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刘百川先生论“学习疲劳与教学”

Leave a comment

刘百川先生在《小学教学法通论》中有一个专门的章节是论述“学习疲劳与教学”的,很讲实际,也很重科学。或许我们读了会对所谓的“高效”会有新的认识,也或许会有人说,刘百川当年不一样强调效率吗。文字在许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好玩,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道理恐怕也就在这里了。兹抄录刘先生的文字如下,至于我们如何解读,那自然是读者的事了!

我们教学方面,还有一个问题,是应该研究的,就是学习疲劳的问题。什么叫做疲劳呢?我们可以简单的回答说:“疲劳就是工作效率的减少。”工作能力为什么会减少呢?是因为工作时,身体上发生了一种毒汁,叫疲劳毒素,一方面阻碍神经的传达,一方面减少官体活动的效率;所以人到了工作疲劳时,就不能再事工作了。疲劳又因为作业的不同,有精神疲劳与身体疲劳的分别,就是因精神作业而生的疲劳,叫做精神疲劳;因身体作业而生的疲劳,叫做身体疲劳。不过我们应该知道的,兴趣与觉得疲劳,实有密切的关系。心理学家实验证明:精神作业疲劳后,尚能做身体的工作;某种精神作业疲劳后,尚能做他种精神作业;这实在可以说是兴趣的关系。是因为做一件事过久,便觉乏味,另换一种,使趣味丛生,精神也就重新提起。还能再做工作。像这种疲劳,我们可以说是一种厌恶的心理。如果是真正的疲劳,任何工作都,不能进行的。各家关于疲劳的实验很多,现在只就关于教学方面说一说:

(1)学校的功课与疲劳——普通教师的见解,以为学校功课过多会使儿童陷于疲劳地位;我们学校的功课是否能使儿童疲劳?根据各家实验的结果。都说学校的平常的功课,绝少影响到儿童的疲劳。心理学家海克(Heek)说:“精神疲劳与每日校中平常的功课间的关系远不如普通所料。上课时发生的疲劳现象的,大致因通气,光线等不佳所致。”又说:“身体健全的儿童,清洁卫生的学校,分班适当,休息有时,课程有生气而变化,教师精神而和蔼,那就大部分儿童与日课表不生疲劳的关系。”

(2)日间作业效率的变迁——一日当中,何时作业的效率最高?这实在是我们教学上最重要的问题,我们普通的见解,都以为早晨的工作的效率,一定比较要高些,因为经过一夜睡眠的休息,疲劳完全可以恢复了。心理学家他研究的结果,说各种动作,经过一夜的停顿必定要经过若干时间的工作,才能达到工作效率最高的时间。文煦(Wmeb)实验的报告。说上午十一时三十分时候作业,比就是四十分时学习为好。盖特斯(Gaies)实验的结果,也说上午精神作业的效率,越迟越好,近十二时为最好。至下午一时复行降落,至三时又见进步。至于身体作业,显示全日之间,不问上午下午,也越迟越有进步。

(3)疲劳与长时间学习——长时间的作业,会发生疲劳,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不过我们应当知道:熟悉的工作,或者是有趣的工作,尽管继续吃就,也不发生疲劳。要是不发生兴味的工作,或是生疏的工作,就容易疲劳了。所以长时间的工作,大部分还是足以发生疲劳的。

(4)疲劳与工作的种类——我们前面说作业有身体精神的分别。究竟是那种工作在那种时候举行。才不易发生疲劳呢?据心理学研究的结果,说精神作业应该在上午十时三十分至十一时三十分最相宜。身体作业,应在下午三时至四时,因为身体作业的效率,午后反比午前高。谈到疲劳,大概还是身体作业容易疲劳些,如果能是身体作业和精神作业调剂起来,不致生厌倦状态也是好的。

总上所说:我们教学方面又得了几个根据:

(1)只要有很好的环境与教法,教学是不容易发生疲劳。更不会发生有害的疲劳。

(2)要免除儿童疲劳的状态,应从学校行政方面注意。

(3)难的功课,在上午三四节教,易的功课,在下午第一节教,身体作业,在午后末了教。

(4)无论什么作业,勿令儿童持久的去做。

(5)精神作业与身体作业要设法调剂。



Leave a Reply