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思想网》 21世纪教育研究院调查显示:中国人学英语超半数是白学

1 Comment

【编辑按】本报告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授权全文发布,报告数据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搜狐教育联合调查得出,报告执笔人为杨旻。转载请注明。

2013年的秋天,英语教育成为中国教育改革的一个热点词汇: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在微博上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班,解放孩子,救救汉语!”;北京、江苏、上海、山东等省市相继传来酝酿高考英语改革的消息;北京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明确下调中高考英语科目分值,并逐步向一年两次社会化考试过渡。结合这一特定背景,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搜狐网教育频道联合举行了两项网络调查:一是学生英语学习状况的家长调查,二是英语教育的成人民意调查。

 

本报告以两项调查的数据为依据。两项调查于2013年10月11-21日间实施,“学生英语学习状况的家长调查”获得45758位网友的投票,“英语教育的成人民意调查”获得91448位网友的投票。在问卷题项较多的前提下,两项调查的问卷应答数量惊人,进一步折射出英语教育之于公众的重要影响力。

“学生英语学习状况的家长调查”与“英语教育的成人民意调查”的网友学历及家庭人均月收入分布呈现近似的结构(见表1),九成以上参与调查的网友为高等教育学历,家庭人均月收入在2001~4000元者均为最多并接近30%。

一、公众对英语的感受与价值认知

公众对英语的感受与价值认知划分为三个角度的指标问题:一是对英语学习的兴趣,二是相对于语文的英语重要性判断,三是英语对人生发展的预期影响与现实影响评价。

(一)对英语学习的兴趣

家长评价自己孩子对英语学习的兴趣和成人自己评价对英语学习的兴趣偏低(见表2)。接近五成(46.66%)的家长认为孩子不太喜欢、很不喜欢英语学习,超过四成(43.56%)的成人被调查者持相同的态度;表示自己孩子比较喜欢、很喜欢英语学习的家长约占四分之一,评价类似的成人被调查者则占26.88%;比较来看,觉得兴趣一般的群体均接近三成。

(二)相对于语文的英语重要性判断

面对“学习英语比学习语文重要”的说法,接近九成的家长(87.95%)和成人(86.75%)被调查者较多地持不太赞成、很不赞成的态度(见表3)。与上述反对倾向相一致的是,86.15%的家长认为对孩子现阶段而言,传统文化教育、国学、经典学习比较重要、很重要,其中超过六成(65.51%)的家长表示很重要。就语文、英语、数学等学科的重要性排序而言,语文独占鳌头,获得超过七成(74.70%)家长的支持;数学排第二,支持的家长不足两成(18.97%);英语则居于第三,仅获得6.09%的支持率。

 

 

(三)英语对人生发展的预期影响与现实影响评价

1. 英语对人生发展的预期影响评价

家长重视孩子英语学习的主要原因及其判断小学阶段英语学习对儿童的未来发展所产生的影响等调查数据显示,家长评价英语对人生发展的预期影响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升学考试的因素。71.60%的家长表示重视孩子英语学习的主要原因是为将来升学做准备,11.34%的家长主张为将来就业做准备,希望丰富孩子语言素养的家长比例不足10%(9.67%)。关于小学阶段英语学习对儿童的未来发展所产生的影响,超过五成(57.28%)的家长觉得不太大、没有影响,主张比较大、很大的家长比例接近四分之一(24.22%)。(见图1)

2. 英语对人生发展的现实影响评价

衡量英语对职业发展的现实影响评价(见表4),52.19%的成人被调查者觉得“几乎没有影响”,22.07%的成人被调查者觉得“是职业提升的门槛要求,但与实际工作没有关系”,12.68%的成人被调查者主张“是职业前景的重要标准”,11.22%的成人被调查者主张“有一定的影响,是职业规划发展的考虑因素”。

接近九成(89.74%)的家长认为当前英语学习的热潮给学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仅一成的家长主张没有不利的影响(见表5)。就不利影响最突出的表现而言,持“对国内生活和工作帮助不大却浪费时间和资源”观点的家长最多,占39.50%;认为“不重视母语学习,影响中文素养”的家长次之,占20.76%;“英语学习的课业负担过重”、“滋生对英语的厌学情绪”分别为14.56%、11.81%;“接受太多国外文化,不了解或不认同本国文化”的观点仅获得2.74%家长的同意。

 

二、英语学习投入及负荷的自报告

英语学习投入及负荷的自报告划分为三个方面的指标问题:一是儿童英语学习的发端,二是英语学习时间所占比重,三是英语学习竞争程度评价。

(一)儿童英语学习的发端

当前儿童开始接触英语的年龄正在向低龄阶段发展(见表6)。根据家长调查的数据,47.38%的孩子最早从3-6岁开始接触英语,12岁及以后接触英语的孩子比例仅为6.56%;3岁开始接触英语的比例领跑其他年龄段,份额达到16.23%。根据成人调查的数据,最早从3-6岁开始接触英语的孩子比例却不足2%(1.96%),12岁及以后接触英语的孩子比例达到了80.41%。

 

