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实践者如何向刘百川学研究

1 Comment

有人问我教师如何做教育研究,我的回答是看看刘百川先生的《小学各科新教学之实际》、《初等教育研究集》、《一个小学校长的日记》和《乡村教育实施记》等就明白了,从这些著作里,我们会发现,教师和校长的教育研究当是扎根于学校土壤的,着眼于自身的教育生活的。没有空头理论,也没有鸿篇巨制,有的只是点点滴滴的关于教育教学的实践记录和工作反思。

从刘百川先生的这些著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教育研究方法最为重要的就是观察法、实验法和自我教育法。在《一个小学校长的日记》里,我们会看到他对教室黑板的高低、课桌的高矮、教室的采光、厕所的座位、图书的装订等等看似琐琐碎碎的小事的关注。在今天,这些琐琐碎碎的小事,我们恰恰很少有人去关注,或者说几乎是不屑与关注。然而这些又确确实实是教育必须关注的关注的具体事件,是与学生的生命生长息息相关的教育细节。

在《乡村教育实施记》里,我们更多的是看到刘先生与乡民和儿童的交往,给他们讲故事,同他们玩游戏,与他们书信交往,一起挖渠,一起栽树,一起改厕,一起防盗,一起禁赌。

在这些著作里,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他与同仁们的共同探讨,共同研究,共同实践。刘百川将教师看成是一件兴趣盎然的工作,为了教师的专业成长,也为了增进教育科学,需要兴趣熏陶、进修实习、研究讨论等,他成立了中国教育研究社、教师工作日记展览会、读书经验交流会、教育经验交流会,后期还创办或编辑杂志,刊发教师心得。通过阅读、交流、日记等方式,提高自身的教育专业水平。

至于如何写文章,刘百川先生主张的是,“事情怎样做,文章便怎样写,文章怎样写,事情便怎样改进,无论如何不离开事实做文章,更不因了做文章而耽误了本身的职务,至于见解是否特殊,那与各人的眼光有关,我们也无用惭愧了。”

遗憾的是,我们的所谓“研究”关注的只是分数,是升学率,是许许多多表面文章,比如搞一个什么教学模式,弄那么几条办学经验,甚至创立一个什么什么的教学法。我们热衷的是如何是创立一个与众不同的教育理论,早早地是自己成为一个教育大家,早早地给自己立个牌坊,塑个雕像。

当然对刘百川先生的教育研究,当年也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朱智贤就曾对刘百川直言:“《乡村教育实施记》已收到,尽一上午之力,大略翻读一遍,其中所述,较《一个小学校长的日记》有深刻多多矣。……吾兄所认识与研究之问题,乃不免限于表面及技术的,每就一个问题思考一个问题之解决办法,甚少有一贯之观察,且对于每一问题所说想之解决办法,又多系就事论事,罕有从社会结构上下思考功夫,故不免流于主观的浮面之嫌,譬如对民众应如何讲话,如何接近民众学校,应如何招生,如何留生……单从问题的表面上下功夫,殊觉不够,似有深一层想之必要也。”
对此,刘百川是这样思考的:

(一)我们所作的工作,虽然是教育工作,但是我们所讨论所研究的问题,不能仅以教育问题为限,诸般的社会问题,都直接间接与教育问题发生关系,我们对于这些社会问题,都应当加以注意,万万不能仅注意到教育问题,而忘记其他。

(二)我们工作的时候,对于目前的困难,自当好不畏难趋向发自去求解决,更当深入到困难的里面去研究困难的原因,体现困难的情形,找出解决困难的方法,但是有一点我们应当注意,就是我们置身在困难之中,不要为困难所范围住。如果为困难限制住了,我们的头脑便想不开。我们在埋头苦干当中,还要抬头细想,想的时候,要作通盘的观察,免有偏见或受一部分事实所蒙蔽的事。

(三)我们在观察研究的时候,要目标与技术并重,理想和实时兼顾。不要离开目标和理想偏重枝节的或零碎的技术问题,也不要离开事实及技术而空谈目标及理想。

百川先生主张,教师的研究,要“先考虑我们有多少力量,能达到什么目标?那么我们的方针便是那么确定。”“先要考虑我们所确定的目标,于其他各方面发生什么样的关系,不要只看到我们的本身。”更要弄明白“我们所拟达到的目标,应该是一个合理的具体的,不应当完全基于主观的或完全是假设的。”

刘百川先生留给我们的启示是:教育研究不能眼高手低,不要好高骛远,要从细节入手。教师教育的有效途径是通过各种组织和参与各种各样的教育教学活动,让他们能够主动、自觉地提高自身的素养。而不是被强迫地,更不是通过行政命令要求教师必须干什么,不能干什么的。教师的教育教学研究,是要从自身的情况出发的,同时有时要兼顾到各种关系的,其落脚点是要立足于解决教育教学的实际问题的。也就是说,我们如果想在教育问题上有所研究,我们就当在自己的教育教学中有实实在在的追求,并将这追求落实在自己每天的工作实践中,同时还要养成在实践中观察与思考的习惯,要在实践中反思与修正,要结合实践读一点书,写一点心得。刘百川先生早已经用他的实践告诉我们,这样坚持下去,必有所成。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实践者如何向刘百川学研究”

  1. 小尘

    从细节入手,认真观察,仔细思考,记录点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