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刘百川先生的儿童教养观

Leave a comment

刘百川先生写于民国三十四年的《现代儿童教养研究》颇有感概:我们现在发现的许多儿童教养问题,老先生60多年前就指出来了,并且从家庭、学校、社会三个不同的侧面指出了解决问题的原则、方法、路径。摘录其中一些文字供大家分享一下哈:

“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可见中国“教育”二字,实包含“教”与“养”两方面的意思,可是到了今天,大家对于“教育”一词的体会,好像完全是知识的灌输。就是符号文字及知识的传授,代替了教育的全体。对于儿童身心训练与健康维护,则完全忽略了。也可以说今日的教育,在教师方面,只知“教”而不知“养”,在父方面,有的是“养”而不“教”,有的是不“养”不“教”甚至有的是反“养”反“教”

我们当下有多少做到了“教”与“养”两方面的兼顾了呢,又有多少不是既反“养”又反“教”的。刘先生呼吁:“教育儿童的责任,是要家庭的父母、学校的教师、以及社会人士共同来承担的。可是现实依然是许多家长总是将教养的责任推给了学校,推给了社会,而社会依然没有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多设儿童教养机关,多设儿童教育场所,多举办儿童福利事业,保护儿童及优待儿童。于是责任就都成了学校的了。

可学校呢?教师依然存在这样的“错误观念和事实”:小孩子是没有能力的;小孩子都是愚笨的;小孩子都是好学坏的;往往认识儿童被强迫的记忆是自己教学的成绩(许多教师,总以为儿童学习了更深更多的教材,就是自己教学的成绩,所以他们往往在超出儿童学习的能力之上,硬要儿童作死记硬背的功夫,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硬要他们背总理遗嘱,背九九表等,虽儿童觉得很乏味,很疲劳,但是教师还是要逼迫着儿童反复练习,以求熟练。其实,这些死记硬背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无意义的模仿,并非真正的成绩,教师们都弄错了。);认为教师是绝对尊严的,许多教师总认为自己有无上的权力,儿童是绝对不能侵犯教师尊严的,无论怎样,教师是不会错的;认为教师应该是万能的;教师常常认为儿童的成绩就是自己的成绩;教师处理儿童的问题,往往流于武断;教师容易暴躁,发脾气;唯一的手段便是体罚;教师对于学生偏心(教师偏爱女的、小的、聪明的、漂亮的学生);教师与学生常站在对立的地位;只有教室里才能上课,并且课程有轻重之分);教师常常希望他的学生得到同一的结果,而忽略了个性差异。
如何解决?

当然是要掌握儿童教养的重要理论极其实施方法。夸美纽斯、罗梭、泰勒、贝尔、蒙台梭利、杜威等人的教育理论。要努力锻炼儿童强健的体魄,让儿童自己生长,要培养自动精神,养成劳动习惯,养成重视团体生活的精神,努力培养兴趣,培养平等的精神和同情写做的精神,还要有积极的鼓励。当然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家庭、学校还是家庭,都要让儿童的生活儿童化,因为“儿童的生活有他本身的价值,并不是成人生活的准备,所以我们不能再以“少年老成”的观念来希望儿童了,应当让他有他自己的生活,我们一定要承认儿童与成人在生理、心理上都有其不同的地方,实施儿童教养,应当使儿童生活儿童化,不要使儿童生活成人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