学校开设英语课程的时间呈现向低年龄段儿童延伸的态势(见表7)。86.39%家长报告自己孩子在小学低年级(小学一到三年级)、幼儿园学习学校开设的英语课程,同一教育阶段仅25.12%的成人被调查者表示学校开设英语课程,两组数据的落差超过了60%。74.89%的成人被调查者回忆学校在小学高年级时期开设英语课程,远高于同一教育阶段家长报告自己孩子的状况。

 

(二)英语学习时间所占比重

根据调查数据进行粗略平均估算,被调查家长的孩子本学期英语学习时间所占比重约为37%(见图2)。花费40%及以上的时间来学习英语的孩子,比例多达32.47%,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英语学习的负荷明显畸重。同一调查数据估算结果显示,母语学习的时间占学习总时间的比重平均约为32%,比英语学习的比重要低五个百分点。

 

成人被调查者对英语学习时间的投入随着学业阶段的上升而提高(见表8)。根据其所报告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个求学阶段英语学习占学习总时间的比重,进行粗略平均估算后分别约为18%、31%、35%、38%。七成(70.77%)的成人被调查者在小学阶段英语学习时间比重没有超过20%,而到了初中之后报告英语学习时间比重在30%及以上者接近六成(59.47%)。进入高中、大学阶段,英语学习时间的投入程度更趋增长,报告英语学习时间比重在50%及以上者分别为24.15%、33.81%;其中,18.33%的成人被调查者表示大学里花费七成以上的学习时间来学习英语。

 

(三)英语学习竞争程度评价

当前学生英语学习的竞争性态势不容乐观。调查数据显示,76.49%家长评价当前学生英语学习竞争的状况比较激烈、很激烈,而认为不太激烈、很不激烈的比例仅5.72%(见图3)。

三、公众对英语教育有效性的评价

成人公众对英语教育有效性的评价包含两个层面的指标问题:一是工作、生活中的英语应用及能力评价,二是中学、大学的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评价。

(一)工作、生活中的英语应用及能力评价

成人在工作和生活中使用英语的频率比较低(见图4),超过六成(64.74%)的成人被调查者表示“基本没有”使用英语,接近七成(69.57%)的家长表示“基本没有”在家里跟孩子说英语。选择“经常”使用英语的成人被调查者不足两成(19.40%),选择“经常”在家里跟孩子说英语的家长不足三个百分点(2.98%)。

与成人在工作和生活中使用英语频率低相呼应的是,成人被调查者评价自己工作、生活对掌握英语的要求程度比较低:半数以上(55.80%)认为“完全不重要,根本不用”,22.70%认为“不太重要,有时需要简单运用”,11.29%认为“比较重要,经常应用”,仅8.94%认为“很重要,需要很强的应用能力”

 

比较英语听力、英语口语、英语阅读、英语写作这四项“听说读写”能力(见图6),超过半数(52.25%)的成人被调查者觉得自己“没有一项擅长”,觉得最擅长的是“英语阅读”者比例约占三分之一(34.81%)。成人被调查者评估“英语写作”能力最低,仅3.55%觉得最擅长此项;“英语听力”擅长者比例(3.80%)略高于“英语写作”,低于“英语口语”擅长者比例(5.58%)。

 

对于“许多大学生学习英语只为应付大学英语四六级、考研,没有实际应用能力”这一说法,59.35%的成人被调查者持“很赞成”的态度,加上“比较赞成”的比例(20.23%),约八成的成年人对该说法表示支持,不太赞成、很不赞成的比例分别是9.13%、6.85%。

(二)中学、大学的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评价

成人被调查者对其中学、大学的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感觉不太满意(见表9)。评价初中、高中、大学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不太满意、很不满意的比例达到五成左右(53.58%、47.43%、49.20%),对应的高满意度(比较满意、很满意)群体比例分别是13.70%、15.09%、11.29%。

 

将很满意、比较满意、一般、不太满意、很不满意按照五级量表进行百分制赋值,可以获得成人被调查者评价的分数,初中、高中、大学的英语教学质量和效果均远低于60分的及格线。高中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的得分(48.8分)好于大学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的得分(47.3分),初中英语教学质量、教学效果的得分(46.2分)最低。

 

四、英语教育政策改革的公众期待

英语教育政策改革的公众期待包含两个方面的指标问题:一是英语教育政策改进的建议,二是语言教学模式的偏好选择。

(一)英语教育政策改进的建议

家长希望目前教育主管部门对基础教育所实施的英语教育政策,首要改进的是“取消升学环节的英语考试科目或降低英语考试成绩的比重”,获得了52.39%家长的支持(见表10)。“优化学生英语能力的测试和评价方法,促进教学与应用的统一”(13.13%)和“制定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一体化的英语教育政策,营造更好的英语学习环境”(12.05%)两项建议的支持率相距很近。“出台保障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母语学习的专项政策”(8.47%)、“帮助家长破解‘越早学英语越好’的偏见,保护幼儿的正常语言学习顺序”(5.25%)、“禁止升学评价指标使用英语竞赛获奖、英语考试等级证书”(4.89%)、“提升学校英语教学的成效,加强学校英语教师的培训”(3.46%)四项建议的家长支持率都低于10%。

