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儿童与鸡仔

Leave a comment

读刘百川先生的《当代儿童教养研究》,我的感觉作者要表达的中心,大概就是:“儿童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基础不良,一切教育都要受到影响。”

为了说明儿童教养的重要性,他在论述中有这样一段话说得很有意思:

今日儿童教养的责任,是要做父母的,做教师的和全体社会人员来承担。因为儿童从受胎时起,直到能独立生活时为止,他的习惯,他的品格,他的健康,以及他的一切生活方法和技术,没有一样不是由于父母的训练和环境诱指熏染而成的,要使儿童的一切,得到正常的发展,就需要给予合理的教养。还有人类的幼稚期,比其他动物的幼稚期都长,在这幼稚期中,就其智慧和能力来说,还不能同一只初出蛋壳的小鸡相比,一只初出蛋壳的小鸡,很快的便学会了啄食,能够独立自营谋简单的生活,而幼稚儿童一切的生活,无论穿衣,吃饭,睡觉,都没有一样不依赖大人,不需要大人的保护与指导,所以必须在幼稚时期,给予儿童适当的教养,使其获得充分的生长和发展,他将来才有应付复杂社会的能力,可知人类的幼稚期,正是人类的学习期。

这类比有点意思,不仅形象,更切中要害,人与动物的不一样,就在于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面临着不断的挑战。如何应对这一个个挑战,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接受各种各样的有意无意的教养。也就是说,儿童教养是人生发展的起点。有怎样的儿童教养,就有怎样的人生轨迹。正因为如此,儿童教养必须是家庭、学校、社会共同的责任。所以作者强调,家庭要学校化,学校要家庭化。社会人士必须高度重视儿童的教养,因为儿童不是父母的私产。正是本着这样的思考,作者不仅指出了父母、教师以及社会人士在儿童教养问题上的错误认识,还向父母、教师和社会人士在儿童教养方面应有素养方面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