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任何教学法都不是万能的

Leave a comment

我们的研究者看到了刘先生当年发表在《小学教育月刊》第2卷第10期上的《旅行设计里的国语教学》如何采用设计教学法的案例,以及当年关于“设计教学”的八十多种专论、专著,并得出了“弊多利少”的结论。其实刘百川先生当年就清醒地认识到,任何一种教学法都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科玉律,都是有利有弊的,关键是看使用者如何兴利除弊。
他在《实际的小学国语教学法》里还有一个相当详实的教学案例——诗歌《黄花岗》教学实例也许研究者们没有看到。作者详细介绍了教授这篇课文的背景和教学过程(预习题、预习情况反馈以及几次上课的情况)及教者的教学心得。

刘先生从自己的教学实践中得出了这样一些感受,这就是:“活动的国语教材不宜选到,这课教材,系教者自编,不敢相信其合用,结果似无大疵;只要指导预习的方法得当,教起来觉得非常方便;读书教学,在欣赏过程内要特别注意补充想象;国语教师应该万能,我不会唱歌,很感觉不便;教学读书,最好使儿童有远大之目的,学习当格外努力;建造过程不一定要表演剧本,只要做得有兴趣,像双簧四簧等,都可采用;读书可以和说话联络教学;在读书课内,也可以练习作文”。

刘先生的这些感受,在今天看来就是所谓的教学反思,只是没有我们倡导的反思那样繁复,但句句说在点子上:语文教师要是杂家;学生的学习动机很重要;教学的组织形式不是一概而论的,只要能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就行;预习指导得当与否关系到课堂教学效果;想象是语文教学的重要任务之一;语文教学的特点就是听说读写合一的。当然还有一个我们当今很难解决的问题,这就是教材的选择问题。

针对“设计教学法”的不足,刘先生指出可以借助“道尔顿制”来弥补,道尔顿制又称“契约式教育”,全称道尔顿实验室计划(Dalton laboratory plan)。由美国H.H.帕克赫斯特于1920年在马萨诸塞州道尔顿中学所创行。是教学的一种组织形式和方法。

“它在弥补班级教学制度的不足,发展学生个性、培养学生独立工作的能力等方面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并对程序教学、个别指导教育等曾发生过影响;但道尔顿制它偏重学习学科知识,过分强调个性差异,忽视了班集体作用以及德育,在推行时往往形成了教学上的放任自流。此制在20世纪20年代后曾在一些国家试行,中国的上海、北京、南京、开封等地也进行过实验。从30年代后,采用此制者就日渐减少。道尔顿制又是一种彻底的适应个性的教学方法。此法是要废除班级授课制,指导每个学生各自学习不同的教材,以发展其个性。”

在刘先生看来“设计法”的短处正是“道尔顿制”的长处,他还说,根据他的实地观察,“道尔顿制”“在五年级开始采用比较适当些,因为年及较高,经验较多,可以渐渐走上完全自学的途径了。”刘先生同时也告诉我们“不过在道尔顿制之下教学国语,还要注意几件事”比如教材问题,儿童的兴趣问题,对儿童的鼓励问题,教师的辅导作用,检查考核的途径与方法等等。

总之,在刘先生看来,任何一种教学方法的选择和使用,都是要从实际出发的,这实际又是基于教师个人素养、学生的年龄特征和具体的教材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