成人希望目前教育主管部门所实施的英语教育政策,首要改进的是“取消升学环节的英语考试科目或降低英语考试成绩的比重”,获得了17.13%被调查者的支持(见表11),从支持率次序来说与家长调查数据一致,但比例低了三成多。“减少职称评定中设置与工作无关的英语要求”(15.95%)、“减少就业入职时设置与工作无关的英语门槛”(14.86%)、“禁止升学评价指标使用英语竞赛获奖、英语考试等级证书”(13.12%)、“帮助家长破解‘越早学英语越好’的偏见,保护幼儿的正常语言学习顺序”(12.20%)、“改变四六级考试,使之脱钩学位证书”(11.91%)五项建议获得的支持率差距不大。”

比较成人被调查者和家长的建议,成人比家长更希望“帮助家长破解‘越早学英语越好’的偏见,保护幼儿的正常语言学习顺序”、“禁止升学评价指标使用英语竞赛获奖、英语考试等级证书”,家长比成人更希望“取消升学环节的英语考试科目或降低英语考试成绩的比重”。与家长的态度不同,成人被调查者的改进建议没有特别明显的倾向,建议的重心比较分散。

在改革升学环节英语考试的期待中,进一步分析“取消升学环节的英语考试科目或降低英语考试成绩的比重”的政策改进建议,发现公众对“中考、高考降低英语科目考试成绩的比重”意愿强于“中考、高考取消英语科目考试”。对于“中考、高考降低英语科目考试成绩的比重”的诉求,成人被调查者和家长的态度大体一致,均有超过七成(75.40%、76.01%)的“都降低”建议,两者表示“都不降低”的比例分别是14.58%、15.63%(见图7)。至于是中考降低还是高考降低英语科目考试成绩的比重,成人被调查者和家长没有区别处理的意思。

 

相对于“中考、高考降低英语科目考试成绩比重”诉求的一致性,成人被调查者和家长在“中考、高考取消英语科目考试”的建议上发生了分歧,成人被调查者之间、家长之间的态度分化也很显著(见图8)。主张“都取消”的家长比例(56.80%)较成人被调查者(49.65%)多出七个百分点。主张“都不取消”的成人比例超过了三成(32.15%),持同一想法的家长比例也有26.97%。至于是中考取消英语科目考试还是高考取消英语科目考试,成人被调查者和家长显然更支持取消中考取消英语科目考试。

 

 

九成(90.93%)家长认为“将英语竞赛获奖、英语考试等级证书作为升学的重要评价内容”不合适,只有不到一成(9.07%)的家长认为合适。

有关英语课程纳入正式教育课程的时间,82.22%的家长和78.44%的成人被调查者不太赞成、很不赞成将英语课程纳入正式的幼儿教育课程。75.42%的家长不太赞成、很不赞成从小学一年级儿童开始学习英语。50.98%的成人被调查者认为从小学六年级开始设置英语课程比较好,认为小学低年级(一到三年级)开始设置英语比较好的比例仅为28.28%;其支持(比较赞成、很赞成)初中零起点开始英语教育的比例达到了54.22%。

(二)语言教学模式的偏好选择

家长希望孩子所接受的语言教学模式和成人被调查者所支持的语言教学模式,反映了公众对各阶段教育中英语比重的偏好选择(见表12)。从趋势来看,无论是家长还是成人被调查者,选择“全英语”语言教学模式和选择“双语(中文+英语)”语言教学模式的比例随教育阶段的上升而增加,选择“全中文”语言教学模式的比例则正好相反。两项调查的数据对语言教学模式的偏好选择方面,表现出大体一致的态度。

在幼儿园、小学及初中阶段,公众最认可“全中文”语言教学模式,支持率介于50%-80%之间。而到了大学阶段,主张“全中文”语言教学模式的比例下降到家长和成人被调查者的三分之一左右。

在高中、大学阶段,公众最认可“双语(中文+英语)”语言教学模式,其中大学阶段的支持率均超过了50%。自幼儿园到初中阶段,成人被调查者比家长更期待“双语(中文+英语)”语言教学模式,但对待高中之后的教育,家长却比成人被调查者更青睐“双语(中文+英语)”语言教学模式。

尽管“全英语”语言教学模式的认可度处于低位,但是成人被调查者对高中和大学阶段“全英语”语言教学模式的支持率(6.53%、15.03%),均显著地超过了家长群体(3.82%、8.95%)。

 

公众对高中后教育包含英语的语言教学模式(“全英语”及“双语”)表现出比“全中文”更高的偏好,与评价对英语学习的兴趣偏低、英语对职业发展的现实影响不大等数据结果不相协调。一方面,说明了公众虽然反对“学习英语比学习语文重要”的说法,但是对英语的重视正在不断上升;另一方面,反映了公众希望通过重点改革高中后教育的整体语言教学模式,提升英语的应用能力。



One Response to “《教育思想网》 21世纪教育研究院调查显示:中国人学英语超半数是白学”

  1. 云之青

    这个调查粗略一看就全面呀。我支持。想我当初最好的科目就是英语了,而且还是一位出色的优秀的英语科代表。而如今,什么都不剩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