点,英语老师有着天然的优势。

这次和南京同行们交流,我问他们,为什么远郊区县的英语老师总是体育、美术什么的老师改行做的,不能有科班出身的,起码是语文老师改行吧。他们告诉我,因为每个学校的编制是按照学生人数固定的,老师够了,再合格的老师也进不来,否则完全是学校要背这个成本,只能等有人退休了。之所以是体育、美术、音乐老师改行做,是因为他们课时不满,用英语课时正好做填充。我说天哪,就因为编制问题,我们竟然可以“草菅人命”宁肯让不合格的老师来教孩子,这是什么教育理念!也有嘉宾说,曹老师,你们不该做老师的工作,你们应该做家长的工作。为什么呢?因为老师改变不了什么,课内教什么不是由他们来决定的。说得正是。但是要真的放开了也令人担心呀!看来真是怎么着也不是,只有在课外英语培训体系中颠覆并超越了!

当我们20年一直在努力做好英语教学却仍然逃脱不了惨遭围攻的命运的时候,修修补补已经回天无术,我们只有勇敢地打碎一切,颠覆性地尝试新的理念和方法(其实也不新,就是遵循语言学习不可抗拒的规律),才是出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