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不需要什么

 

《中国教育报》赵主编群里留言,一个教研室主任发布的老师问的问题:教师不需要什么?请群员们参与回答。

四川王丽君老师询问:是征稿吗,赵编? 

赵主编说,不是,自由讨论。可以具体一些,比如说什么样的规定动作之类。

浙江姚老师说,不需要规定动作。这个很难说得上来,我总觉着学生不太喜欢规定动作,然后顺带着老师如果强调规范的话就容易只为结果而教学了。

王丽君说,不需要理论,这是我给老师作培训时的自我规定。 

罗定老师说,如学生活动时不需要老师过多的干预,我校老师曾写过篇论文从关注学生的不需要出发获得江苏省一等奖!

赵主编希望罗老师让那位老师把这篇文章发过去。

王丽君老师说,老师们不需要培训师在台上滔滔不绝,离自己的实际教学与经验太远。讲座完毕,依然云里雾里。尤其是当前的课题培训。扒皮来了。 

扒皮说,教师不需要硬性规定的统一行动,更不需要教研室规定使用统一的教学参考资料和教案。

王丽君老师说,作为教研室的我支持扒皮。 

偶尴尬地给个坏笑,扒皮常常诋毁教研,谢谢支持!因为它干了不该干的事,该干的没干好,或者干不了,许多教研室,俨然教育局的教务处。也就是说教研室的本职是教学研究与指导教学研究,而不只是指手画脚。教学研究,而不只是理论研究,不过真正做理论研究的倒也是好事,遗憾的是,这样的教研员并不多见。教学研究首先课堂教学研究,作为实践研究的教研员自己要上课,尽可能多的上好课,这样才能发挥示范、引领、研究、指导的作用。而不是颐指气使,更不可以研究的名义推销资料,尤其是自己“编写”的资料。教研员,不是推销员,更不是营业员。

王丽君感慨,遍山的映山红虽美壮观,但单调、乏味,百花齐放感觉好!各具特色。但她又说,扒皮,好像离群主的有点远哟。不过,我喜欢。 

扒皮不服气,不是问不需要吗?这就是不需要。有许多就是资料员,自己编,组织人编,然后推销,教师不需要这样的教研员吧? 

王丽君老师觉得,这个话题可以做个专题,扒皮问,是不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研员”?呵呵,扯远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